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蛊药医

《未来蛊药医》

竟被一群山里人嘲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姜心山坐在椅子上整理着刚刚的信息。

JM南明分部主要负责南明国的业务,但也不仅负责这些也是宣传部最重要的部分。

近些年因为明星效应而将大部分资金转入南明分部,引起了一些人贪婪的目光,又因为管理处与财务部联合的突击检查而暴露出来的大型贪污事件虽然被掩藏起来,但必须要派人去主持分部的运转。

正巧,中盟与JM公司向南明国投去卡西斯的试用也需要人负责,两件事撞在一起就需要一个有名气又有实力的人坐镇其中。

不过这件事指不定会落在谁的头上,姜心山自然不去在意。

令他在意的则是吴梦给他的文件上的人名,这些死去的人他都认识,都是当初在北荒参与了卡西斯研发的投资或研究人员。

虽然不知道这群人在生前说了多少,但一定差不多了。

希望这次不是让我去就好。姜心山摸了摸挂在脖间的玉坠想到。

这时,宋雅缘走进来道:“部长,这是接下来要参与的会议资料,还有就是郑主任让我问您今晚是否有空。”

接过她手中的文件一边翻看着一边说道:“有空,她要干什么?”

“郑主任没说。”宋雅缘说了声,随后在姜心山摆手后默默离开了办公室。

...

夜晚的繁星逐渐代替了蓝天,如一颗颗宝石镶嵌在天上与皎洁的月亮相互映衬着。

“要不然去饭店里吃怎么样?”看着冰箱中所剩无几的蔬菜,有些无奈的对躺在沙发上无聊按着遥控器的郑恩静说道。

将嘴中的草莓软糖咽下,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甜腻道:“不要。”

“那只能吃清汤面了。”将青菜与面条拿出来,转头看着她。

“行。”郑恩静瞄了眼他手中的菜,点头道。

听到肯定的回答,姜心山也没有说什么走到厨房中开始处理起来,一边说道:“怎么忽然想到我这里来了?”

“嗯,有些事想跟你说。”郑恩静顿了一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想说说。你要是不想听我就不...”

“说说看。”等水开的时候姜心山靠在门边温和的看着她。

嘴上嚼着糖的动作一顿,郑恩静盯着电视道:“就是...北荒的事。你也知道,那个人他...最近好像发生了些事情,还挺难做的。我想问问你有没有那边的消息。”

手磨搓着下巴,姜心山细细想了一下:“听说是货款的事,北荒的人都那样,瞧不起人。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爹...咳,叔叔他在北荒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背后不仅有我们JM还有其他的北荒家族,这点小问题难不倒他。”

郑恩静默默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听说你马上就要去南明了,这算是五年沉寂后的爆发么?”

“什么我去南明?”姜心山疑惑的看着她,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郑恩静笑了一下:“吴梦是不可能去的,在JM里也就只有你跟厉云齐有实力去吧,不过厉云齐虽然能摆平贪污的事情不过他对卡西斯是一点都不懂,也只有你了吧。”

“说不定就是他去呢?这种事谁说的准呢。”姜心山辩解了一句,接着说道:“到底谁去,几天后就会知晓了。不过你说这些干什么?”

“忽然想到了,不行吗?”小脸一紧,冷哼道。

“行行行,水开了。”姜心山笑着说了句,然后打开咕噜咕噜冒气的锅开始煮面。

郑恩静看着他宽阔的背影,走上前去将他背上的围裙带子系好。

姜心山转头对她笑了下,却换来一个娇媚的白眼。坐回沙发上,看着电视中的新闻发呆。

如果姜心山要去的话,自己估计也要....

“好了,吃面啦!”姜心山将热气腾腾的面放在桌上,拍了拍手对她说道。

思绪被打断,郑恩静也走到桌边,在姜心山拉开椅子请自己坐下后看着面前的清汤面陷入沉思。

姜心山正吃着面,却见面前的女孩没有动筷,于是敲了敲碗边发出清脆的声音一边说道:“想什么呐,没肉的。”

“我知道!”说完,郑恩静气呼呼的开始吃起面来。

....

“你不会还打算住在这里吧。”

夜已经深了,见郑恩静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姜心山就对她说道:“你要是想住,我等会去客房整理一下。”

“哦,好。”女孩淡然的声音传来。

姜心山抽了抽眼角,这家伙也不矜持一点吗?再怎么说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名声也不好。

又不是不能送她回去……撇着嘴走到客房整理起床被来。

初春的天气还带着冬日的寒冷,夜晚更是如此。清冷的月光如薄纱般洒在地面上,微风吹过带来丝丝凉意,偶尔传来几声鸟鸣以及车辆行驶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为了让郑恩静睡得舒服,姜心山思索再三还是打开了空调将温度调至27度后,便离开了房间。

拎着两罐可乐坐到单人沙发上,先给了她一瓶然后说道:“我这可没你的衣服。你要是想洗澡也只能穿原来的了。”

郑恩静翻了个白眼,打开可乐喝了口说道:“废话,你这里要是有女人的衣服,那我就要好好更改一下我对你人品的认知了。”

“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看着她纤细修长的双脚翘在一起在灯光下莹莹生辉,姜心山接着说道:“要不你先洗?”

“好啊。”郑恩静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浴室正要进去时,探出头说道:“你可别偷看啊!要是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

“我像那种人么?”姜心山看着电视,嘴中苦笑道。

“哼,谁知道呢,反正我在浴室里也看不到。”郑恩静说完眼中精芒一闪,悄悄溜到阳台。

“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要是想看早就看了好吧。”姜心山喝着可乐一边说道,却没听到她的回应,眉头一皱就要看过去。

这时,郑恩静清冷中好像带着一丝激动的声音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要洗澡了。”

说完,关上了门。

听到她关上门的声音,姜心山摇了摇头站起身向阳台走去收着自己的换洗衣物。

怎么好像少了一件?看着原本应该挂在衣架上的白衬衣疑惑的微微歪头。

也没有去理会这些,白衬衣自己倒是多的很,少一件也是很平常的事。

拿着换洗衣物走回客厅时,听见浴室中的流水和不知名的哼歌声,姜心山撇了撇嘴。

....

一处如古代豪华园林中,吴梦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话,面色恭敬带着尊崇。

“原来如此。”电话那头是一名女士,即便是从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却是如凤唳般高高在上又带着与生俱来的皇者风范。

“这些年他们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了。但,”女人顿了一下,冷哼道:“不敢在正面硬拼,只敢在暗处搞事的一帮老东西,这些年的安逸把他们先祖的那些冒险精神全消磨殆尽了,倒是贪欲越来越大了。”

“卡西斯绝对不能出事,本来打算让你亲自去负责的,不过...”

“爸爸!”吴梦身边忽然传出一个糯糯的声音,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孩冒了出来带着纯净无暇的眼神看着他道:“二娘说让你去洗澡啦。”

“呵,就是因为这样。”女人柔和的笑说了句,“这件事就让心山负责吧。”

吴梦本想拍女孩的头,但放上去后还是揉了揉,然后对电话那头恭敬的说了句:“是。”

“诶~是姐姐吗?”小女孩爬到吴梦身上,在他僵硬的表情下对着电话那头软软糯糯说道:“仪姐姐!我是心儿哦~”

“嗯,原来是心儿啊!”女人的声音变得柔和又如沐春风,“好久不见了,心儿,最近有没有好好学习,还是给大家惹了些麻烦啊?”

“哼,我才不像大哥呢!”小女孩略微不满,还要说什么却被吴梦抢走,小嘴就直接噘了起来,用力捏了捏吴梦白嫩的脸后就扭着脸离开了。

揉着发痛的双颊,说道:“抱歉,大姐。”

“无妨,小丫头嘛。”女人无所谓的说道,又是严肃下来语气变得愤愤不平:“姜心山那个废物还没决定吗?都多少年了,十年了。就因为一个女人?”

吴梦对这种事不想发表意见。

初恋嘛,确实很让人难以忘记。

“我不管,这次不仅仅要把卡西斯的事办好,明年我就要看到姜心山这个废物跟我们恩静宝贝在一起的场景。”

“我们恩静宝贝多好的一个人,要不是有了小鱼鱼我早就!”女人那边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她压低之后说道:“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主要操作就由你来。鱼鱼来了,挂了。”

听着电话中的盲音,吴梦抿了抿嘴。

“呀!妩月!不是说我在工作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的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