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寇

《大明海寇》

一个诅咒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因为太宰治突然倾身靠近,源夕雾向后靠去,后背贴在了车门上。他知道太宰先生向来很敏锐,也没有想着在太宰先生面前隐瞒自己对森先生的畏惧,但他也同样可以对这样的话题保持沉默。

“太宰先生,这并不影响……任务。”

他慢慢说道。

“我可以不回答吗?”

他很少见的拒绝了继续对话,太宰治只看见他把睫『毛』垂下来,佯装休憩,然而不安颤动的睫『毛』尖却暴『露』了所有的不宁心思。源夕雾的好看是没有死角的,又对本职工作勤勤恳恳,就算今天心神不稳,也坚持去上课。太宰治于是笑了笑,重新靠回座位上,懒洋洋地说道。

“当然,这与任务无关,你有闭口不言的权利。”

“不过……”

“不代表我不会去查,我想知道的一定要知道。”

被太宰治密切观察着的睫『毛』尖又轻微的颤动几下,然后不动了,太宰治觉得,这大概与小动物的装死有异曲同工之妙。

装死是没有用的。

把源夕雾送去上课,太宰治就像一个兢兢业业的无聊家长一样,开始给老师……啊不是,给蛞蝓打电话。打了一个没打通,他耐心地打第二个,然后是第三个。终于,第三个电话被另一头的中原中也暴怒地接了起来。

那边听起来正在进行任务,到处都是爆炸和地裂的声音。

“青花鱼!这里正在忙你意识不到吗?!要是没什么正经事,我就把你沉到海湾里!”

“哇好可怕,我被吓到了。”太宰治一手打电话,眼睛盯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好像上面开出了一朵花,“原本还打算跟你说说夕雾的近况呢,他出任务的时候不能给你打电话吧?真遗憾啊,我被你吓到了,关于夕雾的事情一下子都忘记了呢。”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快给我想起来啊!夕雾怎么了?为什么森先生跟我说你要送他出道?!”

哎呀,这事已经传回横滨去了吗?也好,他记得蛞蝓很有钱,应该也会很乐意给夕雾氪金,这样四舍五入就是给他氪金,再四舍五入就是他把蛞蝓的钱赚光。

“是的哦。”

然后没有下文,因为受惊吓忘光了嘛。

中原中也:“……”

他杀这个混蛋!夕雾那个『性』格一定在这个混蛋手底下备受欺负!

“算了,这边一切顺利,给你打电话是想问一件事。”

中原中也那边的战斗似乎结束了,爆炸声停下,只有隐约的风声。就在这片风声里,中原中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什么?”

“源夕雾的过去,以及,进入港口mafia的这几年,他具体是做什么的?”

“……”

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就在太宰治开始“喂喂”的时候,中原中也缓缓开口。

“是吗,你已经不记得了啊。”

“记得什么?”

中原中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横滨上午的日光照在他身上,他站在集装箱顶,风吹动他的风衣上下翻飞,帽檐也跟着轻微颤动。汽轮和车辆来回穿梭的声音令整个港口显得很热闹,中原中也却觉得仿佛又回到一年多以前那个安静的场景中。

那是龙头战争结束之后,简单处理过自己的伤势之后,他收到了森先生的指令来到另一间病房。太宰治已经在那里了,一脸厌倦地靠着墙,好像觉得这次大战之后的召集严重耽搁了他的跳河进程。

他们两个一起进入了病房,森先生已经等在那里,病床上坐着一名黑发紫瞳的少年。额头上厚厚的绷带让他显得苍白而孱弱,他的手紧抓着被面,被子上还倒扣着一只手机,似乎刚刚通话完。

中原中也只觉得那名少年生得极其漂亮,简直像个活跃在舞台上的明星,他旁边的太宰治一个接一个无聊地打着呵欠。

“……首领?”中原中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森鸥外向他笑了。

“中也,太宰,辛苦你们过来一趟。”港口mafia的首领看向病床上的少年,接触到他的视线,少年深深地低下头。

“龙头战争除了让我的【双黑】前所未有的夺目,还有意外的收获。”

“涩泽龙彦带来了一支特别的别动队,在进攻一个小据点时,意外遭遇了阻抗——”

“全灭。”

中原中也惊讶地抬头,病床上的少年却更明显地发起抖来。

“就是他了,源夕雾。”

“召集你们过来是想问问,中也,太宰,你们尚且没有直属部下,那么……谁想带他?”

“……才不要,好麻烦。”太宰治拖长了语调,完全不感兴趣地转身就走,“我才不要带孩子。”

他是真的不想带,出门就不见人影,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喊了他几句,最终不得不回头。

“我……”

他本来也想拒绝的,但是那名少年抬起头来,雾蒙蒙的黛紫『色』眼睛里弥漫着水汽。

那天起,中原中也收获了最棒的部下。

“……大概就是这样,你果然忘记了。”中原中也深知太宰治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指望他能记住这种事,“不过夕雾已经是我的部下!很得力对吧?得力你也不许肖想!”

太宰治:“……”

他稍稍,有那么一点点,后悔。

当初要是收下,现在岂不是每天只需要躺着,工作就能自动完成?

“然后呢?”太宰治不愧是太宰治,很快就把那点情绪甩掉了,“之后,源夕雾在出什么任务。”

这一次,中原中也沉默得尤其久。

“我晚间给你一份名单。”

“你看过就知道了。”

* * *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源夕雾回到公寓。录歌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录完歌,首秀就不远了,然后出道演唱会也会安排上。想到那个场面,源夕雾感觉心脏不太好。

而且……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明明指尖都发抖了,却还是不敢松开。

森先生今晚一定会打来电话。

源夕雾看了一眼坐在餐桌边的太宰治,依旧是手里拿着文件,桌上堆满蟹肉罐头的空盒。熟悉的场景让他的心神稍稍安定一些,源夕雾跟太宰先生说了一声,然后就走进自己的房间,反锁。

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等着那个噩梦般的电话。

餐厅里,太宰治丢下最后一份文件,又给中原中也打了过去。虽然下午已经被破口大骂,说晚间有任务要是再敢打过来就把他灌成青花鱼水泥柱,太宰治依旧打了过去。

“这些档案有几百人,全是源夕雾杀的?”

“……对。”刚想发怒的中原中也语气沉了下来,“虽说名义上是我的下属,大部分任务仍然是首领亲自委派,也几乎全部……与杀人有关。”

太宰治嘲讽地笑了笑。

“所以是,港口mafia的咒杀师?”

“……”

“不愧是森先生。”

“……”

“只要有较为强烈的负面情绪,就可以发动强力的诅咒吗……”太宰治沉『吟』着,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说起来,今天其实也算是……

他“啪嗒”就挂断了电话,来到源夕雾的房间前。轻轻用指尖试探了一下,太宰治确认房间是反锁的。

然而反锁对他来说有什么用呢?

与源夕雾预判的一样,电话铃声响起。他保持着表面的镇定接起电话,那一头传来的声音是他在无数噩梦中听过的。

“夕雾君,今天的事情我听到了汇报。”

“你杀死了濒死的痛苦的人,也杀死了咒灵,多多少少也积累了一些负面情绪吧?”

“我这里正有一件任务,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

客气的言辞,可怕的话语。源夕雾得用一只手去握着另一只手,才能勉强控制自己的颤抖。这时他已经习惯了的事情,他的咒杀发动需要负面情绪,情绪越强力量越强,若是情绪强烈到某种程度,群体咒杀也不在话下。

而森先生,相当懂得如何掌控他的情绪变化。

任务对象的名字正要从电话那一头传来,源夕雾的呼吸停止了,而就在此时,他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不太合身的黑『色』大衣衣摆飘扬,鸢『色』眼睛的青年走进来,动作比平时要快上几分。他脸上还带着笑,但是源夕雾就是知道,太宰先生似乎……很是生气。

太宰治拿过了源夕雾的手机,在手里掂了掂,面向窗口。

咻——

咔嚓!

手机砸碎玻璃,冲出高层公寓,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接着是碎裂的落地声。

源夕雾茫然地看着突然闯进房间的太宰先生,他记得他有锁门的。

“搞得好像出道是件挺容易的事情一样。”太宰治十分不满,“夕雾,不管你在做其他人的任务时兼职不兼职,在我这里,你出道之前都别想兼职。”

源夕雾看看窗口,又看看太宰治,陷入沉默。

“你的回答呢?”

“太、太宰先生……”

“什么?”

“……高空抛物是犯法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