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妖娆

《妃常妖娆》

为什么有这么多虫子!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季冬晨出了粮油站推着自行车走了没一会儿,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喧哗声由远及近:“快抓住他,小子别跑……”

季冬晨停下脚步一回头,就见从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胡同里,跑出来一个慌里慌张的年轻小伙儿,只见他站在胡同口东张西,突然他眼睛忽然一亮。

季冬晨本就不喜欢看热闹,所以只是回头扫了一眼就转回头继续走。

可就在这时,季冬晨感觉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肩膀一紧,背篓被放入了什么东西。

那个年轻小伙儿一阵风般从季冬晨身边跑过,同时回头还用拜托祈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后面的胡同里追出来两个胳膊上戴着红袖标的男青年,眼尾扫到他们要抓的人身影消失在不远处的巷子里,赶紧急冲冲的推搡着街上碍事碍脚的行人朝巷子里追去。

有些行人被推的踉踉跄跄,面露恼怒,你一言我一语的只是低声骂骂咧咧几句,也没有一个人敢追上去理论的。

季冬晨来到那几个人进去的巷子里把自行车停好,卸下背篓往里面一看,是两个发黄带着几块补丁的布袋子,其中一个布袋口已经散开露出来里面的高粱米,那另一个袋子里肯定也是粮食了,看这两个布袋的粮食加起来得有三十多斤。

季冬晨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那些戴着红袖章的人都是干什么工作的,被追的小伙儿怕是投机倒把被发现了才会不要命跑的吧!这要是被抓住可是要被批斗的。

季冬晨想想就觉得牙疼,真是耽误她时间,本来想赶在十点之前天不晒的时候回到生产队,没想到却碰到这样一件麻烦事儿,看着那两小袋粮食,季冬晨心里有了个想法,嘴角微微上扬,心下决定就在这里等上一等,如果那青年没被抓住,过不了多久就会找过来,那青年也真敢赌,就不怕她拿着粮食跑啦?啧啧啧……

季冬晨一会儿蹲,一会儿站,一会儿又靠着墙踢踢脚下的土地面,过了十几分钟后,那青年小伙并没有从巷子里返回,而是从大街上的另一个方向过来。

季冬晨觉得青年对坪沟公社的地形应该很了解,巷子里四通八达,只要跑的快很容易就甩掉追他的人。

季冬晨与青年又往巷子里走了走,看四下无人后青年一脸感激的向季冬晨道谢!

季冬晨扶了扶额头扯动嘴角说道:“原来你是季家屯的呀,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放心把东西当我背篓里呢。”

王强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道:“我在生产队见过你,听我妈说你是知青,还是大队长的堂妹。”

经过一番交谈,原来王强是因为给对象家的聘金差了一点钱,所以才冒险瞒着家里人拿了些粮食来到公社镇上偷卖,也不知道黑市在哪儿,所以就随便找了户人家卖了两斤苞米面,没想到刚准备去下一户人家,就被先前那户人家给举报了。

坪沟公社原来叫坪沟镇,屯村成立了生产队,坪沟镇成立公社,大家就叫成坪沟公社,。

王强对坪沟公社的地形并不熟,可以说他今天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遇到了同一个生产大队的季冬晨,灵机一动就把物证先给处理了,这样即使被抓住最多也就批评教育一番。

王强很幸运的在巷子里没有跑到死胡同,成功逃脱。

粮站的粗粮每斤价格是一斤粮票加一毛钱,王强卖给那户人家的价格是三毛钱一斤不要粮票,现在粮食还有三十六斤。

季冬晨出了十二块钱,把粮食连着布袋都买了,并且交代王强不要把粮食卖给自己的消息告诉任何人。

王强见季冬晨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粮食全买了,激动的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在听到季冬晨的交代后,更是点头如捣蒜,拍着胸脯保证谁也不告诉,就是自家老妈怎么问也不会说。

之后,季冬晨拒绝了王强想帮她把粮食带回去,等天黑后再给她送去的好意,推着自行车朝供销社快步走去。

今天晚上季冬晨就要搬到老院了,之所以不让王强晚上把粮食给她送过去,是因为晚上人们都在家,人多眼杂的。

王强背着粮食从家出来肯定不容易,再说,太晚了,被人看到一个单身青年来找自己,肯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更何况王强都有对象了,因为这事儿亲是事儿整黄喽可咋整,季冬晨可不想背黑锅。

卖给同村人粮食同样是投机倒把,还是会有被人举报的风险,既然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又何苦在让王强冒险跑一趟,只是多了三十多斤的重量而已,不想背着,自己不还有自行车呢嘛!

季冬晨到了供销社后,单独把大锅用麻绳捆好背在背上,背篓拴挂在自行车后座上的外侧。而

一个大姑娘们背着个大锅,那回头率绝对是杠杠滴从远处看,就像是只长着一双人腿在快速移动的大乌龟。

准备去供销社买些东西去战友家的凌寒,看到的就是那个很笨的胖姑娘背着个锅,推着自行车从自己面前走过。

凌寒终于想起来觉得眼熟的姑娘到底在哪里见过,想到当初那一幕,在看到现在这一幕,凌寒如冰雕般万年不变的表情出现了龟裂。

季冬晨走了一小时四十分钟,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才回到季家屯,推着自行车直接去了老院儿。

把买的东西、粮食都一一放好,等下还自行车的时候顺便把大爷请来把锅安到灶台上。

打量的一下房间的摆设,暗暗点点头,嗯,虽然空旷简单了些,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有了家的温馨感觉。

当看到炕头墙上垂着的灯绳时,季冬晨一拍脑门,忘了一件事儿。

赶紧翻出一个灯泡,把炕头的炕席掀开一角,抬脚踩到炕上伸手把灯泡拧上,然后一拉灯绳,见到灯芯变色这才松口气,又拉了下灯绳把灯闭了。

要说这灯泡还是大队长季根生给的,当初修房子的钱剩了几块,季冬晨没要,堂哥粗略一想,就给了家里备用的灯泡,又装了十几个鸡蛋,还交代老院子这边的蔬菜没下拉来前,尽管去大队长家摘。

大哥季树伟和堂哥季根生昨天知道季冬晨今天就要搬过来住后,昨天晚上下工后就给她摘了不少菜送过来,有大葱、黄瓜、小白菜、豆角等,说是今晚就不过来了,让她好好招待一下几个知青朋友。

当然,季冬晨也知道大哥他们不过来,也是不想吃自己那点本就不多的口粮,又怕万一季冬晨开口管他借粮食。

虽然这院子的自留地大哥家没少出力,可那不是季冬晨借了他们一笔不小的钱嘛!又是亲兄妹,这院子早晚还是大哥家的,出点力那是应该的,怎能计较那么多。

季冬晨去大爷家还自行车,刚到门口就听见上屋里面有个姑娘在唱歌,唱的还是东方红,可是那调都不知道跑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季冬晨在院门外等了五、六分钟,屋里唱歌的那姑娘一直没停,现在都快到中午十一点了,外面晒的要死。

季冬晨无奈,只好出声朝院里大喊:“大爷、大妈在家没,大爷……”

刚喊两声,屋里很快传来大妈的回应声:“哎,在家呢,小晨来啦……”

大妈打开院门热情道:“快,赶紧进屋喝口水,这大热天滴都能把人晒迷糊喽。”

“没事儿,我身体壮实着呢!”

季冬晨边笑着说边把自行车推进堂屋。

季冬晨跟着大妈刚要出堂屋去侧边的那间土房,就见一个样貌清秀的姑娘从西屋出来,看了季冬晨两眼,然后面带不悦的对大妈问道:“奶,她怎么又来了,人家正唱到关键时候就被她打断了。”话落还朝季冬晨翻了个白眼。

这姑娘是大队长季根生那个小女儿吧,好像还比自己大一岁,叫季小荷,是季家屯少数几个高中毕业的姑娘,只是之前每次季冬晨来时都是晚上,并没有见过这姑娘。

季冬晨打断季小荷唱歌是事实,所以她礼貌的开口歉意道:“实在对不……”

“小荷你咋说话呢?她是你老姑,不知道叫人还瞪你老姑,没大没小的跟谁学的,你爹妈他们马上就要下工回来的,还不赶紧去做饭,大中午的还唱啥唱,你奶我想睡一会儿都被你这破锣嗓子给吵的没法睡。”

“走,去大妈屋里。”

大妈不管此时孙女黑沉的脸,拉着季冬晨几步来到土房。

刚坐下,就见大爷拿着烟斗进了屋,看着季冬晨呵呵一笑:“我听到动静就从后院菜地里回来了,原来是小晨来了,听你哥说今晚你就要搬去老院住了,房子都整利索啦!”

“都整差不多了,这不,今天我去公社买了口锅回来,想请大爷过去我那院子一趟帮我把锅安上。”

季冬晨立马笑着回道。

大爷赶紧起身:“那还等啥,现在大爷就去给你装上,晚上就要用了,得趁现在赶紧装上糊好泥烧上试试,不然冒烟晚上就没法睡觉了。”

大妈赶忙也道:“对对,那玩意儿也好安,你大爷过去很快就能整好,我去帮那不懂事儿的玩意儿做饭,你俩赶紧去吧!”

季冬晨“哎”了一声,与大爷一起出了院子。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