终极狼警

《终极狼警》

慕氏的投资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看着这个目中无人的面具人逃走,吕天丞想追也是有心无力,自己经过连番大战已经虚脱。何况刚才这个面具人绝对是高手范畴,自己全力施法居然也是无法奈何对方,只能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回,自己也还受了轻伤。

这也给吕天丞一个警示,出门必带法器,要是刚才手里有法器,绝对不会让那个面具人那么轻松的逃走。至于面具人是谁,是来干什么的,吕天丞则完全抛在脑后了。反正看他不爽,就是干!

吕天丞扫视了一圈,夏博远,夏染和几个保镖已然是瘫软在地。今晚发生的事情给他们带来了诸多冲击,没得个几年半个月怕是走不出来。虽然也有清除记忆的秘法,但这种涉及意识灵魂的法术都是无比高深的,且施法条件多,限制性大,一个不慎会给被施法者带来莫大伤害,所以也只能让他们自己慢慢消化了。

正好可以让夏家看看自己这五百万不是白花的,我吕天丞为了给你夏博远治病上火山下油锅,冒了莫大的生命危险,你们这五百万花的亏嘛?不亏!

发了一阵牢骚,顺便休息了一下的吕天丞强行将夏博远等人从迷离震撼的神情中拉回,检查了一下车辆,就让众人原路返回了。走的时候顺便带上了华子明,华子明之前被吕天丞和面具人对拳的余波震的昏迷过去了,现在还没醒过来呢,吕天丞可不想被他丢在这里,免得面具人返回来找。

吕天丞猜得没错,之前离去的面具人并没有走远,只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远远看着众人。没想到吕天丞居然猜到了他的意图。

面具人现在极其郁闷,自己受家族所托,来捉拿华子明。华子明当然无关重要,但这次华子明为了不让别人破坏他的计划,强行借用家族的力量驱逐警告所有靠近清江市的术士,其中不乏一些底蕴深厚,影响力大的术士,惹得华夏术界很多人不满。虽然自己的家族确实可以在华夏术界一手遮天,但近年来家族影响力有所下降,需要招纳一些附庸,改观一下映像,所以面子工程还是要有的,就需要华子明来以儆效尤。但没想到这个吕天丞如此强势,面对自己家族居然无所忌惮,直接出手。

额……

想到这里面具人更郁闷了。准确来说,吕天丞就没给自己说出自己是华家人的机会。自己刚开始是强势了一点,但他是来自华夏术界巨擎华家,更是华家的内部人员,面对一个年轻人自然是没得任何忌惮的必要。只是这个吕天丞实力恐堪称怖。华夏术界近几年确实出现了一些声名鹊起的后辈,但那些人的实力自己大都有所耳闻,与这个吕天丞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看来自己需要禀报家族,让家族决断了………

原地嘟囔了一会儿的面具人看着已经走远的吕天丞众人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只能先回家族复命了。

回到家的吕天丞是倒头就睡,今天实在太累了。至于夏博远众人则是如同走了鬼门关一般,还是惊魂未定,迟迟不能入睡。这也正常,任谁看见煞气逼人的血红巨怪,匪夷所思的法术对攻都会怀疑人生的。

第二天一大早,其他人还在熟睡的时候,吕天丞就来到地下室,这时被五花大绑的华子明已经醒了。

吕天丞没得任何其他话语,开口就是“还是昨晚的条件,自废法术,才能离开”。

华子明眉头紧皱,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诚然他一万个不愿意,现在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点了点头。吕天丞给他松绑,华子明在施法的最后时刻,还是想挣扎一下,“吕大师,我可以答应任何条件,为你做任何事,只求……”

话还没讲完,吕天丞锐利而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已经告诉了华子明答案。

啊……

一声惨叫从地下室传出,吕天丞出去了,只剩下一个废人般的华子明。

并非是吕天丞无情,他自己也是术士,知道道术修炼的艰难,也知道失去道术对一个术士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有些底线是不能触碰的,不能对普通人使用道术是自古以来的铁则,是所有术士都不敢踏过的红线。

吕天丞回忆道师父曾经说过,自从上古时代,大能观察这个世界隐藏的规则并加以利用后,道术便产生了,也就有了术士。规则也在那时候定下了。所以自从上古时代开始便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着术士,胆敢对普通人使用法术,轻则道术被废,重则身死道消,没有例外。

数百年前诞生了一个极为辉煌的门派,门中高手如云,天才遍地可见,所以他们膨胀了,门中有人对普通人出手,但门派却不加以制裁,反而觉得自己可以对抗一切力量。终于有一天晚上,那个门派所在的山头地动山摇,电闪雷鸣,异象纷呈,持续了好久。第二天,当其他人上山查看的时候,惨烈的景象让他们久久不能言语。这个曾经金碧辉煌,号称三千子弟的强大宗派只剩遍地尸体,残垣断壁。这便是不遵守规则的下场。

但华子明这次明目张胆对普通人出手,居然没有人阻止,就算他是华家又怎么样呢,难道说华家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或者说华夏术界出了什么惊天的大问题,可以让夏家逍遥法外了?吕天丞细思极恐,但他目前还基础薄弱,根基尚浅,需要再沉淀一段时日才能追查这个问题。

相比于吕天丞的忧心,夏博远可是心情异常愉快,最大的对头庆隆集团已经衰败,自己公司上市的所有事情也逐步落实。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撮合撮合自己的女儿和吕天丞,毕竟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可不多见,让吕天丞保护自己的女儿绝对没有一点问题。所以夏博远将吕天丞应得的五百万提前支付了,并且叮嘱夏染让他和吕天丞多多接触,带他去清江市转转。

当夏博远将报酬提前支付给吕天丞的时候,吕天丞可是极其激动,他出生到现在就没见过这么多钱,不过迫于自己大师的形象,没有表现出来。他得到钱的第一时间就将一部分打给了父母和师父,尤其是吕天丞的师父被感动的热泪盈眶,自己终于不用白菜米饭了,还差点下山来找吕天丞,不过在吕天丞表示自己已经没多少钱后,师父说山中突然有事不来了。

钱打出去好久后吕天丞才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现在可是他欠夏博远五杯驱邪汤了,自己想跑路都没有机会了,给师父的钱听说都修了房子。所以最近他天天被夏染带着瞎逛,慢慢的吕天丞也释然了,反正又不能跑路,就当休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