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雨潇湘

《沐雨潇湘》

猫九死迅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前排的胡队和简向时接过水打开就喝了起来,后排的师姐也接过一瓶喝了一口,几秒钟后简向时突然变得有些困,眼皮不受控制地慢慢合上,

“阿时...队长...”

勉强的听见甘洛杰喊自己的声音,却已经没有意识去回答了...

甘洛杰见三人都已经昏睡过去,将旁边的车窗放下来一半,从口袋里拿出半包烟,拿出一支叼在嘴上,摸出‘都彭’打火机...

‘叮~’

眼睛盯着前面的座椅看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千丝万缕的情感和烟一起吐出窗外,没过几秒钟就有人将车门打开,甘洛杰走下车后就往交易的仓库里走去。

仓库中央的椅子上坐着赵公启,旁边站着一个手下,后面还有四个人分布在两人身后不远处;

看见甘洛杰走了进来,穿着米色风衣的赵公启站起身,边笑边拍着手,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甘洛杰走近后才见到躲在柱子后的另一名同事,他清楚那辆车上的人也已经被迷晕,

“阿杰,看你迟迟不进来,我还有些担心呢。”另一名‘罪’的成员双手插着袋说,

甘洛杰不喜欢听见他的声音,将手放到腰间,再次伸出手的时候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眉心,

‘砰~’

这一枪击中了同事的脑门,毫不犹豫的射击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赵公启的手下听到枪声的一刹那就已经将枪口瞄准了甘洛杰,

赵公启让他们放下枪,站到甘洛杰身边,“阿杰,这是何必呢,你们可是队友呢。”

对他的语言挑衅只觉得无聊,这时两辆车都已经开进了仓库停在中央,两名手下从驾驶位走下来,赵公启对他们说,

“都杀了吧。”

“等下,留个活口。”甘洛杰打断道,

“活口?”

“你将他们都杀的话,你觉得警方会放过你吗,我们得制造一个假象是由内部人干的,你到时候就可以继续逍遥法外,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你做的。”

“虽然我不想听你的指挥,但说得还挺周道的,就按你的办,你想留谁。”

甘洛杰走到简向时面前,“他是队里最无能的,就留他吧。”

“好,搜出他的枪。”赵公启说,

“不用,他没枪,不会用,呵呵。”

赵公启摊了摊手,点了点头看着手下将五个人一个个枪杀,随后将手枪抹掉指纹塞入简向时的手中...

甘洛杰往他身边走去,手下杀完人将枪放入简向时手中后站起身往赵公启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眼神放空的甘洛杰等杀手从自己身边走过后,转身站到他背后将他脖子扭断了,

“你干嘛?”赵公启的眼神有些犀利,对于他杀了自己的人非常生气,

“别激动,你总得付出点代价,还缺少一具尸体难道用你的吗?”

甘洛杰说完走到简向时身旁,低头看了眼昏迷着的他,拿出烟和打火机,

‘叮~’

点完后将‘都彭’打火机放进简向时的衣服口袋,便离开工厂。

等简向时睁开眼后,首先听见的是交杂着的消防车声和警车声,眼前四周都是黑烟滚滚,同时闻到呛鼻恶心的烧焦味,低头看着手里握着的手枪,前方的两辆车被烧得已经只剩框架,一旁零零散散的货物还在燃烧着...

爬起身晃了晃脑袋走近两辆车,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场景,身后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感觉到有人按住自己的肩膀,手里的枪被不知道谁夺走,两只手被手铐铐上,被人拉着往外走...

被两人拖着走得简向时一直回头看着已经被烧焦得车架,虽然已经看不清车辆的外形和被烧焦的尸体到底是谁,但他明白自己看到的一切是什么;

直到被拖到门口架上警车后,转过头通过车后窗玻璃看向仓库内其它地方依然燃烧着的熊熊烈火...

警车发动后到达马路上后,消防车陆续往里开,转过头看着前方,身边各坐着一名警官,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的简向时欲哭无泪,就在飞快驾驶的警车内往被带往警局。

手机震动打断了简向时的回忆,按下接通键后将筷子夹起一块里脊肉先塞进嘴里,

“余家君和魏匀彬我都见到了,他们都在酒吧。”颜博豪说,

“你盯着他们就行了,自己小心。”

“小心?”

“没什么,我等会过来,但我们装作不认识。”

“行,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思绪还是很乱,麻辣烫已经可以直接食用不那么烫嘴,十分钟不到就吃完满满一碗,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后扔进桌旁的纸篓,走出店老板娘还亲切说了声‘再见’;

身上的钱不知道够不够打出租车到酒吧,往前走到车站看了下站牌,公交车停下来后就问下司机到不到双门区酒吧街,运气还算不错第一辆就得到肯定的答案,投币后找了一个单人座位坐下,头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街景...

车水马龙的车辆和行人,其中牵着手的情侣有说有笑,同性好友也是并肩齐行,骑着自行车和电动车的人看上去总觉得很潇洒,拿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公交车停在红灯前,简向时握紧打火机,罕有的凶恶眼神看着远方,发誓一定要抓到他。

到达酒吧门口后,里面的音乐声即使站在门口的马路上都能听见,推门进入后看着内部布局,左手边靠墙的吧台足足有十多米长,吧台前的吧椅也被坐得七七八八,吧台后四、五名调酒师服务着整个场子的客人;

角落的卡座也全部已经坐满,成群结队的好友相谈甚欢,中间的散座区只空了三两个座位,正前方的DJ正在放着音乐,舞池里也拥挤着20、30个人好像都在享受着音乐,忘我的扭动身躯跳着舞;

左手边是安全通道,先看见的是洗手间标记牌,旁边的安全门时不时有工作人员进出,卖酒的女孩穿得很萝莉穿梭在卡座和散台间。

眼尖的一个女孩见到像迷路的简向时,走到他面前将他带到散座区坐下,看了眼价目表后,又抬起头看了眼女孩真诚又单纯的眼神,她的眼睛就像会说话,睁得很大就像在说,‘快跟我买酒吧。’

“平时喜欢喝伏特加还是威士忌?”女孩问,

“我喝可乐比较多。”

“你真搞笑。”

“我没搞笑。”

“可乐的话你还得配点水果,这里的座位有最低消费的。”

“最低消费多少钱?”

“200。”

简向时一听先故作镇定,然后立马站起身,“我坐吧台去吧。”

“先生,你不是来喝酒的吧?”

女孩说完依然淡定地对着他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