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寻宝巴基

《海贼之寻宝巴基》

符宝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把移民组织起来,按照开拓的标准套路,支部李书记请张淮安配合,准备放火烧荒的事情,不过此地既然有人居住,可不能象当初大员那样随便烧荒了,一旦把土著居民的房屋烧掉那就麻烦了。

加上此地的气候也没有淡江那么炎热,正值此时是冬季,此地的植被也没有象淡江当初那么茂密,于是移民们便老老实实的乘坐小艇登陆,在溪流两侧砍伐森林,一点一点的扩大安置定居点所需要的地盘。

定居点建设在社团这边有一整套的建筑方案,所有的定居点建设基本上千篇一律,而这些移民里面,也有几户经验丰富的老移民,支部李书记便是其中之一。

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用斧子伐倒大树,然后再用锯子把大树锯成自己所需要的材料,这些木材因为比较湿,只能用来搭建临时的居所,和一些简陋的防御设施。

此地建设热火朝天的场面,吸引了附近一些土著居民过来看热闹,因为有前面交易的交情在,李书记倒也没有对土著表现出敌意,只是任其参观。

不过土著居民们对移民手里的工具非常的吃惊,村民挥舞的铁斧,几十下便能伐倒一合粗的大树,而且这个大树在锯子下,不大会就变成了一块块板材或一根根木方,很是轻松省力。

要知道,砍伐和休整木料,对土著居民来说可是一个非常耗费体力的工作了,这漫山遍野的木料,土著居民也只能利用少少的一部分,一根建房子的木料可能被他们传承几百年,盖因其加工时的劳动强度太大。

如今看见新来的人们这样伐木,土著们都有一种白活了几十年的感觉。

当地的土语和安大略湖、亿利湖附近的土著人讲话比较接近,正好张淮安船队里面有人会讲那边的土语,也能和这边的人配合手势做一些简单的交流,李书记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便有个想法,让张淮安的人出面,去雇佣这些有闲心的人过来帮忙。

这样,最开始的交流就在一种和谐的气氛中展开了,大家各取所需,李书记他们获得了此时难得的劳力,而土著人得到了一些稀罕的物品,都皆大欢喜。

过了十几日,从佛罗里达半岛过来的船队有带来了百余名移民,这批移民也会在这个名叫东临寨的村寨定居,同时而来的还有六只内河小船,以及一支科考队。

此时东临寨在新移民和土著劳力的共同努力下,已经稍有成就,村寨四周的壕沟已经成型,临时的木屋已经全部建筑完毕,现在村寨的西部正用刚刚烧制好的红砖打地基,李书记计划在此兴建一所小学,为将来孩子们上学用。

临时的木屋因为木材都不干,所以接下来能够使用的年头也不会长,所有的建筑都会慢慢的改建成砖瓦房,但这个改善可以慢慢来,目前不是一件很紧急的事情。

随着新的船队到来,张淮安就率领自己的船回去佛罗里达半岛的基地了,新来的船只在放下这一批移民后,见东临寨的防御已经完全,也没有久留,放下了科考队员后,也返回佛罗里达半岛基地去了,他们接下来的任务还很繁重,他们要往这里运送更多的移民。

这个地区因为北面阿拉巴契亚山脉的阻挡,还有墨西哥暖流余脉的影响,冬季的气温都在零度以上,河流也终年不冻,所以冬季应该是科学考察的好时机。

如果这个时空的地形没有什么变化的话,沙河(萨斯奎汉纳河)上游的支流朱尼亚塔河是发源于西部的阿拉巴契亚山脉,其可通航的河段和发源阿拉巴契亚分水岭西部的鸥江(俄亥俄河)的支流阿勒格尼河只相隔一百五十公里远。

而阿拉巴契亚山脉的高度也不算太高,这一段的海拔也就在一千米左右,山间有很多冰蚀带,算是留下的天然通道,交通部的高层便看中这里了,待尼亚加拉铁路完工以后,那里的施工队伍便要过来这里,兴建联通阿勒格尼河与沙河之间的铁路,实现美河流域和东大西洋之间的联通。

这条铁路也是将来两洋铁路的一部分,是横跨嘉华国核心地带的大动脉,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估计社团就算当掉裤子也要把它给建起来的。

所以这一次的科考,可是东西两头同时进行的,西头的科考队已经从鸥江的上游出发,翻越大山往东勘探,而东头的科考队从沙河上游往西勘探,按照后世相声大师郭老师的调侃,两个队碰头呢,就按一条铁路的勘探费付钱,要是两个队没碰头呢,就按两条铁路的勘探费付钱。

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交通部肯定不会那样办的,不过如果真勘探出两条路线出来了,可能会给科考队员一些奖励,至少路线有了一个备用计划了,路线选择还可以优中选优。

先说东端的科考队,沿着沙河往西北方向航行,一路上行去,两岸是满眼的红色,黄色,俨然是深秋的风景。

火红色是当地常见的枫树的树叶,一层层的漂染在其中,金黄色是北美栎树的树叶,这种树将来可是造船的好材料,两种颜色层层叠叠,中间还夹杂着墨绿色的常绿树种,颜色煞是好看。

因为还未进入严冬,在山脉的护佑下,这些树叶还没有落尽,故而能看到在别处深秋的颜色。

“这一块地方真的是好地方啊,”站在船头的科考队长陈浩田感叹道,“不冷不热的,而且这一大片平地,将来能种多少粮食啊!”

“队长,可是两岸的土著村寨可不少啊,我们的人过来不得受排挤么?”身旁的队员小王接话道。

“嘿嘿,社团可是有办法的,人多好啊,他们都是土包子,咱们社团就可以好好的做点生意了,咱们先来先得,搞不好还能得点好处。”队长陈浩田笑着说道。

“那可惜咱们没有带太多的物资过来,要不换点土著的金银财宝,也能是一笔收入。”小王也说道。

“想的挺美的,不过一个不好的消息,这里的土地可肥沃,但是就不出产金银矿床,所以,此地想换财宝那是痴心妄想了,换点粮食还可以。”陈浩田略感无奈的说道。

“我说西班牙人为啥不过来呢,原来这里搞不到金银啊,只有苦哈哈的英国人跑到这里开荒种地,总不能往欧洲贩卖粮食吧?”

“他们最主要的经济作物是烟草,这里的弗吉尼亚烟草可是鼎鼎大名的,不但买到欧洲,甚至还能卖到大食那边呢,可能还有一小部分卖到天竺去了。”陈浩田想了想说道。

“这烟草能卖几个钱啊?”小王的眼眶子还挺高。

“那好歹能赚钱吧,你这个家伙,老是认为赚钱是那么容易的么!”陈浩田批评道。

“可别小看这玩意,你是不吃烟,吃烟上瘾啊,这个弗吉尼亚烟草,我听说我们的船只还会买一部分回去,给西京市的达官贵人们享受呢。”

“哦,西京的领导们还吃这个啊,那天我也要去尝一尝,咱们离得近,买起来也便宜嘛!”

“你这个家伙,尽不学好,吃烟是你这个年龄的人应该做的么?多吃点五谷杂粮比啥都强,还费钱去吃那个东西。”陈浩田训斥道,招来小王的一阵白眼。

两人一边扯闲篇,一边记录两岸的地形,小王必须要负责描画地图,船头摆着罗盘,望远镜,还有一块铺着白纸的夹板,远处的一些标志性的地形被小王一一记录在纸上,回头,队员们再利用这些原始资料整理出详实的地图出来。

船队行驶到后世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哈里斯堡附近,河流在这里就分叉了,主流仍然往北,但是有一条从西面山区过来的河流(朱尼亚塔河)在这里汇入沙河。

科考队的主要任务是勘测往西面山区的铁路路径,所以便放弃了沿主流继续勘探,进入了往西面去的支流。

这条支流的水流不大,但是科考队的小船行驶起来还是比较轻快的,由于从这里开始便进入了阿拉巴契亚山区,河流变得湍急起来。

很多河段,科考队员们不得不从船上下来,担任临时的纤夫,拉着船只往上游而去,好在进入山区以后,当地的土著居民密度也减少了,和居民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要不,走在陆地上比在水上航行还是要危险一些。

一路上也遇到了多个野生动物,不过都是一些小型的毛皮动物,此地最具危险性的野兽是黑熊,不过此时已经入冬,熊经过半年的积攒,现在拥有很厚的脂肪储备,都窝在巢穴里不再动弹,除非队员们去惹他们,一般是不怎么出来攻击人类的。

不过队员们竟然碰到了一头野猪,这头野猪而且不知死,企图冲撞科考队员,被科考队员用上了刺刀的火铳给刺死了,成了队员们一顿丰盛的晚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