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迷

《局中迷》

拳术对决剑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九幽宫派他们二人进入天风大界,就是存了削弱天一剑派实力的想法,后面还有进一步的算计,所以他必须阻止!

至于宗门背后到底有什么算计,浊原、浊陆二人不过区区筑基,就不得而知了。

浊陆很不服气,自从获赐玉简阵盘,他废寝忘食,花了无数心血研究,不敢说如臂指使,但多坑杀几百个天一弟子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他的底牌是封天鬼阵的主阵盘有微弱意识,这是诞生阵灵的前兆!

数年前,冥时真人将阵盘交给他时还未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说,阵灵是他亲手培育出来的,与他无比契合。

正因为如此,浊陆对阵盘的控制力大涨,才敢说能御使大阵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可惜浊原师兄虽战力卓绝,有九幽筑基第一人之称,行事却异常谨慎,不敢轻易冒险。

浊陆自知,没有师兄支持,是不可能任由他操弄阵盘的,只得暗叹可惜,让大阵自主运转...

“宛罗、宛威、宁湟、宁洮几个王八蛋呢?这都几天了,还没收到传信么?难道说是找天风玉找昏头了?”

宛滨脸色铁青,袖间隐隐传来剑鸣之声,他已经愤怒到顶点。

一座两百来人组成的阵法,竟困住了数百名师兄弟,令近千人死伤,天一剑派闯荡天风大界数千年,就从来没有遇过如此挫折。

一名面有血痕的道人眉头紧皱,似乎受伤不轻,低声道:

“师兄制怒,如今最紧要的便是收拢四散的师兄弟们,重新组一支完整的千人级别斩天剑阵,方能再行攻伐。”

“哼,宛山师弟说得轻松,千人级别的斩天剑阵已试过三次,可是丝毫无功,真若聚齐两三千人,即便破了此阵,我天一剑派又有何颜面?”

宛滨恨恨道,天一剑派拥有横扫整座天风大界的绝对实力,却不能真这么做。

他们身为大宗弟子就是有这点坏处,在受众人敬仰的同时也要做足脸面,不能仗着家大业大肆意屠戮,否则极容易引起下面反抗。

就拿这次来说,九幽宫用不到三百人困住了近千名天一弟子,并以此为质,要求斗阵。

天一弟子要救人,就必须以千人级别的斩天剑阵来应对,人数多了不行,那是群殴,叫星辰殿帮忙也不行,那是外援。

这都属于合理的争斗范畴,为双方所认可,就是最后的结果异常血腥。

要么天一弟子折损殆尽,不足一千,自然无力破阵,要么破阵后九幽弟子被屠杀一空,除此之外,别无二法!

正忧愤间,一道剑光飘摇而来,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后落到身前,现出一名腌臜道人。

“咄!你这条懒虫,再晚些来,就给咱们数百师兄弟收尸吧!”

宛滨大怒,却被身旁的宛山一把拉住道:

“宁湟师弟,你路上可遇到宛罗、宛威他们几个吗?”

“不曾!”

宁湟神识一扫,发现周围千来个师兄弟或躺或坐,明显是被阵法所伤,已无再战之力,他心中杀意一起,再也忍耐不住,喝道:

“小弟去试阵!”

“莫要鲁莽!”

宛山大惊,急欲阻止,宛滨却冷冷道:

“无妨!他不是傻子,且让他看看这几日我们以死相拼的是何种阵法!”

只见宁湟来到封天鬼阵外三百丈处驻足,数息后,他一挥袖子,六柄飞剑鱼贯射出,在空中聚合为一,朝大阵奋力斩去。

剑啸如雷,剑炁如霜!

可封天鬼阵纹丝不动,青色巨剑重新分裂为六柄飞剑,回到宁湟袖中。

“哈哈哈!剑气雷音、聚合一剑,好手段!好剑术!可惜犹如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阵中一人挑衅般肆意大笑,旨在激其孤身入阵,可宁湟只死死盯了一眼,并不答话,稍候冷笑一声,纵身离去。

见宁湟归来,宛山松了口气,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又道:

“天风大界中有我天一弟子四千余名,除去被困者与受伤者,只有不到三千人可用,我意再召集一千,轮流攻阵。”

宁湟一改惫懒之色,郑重道:

“可有师兄弟或其他门派弟子认出此阵来历?”

宛山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

“阵法一道,博大精深,凡是阵枢、阵旗或布阵区域稍加改变,整套阵法便会与原版生出不同,为兄不看出其中玄奥,更别提反推本源了。”

话虽如此,宁湟却知宛山是天一剑派中最熟悉阵道的筑基弟子,连他都看不出,数千天一弟子自然抓瞎了。

宁湟剑术虽强,可对阵道一窍不通,只得再问其他:

“宛山师兄估计彼等阵中的数百师兄弟还能支撑多久?这关系到我们还剩多少时间。”

“听之前九幽魔道所言,大阵中阻断天地灵气,又封印神识,修士只能靠灵石丹药补充元气。”

宛山叹息一声,分析道:

“若里面师兄弟静待天一、九幽分出胜负,不妄动干戈,尚可支撑两三个月;若连日攻击,以图破阵,恐怕连一个月也撑不过去。”

三人顿时默然,都是天一弟子,他们都知道里面的师兄弟决不会束手待死的,恐怕是抱着与敌偕亡的心思一直在战斗。

宛滨心中滴血,恨恨道:

“若是只有彼此两家,我天一剑派绝不会如此憋屈,只需发动众师兄弟倾力一击,再是奇诡的阵法也破了。

可是如今在数万瀛洲修士的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只能摊薄脸皮,打一场消耗战,真是恨煞我也!”

宁湟这时眼神一亮,道:

“既然打消耗战,以我剑修之能,应当以点破面方为正理,两位师兄何不组建一支奇兵突入阵中,即使不能救出被困的师兄弟,也能为其带去灵石丹药,以为长久之计!”

宛滨却瞥了他一眼,道:

“你当九幽弟子都是傻子?此乃魔道阵法,黑索、云雾皆是鬼气所凝。

别说师弟的风系飞剑,就是拥有雷系飞剑的宛威师弟也难破入,唯有身具上品雷灵种的宁洮师弟才有可能消磨鬼气。

若非如此,我们这些日子拼死拼活,怎么会连九幽弟子的面都没见到。”

宁湟一时哑然,良久才道:

“可惜,我们这一代筑基弟子无人领悟雷霆道意,否则加持在斩天剑阵中,区区魔道阵法又有何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