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场证明

《不在场证明》

周晓生的好消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白翎的右脸肿着,看着眼前或站、或坐、或躺的几人。

……

……

……

当来到这峡谷深处,这满是烟雾之地外围的时候,苏沐叫住了所有人。

“这个雾气有很重的迷幻效果,对奇人境界的人也有很强的效果,不过出了这浓雾范围,就会慢慢恢复。所以你们就在这外面等着吧,我和这位大成高手领着白翎进去就好了。”苏沐侧目看了看这比她上次来这更加浓郁的雾气,决定叫停众人。

苏沐在来的路上通过交流,也知道了白翎是把所有人骗了,才偷跑出来的,她本来打算自己带白翎进去找人的。

如果这雾气淡一些,或许带着这一众奇人进入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她在这住了近万年,却忽然发现这里的雾气竟然变浓了。

在这里面虽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会看到的东西既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不过若是陷入其中,那只能需要别人带他们出来了。

众奇人不明白苏沐的意思,迷幻效果什么的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而白翎听不见他们的交流,只是在旁边等着。

都想进去,储物戒的秘密是更让人好奇的。

想进那就进吧,苏沐也不记得这雾气的迷幻效果了,只是记得她上次进来出去后心里很难受。

苏沐和卖清心糕的老板在白翎两旁,其他人跟在后面。

雾气的浓郁极限可能一般人只知道可见度几米的。但是真到了很高的程度,连自己伸出的手都看不见也是存在的。

方向还算好找,只要摸到墙壁,然后顺着墙壁就能找到。

只不过他们很难摸到墙壁了。

……

幻觉,是一种很糟糕的东西。

所有人都陷入自己的幻觉里。

……

……

……

洛公子看着面前熟悉的办公室,忽然感觉到从没有过的安心,仿佛一切只是一场梦一样。

他记忆中有一件让他很难过的事,他决定再去看看。

结果就在公司里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叔叔,他上前去问情况。

叔叔们只告诉他不用担心,家族里的亲人们各自拿出一笔钱借给他们俩,虽然签了一张张的借条,但是都没有注明还款期限,还帮他们在家族企业里找了份高薪的差事。

虽然会劳累一些,两个叔叔岁数也不小了,不过两个叔叔表示会尽量多还一些钱,因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还在,这份无价的感情债,他们的孩子也会继续帮他们还下去的。

洛公子听了看着转头开始打电话,谈业务的两个叔叔。他们放弃了再继续做生意,又有了收入来源,妻子和孩子也还在,以后或许会艰难一些,但是至少有了还债的念头。

或许他们的债务光凭他们自己这辈子也还不清。但是他们在还啊,他们没有放弃好好生活的念头,亲人也在他们身边,苦一点,但是更幸福一点……

洛公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两个叔叔的妻子孩子都在他会很想哭,不知道家族的人愿意帮两个叔叔他会很想哭,不知道两个叔叔说打算去还钱很想哭……

洛公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哭了起来,他就是想哭。

……

……

……

徐莉雅看着熟悉百花宗会议厅,看到自己坐在自己想要的位置。

她手里拿着两封信,一封写着洛公子,一封写着白翎,面前的桌子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包裹。

虽然包裹看上去很普通,也打不开,但她觉得这个包裹一定会给她惊喜。

不过百花宗的众长老走了进来,自然的落座,看着徐莉雅匆匆把包裹收好,然后开始讨论百花宗最近的琐事。

很平常,她经常偷偷进来看过,看着她娘坐在自己现在的位置,笑着听着,不时各长老们打趣,偶尔也会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

徐莉雅听着众长老的讨论,也笑着思考自己能跟着说一些什么,结果听到了几个长老讨论起前任百花宗宗主,也就是她娘,说她娘和她爹都跑到很远的地方玩去了。

徐莉雅听了很高兴,父母过得幸福,她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得到了满足,又想起来那还没有打开的包裹,徐莉雅坐在位置上傻乐。

……

……

……

万变宗宗主站在试验场旁边那棵他常呆的大树下,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阵法。

虽然他已经跟不上万变宗的这些内门弟子们的思路,但是光是听着他们的讨论,就很高兴。

这些内门弟子讨论的东西是怎么样在保持第二宗门的地位的情况下,不断使用阵法坑归一门。

第一宗门的位置,他们不太在乎,他们只是觉得阵法有趣,阵法有着独特的作用,阵法可以坑归一门,然后愿意去研究阵法。

万变宗宗主正高兴的时候,一个小组走到他面前,向着他讲解自己阵法的设计思路,然后等着他提出意见。

万变宗宗主没太听清阵法的内容,但是他喜欢这种感觉,鼓励了他们几句。

然后像白翎当初那样建议他们自己去发现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如果是解决不了的,随时可以来找他和长老们讨论。

这个小组听了回去继续研究阵法,可又有人找上了他,十几个穿着万变宗长老服饰的年轻人跟着他讲万变宗常出现的那些问题。

万变宗宗主是满足的,毕竟万变宗的宗主是他,而万变宗也是在他的领导下变强的,等到他真的觉得自己帮不上忙了,找一个年轻的继承人也不会太难。

万变宗宗主会心的笑着,仔细的听着这些年轻长老们的话,想要看看他们谁更适合继承自己的位置,可是总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都可以继承自己的位置。

……

……

……

天一门门主坐在十几个天一门内门和外门弟子中间。

天一门很开放,内门弟子主要是对一些小事有决策权,修为强一些,可以阅读天一门的一些高阶功法。

功法不是说上来就练最好的就行,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通过不断提高自己对身体经脉的了解,才可以使用更高阶的功法。

否则一旦不小心走了死穴之类的,九品丹药也很难救回来。

只不过他们这些坐在一起讨论的主要是八卦,互相开着玩笑,而这是天一门在讲学后常见的情况。

每当天一门门主给弟子们答疑解惑后,就会随便找个地方休息,而一些弟子们就会凑过来和天一门门主闲聊,后来闲聊就变成常事,内容也渐渐变质。

从聊功法、武技,再到聊天下大事,后来开始聊天一门的发展和弟子们的一些小问题,最后开始聊起包括天一门门主自己在内的名人的八卦。

天一门门主很享受这种闲聊的过程,他觉得这种和年轻人的闲聊可以略微抚平着他年轻时爱情的伤口。

不过聊的差不多了,天一门门主就把这些弟子们赶走了。而一树道人却立刻插了进来,问今年要不要打算去挑战归一门,天一门已经站在第二宗门的位置,归一门和天一门也只是不相上下而已。

天一门门主没太在意第一的位置,提议想去挑战的弟子就去吧,路费自己报销。

结果还没走远的弟子们忽然欢呼了起来,他们天一门的弟子们有钱,在墨独城都有着自己的挣钱的路子,区区路费不是很在意。

不过要是能挑战归一门,无论输赢他们都觉得兴奋。输了,明年再来就是,早晚有一天会赢的。

弟子们纷纷走远了,一树道人找了个位置开始写小说。写小说在天一门不再是吸引人气的方法,更多的是一树道人的爱好了,不过能吸引一些人气也不是什么坏事。

天一门门主仰头看着天,十分满足现在的生活。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