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你是在送命?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哦,这是高丽船主定制的,崔佳仁说这种就是近海航行,不用太好质量,便宜就好,现在,高丽东海岸的造船成本比我们高出一截,我们这种船型卖的特别好。”

赵鑫听了,也只能摇摇头了。

赵鑫从海西基地离开后又转到高文岛,本部船厂去年在高文岛设置了分厂,这里后来居上,一口气设置了十五个船台和船坞,除了采购二手船的改造工作放到马场港以外,本部船厂的其他业务全部搬迁了过来。

赵鑫到达这里时,发现船厂的木料堆积如山,十五个船台和船坞整齐的在高文岛造船厂所属港口排列成一个半圆形,几乎每个船台上和船坞里都有半成品船只或者正在维修保养的现役船只。

高文岛船厂的大部分木料来源于虾夷岛上,虾夷岛的土著民又有一个新的收入,就是卖木材给社团,这样才能得到工票用以购买社团的多种产品。搞得现在虾夷岛西部的巨木减量很大,很多土著不得不向东部采伐。

高文岛还有一部分的优质船材来自图们堡和海西基地,因为普通内河船用不了那么优质的船材,放到大型海船上也能卖一个好价钱。

整个环岛都被开发出来了,一条环岛的公路被修建出来,公路上的重载四轮马车比比皆是,拉着原材料和成品在各工厂和港口之间穿梭,除了造船厂,本部的一些工业企业,甚至包括金河纺织集团都在这里设置了分厂,利用这里港口终年不冻的优势全年生产。

赵鑫在高文岛逗留了三天,对这里的船厂进行考察和指导,一圈下来,赵鑫很满意,因为这里的船厂班底都是本部过来的,底子好,基础技术扎实,加上这里的设备全是新的,并且建立了完善的品质管理体系,生产的各个环节层层把关,产品质量相当不错。赵鑫甚至还拿了他们这里的很多流程文件,准备拿到别的船厂,让他们借鉴下。

赵鑫在高文岛逗留期间,碰见了从福山城返回的林五郎,现在林五郎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看见赵鑫这个执委会的领导,赶紧过来打招呼。

“林主事在福山城干得不错啊,生意已经遍及整个关东了哈!”赵鑫见面就夸奖林五郎。

“感谢领导表扬,这也是社团的栽培,我们的产品也给日本人民很大的实惠啊。”林五郎比较谦虚。

“哦,为什么是给日本人民很大的实惠呢?”赵鑫说道,“毕竟我们也是要赚钱的。”

“是这样的,我们卖给福山的铁器农具,间接的流入日本关东的农民手里,拥有这么价廉物美的农具,农民的耕作效率大为提高,还有社团最近大量收购粮食,同时销售廉价的腌制鱼肉给日本,配合农民们自己种的土豆,让很多人的生活得到改善,实在是一桩善举啊。”

赵鑫说道,“是啊,贸易物品流通渠道畅通后,是能够给底层老百姓带来福利的,但是日本的问题是广大老百姓太苦了,武士太多了。老百姓受到的剥削太严重,不过现阶段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领导,能不能移民一部分人出来呢?”林五郎问道。

“可以,我们现在也有一部分移民来自日本的,但是人数很少,为什么呢,因为日本上层不允许,他们需要把这些底层劳力绑定在不多的土地上,然后尽量的剥削他们的劳动所得,如果一部分的人移民出来了,剩下的人就没那么好剥削了,这个不光是日本,甚至高丽和明国,还有安南,都是一样的。”赵鑫解释道。

“哦,那咱们现在从明国移民数量也不少啊?”林五郎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移民的来源地辽东正在发生战争,士绅对底层百姓的人身控制大大减弱,我们才有机会大量获得移民,一旦社会稳定了,这个数量就大减了。”赵鑫深入分析了一下,不过下一句他转移了话题。

“林五郎,比如说我们从日本介绍一部分的青年女子去新大陆成婚,给予这些家庭一部分的彩礼,将来新大陆的人会很富裕,但是年轻的女子可能很缺乏,这样会不会对日本底层的百姓有好处啊?”

“领导,好处肯定会有,现在日本很多青年女子因为没人给得起彩礼而嫁不了人,但是不要彩礼这个女孩的家里还不干,因为他们家的哥哥弟弟还需要这笔彩礼来娶妻,这样就形成恶性循环,造成很多未婚的青年男女,所以,只要彩礼给得足够,介绍一部分女子去新大陆成婚是可以的,不过得让这些家庭对社团足够信任才行,毕竟女儿也是自己的亲骨肉,也希望她能嫁一个好人家。”林五郎分析道。

赵鑫摸摸下巴上的胡须,说道,“好,这个事情倒是不着急,因为新大陆还没有多少人,先可以做这些工作,介绍一少部分的青年女子去,当然得找好人家,等他们过得很幸福的时候,再回来现身说法,就会慢慢的多起来。”

“领导,日本的底层农民不好弄出来,但是他们的破落武士一大堆呢,如果把他们移民过去呢?”林五郎问道。

“这些武士我们伺候不起啊,他们不会耕种,不会做工,就会打打杀杀,到那边可能成为混乱之源,而且现在我们新大陆的社会结构也不稳定,等到将来领导核心过去之后,社会结构稳定些,倒是可以考虑引进一小部分。我们还是愿意要老实巴交的农民和工人的。”

林五郎想想也是,“现在社团在日本卖的榨蚕丝,还有最好精铁,都被日本刀匠用来制作最好的日本刀,这些武士宁肯不吃饭,也要一把最好的日本刀,真的很难伺候他们。”

“对了,现在日本卖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啊?”赵鑫问道。

“嘿嘿,领导,我原来也没想到,就是金河集团的棉纱锭,在日本的销量越来越好,可以说有多少卖多少。”林五郎说道。

“哦,说来听听,这个棉纱这么有潜力?”赵鑫感兴趣的问道。

“我感觉这个棉纱,不光在日本,在高丽甚至在明国的某些地方,应该会成为社团的一大拳头产品,现在就是扩大棉花的种植量就行。”林五郎说道,“这几个国家的妇女都是勤劳肯干的好妇女啊,他们买来棉纱,在家纺织成厚实的土布,再卖给别人,甚至金河集团再回收妇女们纺织的土布,她们的家里可以获得额外的金钱收入,成为普通农民家庭的重要财源之一,这个销量无止尽啊。”

赵鑫仔细的听完,猛地一拍大腿,说道,“社团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哈,这个棉纱只是一个纺织过程中的中间产品而已,当时有人需要就试着卖一部分,这个纱锭在新大陆也是如此,去年都不够卖的,也是移民家庭的妇女买来织成土布,甚至买到了葛江上游的土著村寨了,真是一个好门路啊。”

林五郎也憧憬道,“等新大陆的棉花种植面积大幅增加之后,回程带纱锭过来卖给日本,这个买卖就转起来了。”

赵鑫一听这个,马上就掏出小本记录下来,他要向执委会汇报,北美那边的棉花种植面积还要大幅增加,棉纱的生产规模也要大幅扩大。同时还要大幅开拓高丽市场

“在我们的棉纱有大量富裕的时候,高丽市场也能很好的消化,因为高丽三面靠海,和日本一样,社团的海运成本低,运输能力强,新大陆廉价的种植成本和社团廉价的海运成本,使得社团卖给高丽的棉纱价格甚至比他们自己种棉花还要便宜,何况高丽和日本的土地资源并不丰富,种粮食都不够用,哪有闲地方来种棉花啊?”林五郎看赵鑫对此感兴趣,有分析道。

赵鑫用力拍一拍林五郎的肩膀,说道,“不错,就是日本和高丽多余的土布,社团可以全部收购回来,海西,黑水流域,蒙古草原,甚至北面的金矿里面,都是巨大的市场啊,五郎你在商事这一块越来越成熟,你的意见,我会跟上面好好说说,你呀,一定要好好干,前途无量啊。”

林五郎赶紧挺直了身体,向赵鑫敬礼,“感谢领导栽培,五郎一定好好干,为社团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赵鑫赞许到,“五郎,我没记错,你也是一个武士,但是你在社团能放下武士这个身份,全身心的投入到最基础的工作,也不是说武士就是一无是处嘛,如果将来有一些思想不那么僵化的底层武士,也可以吸收进社团,他们一般还是有一定文化基础,发展潜力会很大啊!”

“不过有一点,必须要会说普通话,明、日、高丽还有安南虽然都写汉字,但是各个地区的方言差异太大,都说普通话有利于交流。而且汉字也都要用简化汉字,毕竟简化字学起来容易,我们的目标是让更多的民众识字不是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