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鱼

《仙鱼》

校园大事件感谢怎不同风起盟主赏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一天,咸阳城离得百姓都争相相望得出城和来的街上,导致了从咸阳宫正门得门口一直到城门得大街上都挤满了秦人。

踏,踏,踏,只见咸阳宫的禁军开拔整齐的出咸阳宫殿正门往城门走去。

咸阳宫殿正门处的秦国百姓靠前的呼叫起来,动了,动了,军队动了。说完就见后面的百姓都欢呼了起来,开始了,开始了。就这样的欢呼声从笔直的大街一路传到咸阳城门,顿时整个咸阳城就欢呼了起来。

禁军从开拔时每个十步就两边各停下一人担任侍卫,就这样一路往城门而去。

咸阳宫殿内,秦王政站在高台上看向水池后的众臣,不发一言。殿内大臣不见秦王政说话,也都安静的再各自的位置上跪坐而安。文臣方面,打头跪坐着两人,历经三朝的右相王绾和历经两朝的于是大夫冯去疾,左相李斯坐在第二排的右边,也就是右相的后面,左边坐着九卿中负责祭祀礼仪的奉常,司徒作为九卿之一的廷尉坐在带三排靠左,靠右的是负债王室亲属和宗室谱九卿之一的宗正,之后九卿按照高低朝后坐下,六排过后的就是九卿的属官和其他官员了。

左边武将领头之人为灭国五国的王家老将王翦,这次大朝会前期的聚集就是为了出城迎接他的儿子灭了齐国结束了七国分裂的王贲,左边为蒙家老将蒙武,后面右边为李信,左边为蒙恬,后边为秦国的将领。(其中司徒就比较熟悉蒙恬,动画里也就他出场了)

司徒想寻找正史上身为九卿之一少府的章邯所在,但没有成功,少府反而是一位没有再历史上留有姓名的人。根据这个世界,章邯是担任影密卫,那么,在这个帝国中,除了罗网和并入罗网中的情报人员外,秦王政还有其他的眼线了。司徒想到这里微微感知着大殿,发现秦王政身边除了盖聂和赵高之外,周围还围绕着几个高深的气息,司徒也收回感知,这几股气息中有一位女的,应该就是阴阳家的人了,至于是谁就暂时不清楚了(谁叫司徒还没又完全的熟练系统奖励的九十九年真气呢)

大殿内沉默的氛围被打破,只见一名侍郎走进来禀告到,大王,吉时到了,看启程出发了。

秦王政听完说到,启程。

赵高高声叫到,吉时已到,启程~传播在着大殿。

秦王政走下高台,只见水池中已经架起了一座小桥,秦王政走过小桥,在中轴线往殿外走起。待秦王政离开小桥三步,盖聂现身秦王政的声后,与赵高一左音右的护卫在秦王政的身边。

司徒看着盖聂,这时的盖聂还没有三年后叛变帝国的内心。盖聂在经过司徒时也是看了司徒一眼,点头微微致意。司徒连忙点头还礼。

赵高余光看着两人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步伐跟着慢了一点点。

众位大臣看向秦王政离开高台往殿外走去,起身跟上,盖聂和司徒两人点头致意的动作就只有被蒙恬看在眼里。

出了宫殿正门,高台之下扶苏已经安命令安排好了仪仗队和禁卫军。

秦王政走下高台坐上车架,赵高驾车,盖聂与扶苏跟坐车内。其余皇子和大臣各自坐上只见的车架。

司徒也走向秦王政赏赐下来的车架,只见马车旁紫鸢已经在旁等待多时,司徒坐进车厢后问到,紫鸢,你累了吗?没有听到回复,司徒想来也是,毕竟在外等了一个时辰,能不累吗。只见在里面跪坐着也累啊,心累。

秦王政的马车往咸阳宫的正门驶去时,有一骑来到司徒马车旁对其禀告到,大王有命,命司徒大人驾车王车后一位。

司徒回答道,遵旨。于是跟紫鸢说到的,紫鸢,驾车跟到王车后面。

紫鸢回复到,是。就用力的抽了马一鞭,马吃痛快速跑了起来。

王车里的秦王政问到,赵高,司徒到了没有。

赵高回复道,大王,司徒大人已经快速的过来了。

扶苏问到,父王对司徒大人这么用心,是因为司徒所献之剑吗?

秦王政听后回答道,嗯,是的。

扶苏又问到,对比盖先生的剑如何?

盖聂在后说到,我所不能比。比武之剑,我强于司徒,比铸之间,我逊于司徒,

秦王政说到,扶苏。你是寡人的长子,你要明白,铸剑高于用剑,持剑高于舞剑。寡人有意于将司徒教导与你。

扶苏正准备说什么时。

赵高传来声音,大王,司徒大人跟上来了。

秦王政掀开窗帘,向司徒的马车传唤道。紫鸢看懂手势后连忙驾驶着马车朝前,车头只与王车离了半个车头。紫鸢见礼道,见过大王,司徒则说到,大王有何事。

秦王政先是对紫鸢说了句免礼,之后在对司徒说到,等一下接见王贲回朝之后的大朝,封赏完之后有你提出政策改革和寡人所交代的事。

司徒回答道,诺。

后面的大臣看到司徒的马车和王车的并驾就趋,都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宫殿外的秦国百姓欢呼了良久之后,只见禁军开拔,不见王驾,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就见极其靠近宫殿正门的秦国百姓贵了下来高呼道,见过大王,大王万年,秦国万年。靠外的人也跟着跪拜道,见过大王,大王万年,秦国万年。

王车所过之地,秦国百姓就跪拜高呼道大王万年,秦国万年。连绵不绝的高呼。整个咸阳城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百姓就只知道今天,他们秦国的王要去接见灭掉齐国的将军,今天,预示着秦国明天的秦国将会不同,今天,秦国将会宣布进入新的篇章,进入一个没有战乱的篇章。

司徒看着秦国的百姓,百姓也看着司徒的马车。

参拜完秦王政的秦国百姓看着司徒的马车都在小声的讨论,那为马车上有着司徒二字的到底是谁。秦国何时有了这么一位大人。

司徒感受着百姓中的问题,想到(我的消息可是被完全封锁在朝廷中的,大王没有命令,市锦中又怎么会有我的消息呢?)。

快到城门时司徒感受到叔叔一家的声音。

叔叔参拜完后还在后面一群马车中找寻自己的马车,就见叔叔的大儿子的大儿子收到,爷爷,你看。那辆车不是更小叔的马车很像吗?就见叔叔回答道,别闹,那可是王车,能跟在王车旁边的车可不是一般的人。就见叔叔的大儿子说到,爹,那还真的像弟弟平时所坐的马车。叔叔听完看向那辆马车,还真是司徒所乘坐的马车。就见叔叔一家人身边的百姓听着叔叔一家说的话,都默默的离叔叔一家稍微远了一点,毕竟能跟在大王身边的众臣的家人也是不好惹的。

司徒就这样默默的感受着,想到,自己所献的以法治国的重要性,普法的重要性。

叔叔一家看着王车走远,司徒的马车也跟着走远,大孙子想去追,被父亲抱在了怀里难以挣脱,就看着平时的小叔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委屈的两只大眼睛离装满了泪花。爷爷连忙安慰道,到晚上小叔就回来了,小志不哭哦。(这个小志还是司徒取得,全名司徒志。姓司徒,名志。主角没有名,就只有姓,司徒)

王来的咸阳城的城门,蒙家的三千黄金火骑兵已经集结完毕,之后出城三十里就是有黄金火骑兵和禁军共同护卫。这时就见蒙恬来到秦王政的马车前禀告道,大王,军队已经准备完毕,可以出发了。

秦王政命道,开路,出发。

蒙恬领命而去,带领三千火骑兵朝前开路为先锋。

赵高驾驭车辆跟上,浩浩荡荡的车队和骑马的侍卫也跟着启程。

咸阳城外的直道两旁,也有出城跟上的秦国百姓,跪拜的朝王车说到,大王万年,秦国万年。王车离开后有起身等候王车的归来。

来到三十里外的送归亭,秦王政下了王车坐在亭内。只有皇子扶苏陪侍身旁,赵高,盖聂,司徒三人都在亭子的外面等候。大臣都在三人后一步之地等候。

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只见轰隆隆的的马蹄声,司徒看向远处,沙尘飞舞。离送归听还有五里地时,军队停下,就见几人离队朝前驾马而来。

侍卫上前通报,大王,来着时王贲将军和他的三位副将。

秦王政说到,宣。

赵高高声说到,宣王贲将军和其副将觐见。

禁军放开道路,王贲和其副将来到秦王政所在的送归亭之外,跪拜道,见过大王,大王万年。

秦王政说到,免礼,将军和其将士下辛苦了。说着上前把王贲扶了起来,其余副将也就顺势起身。

秦王政带其进入送归亭详聊,之后又把王翦叫入。

司徒在旁听到的是,攻城的消耗,士兵的伤亡,还有详细的战报。之后叫入王翦是让父子相聚一下。

聊了半个时辰左右,秦王政下令回宫,开始大朝会。

按照来时的安排回城,但是王车的另一边是骑着马的王贲,至于副将则去安排带来的护卫军,大军则直接进入蓝田大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