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龙之酒肉和尚

《重生天龙之酒肉和尚》

番外三傅少琛vs景晗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那巡妖卫抬起头来,江舟感觉到他扫了自己一眼。

巡妖卫已经开口道:“丁字五一,提刑司有要案需你协助,你且去吧,丙字四九,由你补上空缺。”

江舟张了张嘴,下意识地往丙字号那堆执刀人看去,只看见一双恐惧又怨恨的眼神。

对此,他只能默默地表示一下哀思,便快步跟着闯进来的巡妖卫离开了刀狱。

来到肃靖司外,一个缁衣捕快已经等在那里。

见了他,一张圆脸露出喜意:“江兄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舟感觉燕小五看到他时似乎有几分如释重负。

“有劳这位兄弟,接下来就让他跟着我便了。”

燕小五朝那巡妖卫抱拳道。

“应该的。”

看着江舟随燕小五离去,那巡妖卫眼中出现思索之意,自语道:“这个丁字五一到底什么来头?区区一个执刀人,听说入司前只不过是一个流民,这怎么又蒙石校尉亲自召见,又有提刑司的紫衣总捕亲自出面调用。”

肃靖司是什么地方?想要干涉甚至更改其内部事务,即便是百官之首、当朝太宰也没这个权力。

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人与人之间总有人情往来。

能让肃靖司给面子的,吴郡之中,不出五指之数。

其中之一,就是那位紫衣总捕。

……

“江兄弟,你现在一定满肚子疑问。”

燕小五说是去办案,却是将他带到了这个茶馆。

点了壶茶和几盘零嘴,就一边嗑一边嘿嘿地笑着。

江舟有几分了解他的脾性,也不搭他的话茬,直接道:“可是昨晚斩杀虹蜺惹出了祸端?”

“啪!”

燕小五轻轻一拍桌子:“江兄弟,我就说你是干捕快的好手!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猜出来了!”

“怎么样?听我的,来提刑司跟兄弟一起干,别的不敢说,以兄弟的本事,当个缁衣捕快肯定是没问题的!”

“肃靖司简直不知所谓,竟然让兄弟你这么个人才,做个劳什子的执刀人!”

“多谢燕捕快了,不过我血煞在身,恐怕没那么容易离开肃靖司。”

离开肃靖司,谁帮我杀妖魔?

江舟现在也没有心思和他扯闲编。

随口说了个很正当的理由,笑了笑,便略过这事:“还是请燕捕快明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也是。”

燕小五也很清楚肃靖司的勾当,叹了一口气,才瞪着圆眼道:“嘶,你绝对想不到,那只不过区区入品的小妖,背后有多大的来头!”

“原来这虹蜺是天地间的奇种,乃是山巅峻岳之上,不染俗世红尘的七彩虹霓,得天地阴阳二气之交而诞生的龙种!”

他想了想道:“这么说吧,一般这类奇种,若无意外,成就上三品几乎是必然,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哦?”

江舟早就从鬼神图录中知道虹蜺的根脚,不过面上还是表现出了惊异之色:“如此神物,怎会与那王金发厮混?”

“这就不得而知了。”

燕小五摇摇头,继续用一种惊悚的表情道:“江兄弟你不知道,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你们肃靖司什么奇种大妖没有斩过?区区一个不入品的龙种,那也是妖魔,敢犯大稷律法,斩了也是白斩。”

“只是这虹蜺不是一般出身,大有来头,是泾河龙王和砚山神女所生。”

“这两位,可都是上三品的妖王,打个哈欠乾坤都要动荡的主儿,即便是到了玉京神都,那也是当今陛下的殿上之宾。”

燕小五朝北拱了拱手,难得露出正色道:“我们杀了这两位的子嗣,你说是不是祸事?”

江舟脑子不算笨,听完这话顿时全明白了。

难怪石锋突然要见他,还问了那么多奇怪的问题。

他是想要拿一个“凶手”出去做个交代啊。

难怪今天分配给他那样必死的任务。

想要交代,却又不想伤了肃靖司的颜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这个“凶手”正常死亡。

只要他死了,肃靖司就能撇清责任。

燕小五看着江舟神色阴晴不定,吐出几片瓜子皮:“嘿嘿,江兄弟,你不用怕,我燕小五既然叫了你一声兄弟,就绝对不会让人动你,”

“何况这虹蜺本来就是我的案子,你就全推我身上,虹蜺就是我燕小五杀的,跟你没丝毫关系。”

燕小五大手一挥,一幅根本不将这事放在眼里的模样。

不用你说,我已经这么干了……

江舟心中暗自嘀咕。

看他这么磊落,反倒让他有一些心虚惭愧。

“嘿嘿,不瞒你说,兄弟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缁衣捕快,不过……”

燕小五嘿嘿一笑,指了指头顶,附过身来,一脸神秘地道:“兄弟上面有人。”

江舟已经猜到了。

一个缁衣捕快,虽然是入品武者,却也是除了役籍外最底层的存在。

凭什么在闯了“泼天大祸”之后,还能悠哉悠哉地在外面晃荡?

像他自己,按照正常程序,今天他已经被“正常死亡”。

只是出现了意外,他躲过了这一劫。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意外”,跟燕小五脱不了关系。

能干涉肃靖司的内部事务,恐怕燕小五这个“上面”,对自己来说是上得没边了。

“兄弟,这事儿你就不必担心了,这些日子,你就都跟着我一块儿办案,放心……”

燕小五又神秘地指了指头顶:“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件事儿解决之前,我都会负责一些事涉妖魔的案子,让你过来是合规合矩,绝不会落人口舌。”

江舟深吸一口气:“我是个胆小惜命之人,既然燕兄这般说了,我也不矫情。”

“大恩不言谢,若燕兄不嫌弃,从今日起,燕兄就是我江舟的兄弟,日后但有所能,必有厚报。”

燕小五不快道:“你什么意思?合着我白叫你这么多声江兄弟,你就一直没把我燕小五当兄弟?”

“哈哈哈。”

江舟笑了几声,露出几分本性,端起一杯茶:“是我的错,以茶代酒,算是赔罪,自今而后,你我便如此茶,甘苦与共。”

说罢一饮而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