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裁决

《使徒裁决》

是不是太巧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设备齐全

“潘金莲,不会再来了。我把话跟她说的很清楚了。”脑海中出现了补充回答这刘瑶瑶进门问的话。

“梦到我了?梦到我什么了?我不是在这的吗?

人们常说久思成梦!我们天天见,你会梦到我?”刘瑶瑶一连串的奇问。看到刘瑶瑶停下手里的的活,认真的询问我,我不禁心慌起来。

“久思成梦,多数是在指人对某些事考虑过多,而成梦境的吧。”脑海中的语言机智的狡辩着,我心余也觉得有道理。

“那你梦到我怎么了?”刘瑶瑶又开始边忙着做手工活,边随意的问着。

“额,我觉得贴身衣物需要换了。你让阿香帮我拿套衣物去西厢房吧。”

西厢房位置很偏,我上次陪杨玲玲去她的厢房时见过。只是这王王王为何不让来福吉利,拿这些私密衣物给他呢。

我是真不懂古代达官贵人的生活,所以我也不敢轻易改动王王王的话。

“我给你拿,让莹儿出去会不就换了。天那么冷,西厢房也没烧炭,肯定不暖和。”刘瑶瑶说道。

“额,我身上也觉得脏了,正好在哪边洗个澡。”感觉脑海里的话刘瑶瑶听了一定就明白了。

心余也感觉自己真的好久没洗澡了,为啥王王王也没要求洗澡啥的呢?

好在天气比较冷,也没出什么汗,身上也不臭。也好在这次梦遗,让我这整日忙碌着好奇新鲜事物的思想,也想起了要洗澡这回事。

天朝南方天气湿热,水资源又多,如果谁十天半个月的不洗一回澡,估计会被人笑掉大牙。再说湿度大的环境中人是很容易有体味的,那要是谁积攒上十几天的体味,出门定能让人退避三舍。

北方不一样,北方十天半个月洗一次澡的就已经算是讲究人了;加上天气干冷衣服也厚重,洗个澡真的很困难。

“呵呵,你先去洗吧,我一会就叫阿香把衣服给你送去。”刘瑶瑶果真猜到了什么。

“三娘,我爹爹梦到你洗澡了?”王莹莹的思维始终喜欢乱搭线。

“切,小孩子不要乱说,赶紧把这些线头理好。”刘瑶瑶面色红润的训斥了王莹莹。

“那我先去了!”王莹莹的插嘴让我尴尬至极。只好灰溜溜的出了内宅

走出内宅,尴尬劲才消去了。奔着西厢房去的路上,发现王府又多了很多下人。他们都在忙碌着婚庆的打扫装点的活。

我找了一圈没看到来福,就喊了吉利。让他到西厢房准备热水和炭盆,也从吉利哪里得知来福去采购婚庆用品了。

吉利喊了几个下人,就奔着水房去了。

我先一步来到西厢房。看到厢房是长方形,被一组屏风隔成了两部分。

屏风外墙边有个简易的灶台,灶台上有一口大锅,那应该就是用来烧热水的。灶台旁边还有一个中型的木桶,应该是做冷水缓存的。

屏风内有一个很大的木桶,应该是用来坐在里面洗澡的浴桶。

浴桶旁边有个木台,木台高度不高但很稳,应该是进入浴桶用的。

浴桶内也有个小凳,应该是进出木桶用的,洗澡时可以坐上面的。

浴桶旁边有一个木凳,凳子上有小桶,小桶内有水瓢,应该是用来缓存热水的。

看得出这是客房后来改的洗澡房。因为墙上还有床铺停靠的痕迹。

我找了椅子坐了下来。心里想着刘瑶瑶、杨玲玲、潘金莲在里面沐浴的场景。这并不是什么下流的举动,是个男人,此情此景都会想些这个吧。

不一会,吉利和几个下人推着水车就到了门口,他们开始用小桶将水加进烧热水的锅里和缓存水的木桶里。吉利把灶台的火升了起来,还给炭盆里加了碳并点燃了。那几个仆人又去拉了一车水。他们开始向浴桶内加冷水和热水。

“老爷,水准备好了,您可以沐浴了。”吉利试了试水温,对我说道。

“好!你们下去吧。”王王王并不打算让吉利几人帮忙搓背啥的。

不过我看着这房间的布局,估计着没有吉利他们在,我这次洗澡会很麻烦。但王王王都已经说明不留他们在了,我也不好强行留他们。

“是!”吉利几人就退了下去。

我跑到浴桶旁边试了一下水温,感觉稍稍有点偏热。水里好像加了皂基,不是很透彻!手粘上了感觉滑滑的。矮木凳上已经放了一小桶热水。

必有特否!

我脱了衣服,发现王王王的身体除了健硕威猛之外,大大小小的伤疤有很多,我佩服之余也觉得挺冷,所以没去数到底有多少条,就急忙下了水,坐在浴桶内的小凳上感受着表皮细胞的欢呼雀跃。舒坦!

搓揉着发达的肌肉块,我感觉是男人就该有这样的体魄。

又想起地球的我细胳膊细腿的,不仅感叹在地球时自己是整日碌碌无为。

如果没有,我是不是也会去健健身呢?我内心里这样问自己。

“老爷,衣服给您拿来了!”听得出是阿香的声音。

“哦,你来帮我搓背洗发吧。”我本来打算让阿香把衣服放那就出去的。脑海中的话瞬间响起!

“哦,你来帮我搓背洗发吧。”我犹豫了一会,就学出了脑海中的话。

因为我用手也试着搓到后辈的每个角落,但是肌肉越发达,越是很难搓到后背。另外,这条件,王王王也是长发,如果有人帮忙洗发那可省了不少事。

想来这皂水浑浊也看不到什么东西,我也就不拒绝了,这应该是王王王一直享有的权利。我如果真的把阿香支开,反倒会反常。

“是。”听阿香的语气,果真帮王王王搓背是很正常的事!

阿香卷起袖管动作娴熟的帮我洗发搓揉,还时不时的加些热水。被人斥候着洗澡还是两个字,舒坦!

“老爷,头发已经洗净了,我给您淋水吧!”阿香从新提了一桶水,应该是温水!

“好!帮我淋水擦拭吧!”这样不好吧!只是王王王的语气很是心安理得。

我心里犯起了嘀咕,搓背洗发就当做穿着内裤,让阿香帮忙了。真的要一丝不挂的站在阿香面前,我觉得我会十分的不好意思,而且还要阿香帮我擦干?

只是有了搓背洗发的前奏,我也明白这些可能都是王王王的日常。

不能拒绝,那就欣然享受吧!

已经体验过被人伺候的乐趣,我是真不好拒绝不用自己动手,就能洗干擦净的诱惑。况且,如果拒绝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引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呢。

好在王王王身体很虚,我也能像身经百战一样,面对长相清秀的阿香零距离服侍,很难听话的那位,也没有生出更多的尴尬。

但看到阿香面色绯红着帮我擦拭时,内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愉悦的感觉瞬间没了,感觉内心一阵拧巴!不禁感叹,万恶的封建社会啊,底层穷人根本没人权可言。

又一次受到了内心道德观念的审判,内心也充满着自我鄙视的羞愧感。

我像是明白了社会变革为什么阻力重重了。统治阶层享受着人间天堂的生活,王王王这么深明大义的英雄都习以为常的无视人权。

其他人呢?被人伺候真的很舒坦,我体验过的。如果有人告诉我,我会因为社会变革失去这一些,我第一反应是不爽?也许我会因为有高等文明的认知,逐渐让自己恢复正义,但这里的统治阶层会吗?

而且像阿香这样的底层人,明明自己很羞于帮王王王擦身子,却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感觉他们身心都被奴性腌透了,他们怎么才能反抗?除非把他们的后代完全跟他们隔离,然后传输地球文明,才有可能改善这里的人权问题。

我以后还是少洗澡吧!或者以后不在王府洗澡了吧。

面对道德的审判,我感觉内心很不舒适。虽然在地球时经常会有些坏坏的想法,但真正侵犯了别人的人权,自己的内心真的过意不去的。

虽然没有美国电影中,大兵战场上直接彻底剥夺他人人权的严重性。这种践踏别人人权的事,我体验一次也就够了。

想到从根本上改变这里的社会风气,我又看了看已经有杂色的胡须,我还是算了!

万物发展皆有规律,如果真的按我想的做了,这里的文明就会按我想的去发展吗?

王王王这把年纪,我只想从他的生命里获得稳定无忧平凡的幸福。这可是我用三十年寿命换来的。二十二岁的思想五十多岁的身体,我可不就是少活了三十年?

封建社会太多我看不惯的,每次内心有了感触都要经历激烈的心理斗争,才能让自己认清王王王的年龄不适合折腾的。

想象中的穿越跟穿越后的经历天壤之别。

也许人们真的穿越了,能像我这样多想想才是最正确的的吧。

毕竟,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风吹鸡蛋壳,无才人安乐;锋芒毕露,格格不入,祸患无穷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