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上位

《重生之嫡女上位》

不良校花爱上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岳不群缓缓睁开眼,轻轻吐出一口气,在初春清冷的山间空气中,白色气箭急速冲出九尺远,才翻滚着慢慢淡化。

时间已至三月,又是冰雪消融的时节。

岳不群的紫霞神功愈发精深,督脉修炼进度喜人,预计再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就可完成紫霞神功四层的修炼。

到时,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全部贯通,举手抬足劲道浑厚难挡,一招一式威力巨大无匹,完全超越了现在江湖中的一流高手,可称之为超一流了。

岳不群估计,现在师叔风清扬,应该就处在这个阶段。

但近段时间,师叔风清扬身上的气息越发玄妙莫测,似乎摸到了贯通天地之桥、达到龙虎交汇的至高境界的边缘。

岳不群从原著所推测,风清扬似乎并没有突破这一境界,否则就不会出现脸如金纸的现象。

武功要晋入大圆满,身体内外必定和谐强悍到极点,根本不会出现脸色异常这样的症状,就如现在的风清扬,脸色红润,身强体壮。

岳不群估计,一个是因为华山蒸蒸日上,化解了风清扬的心结。

然后是易经锻骨篇的修炼,调节了风清扬的身体,修复了他原来留下的毛病。

再一个,这华山地界弥漫的神秘物质,在不知不觉中,改善了风清扬的身体,让他更容易触摸到武学中的之高境界。

岳不群没有一丝妒忌,因为,按照他的修炼情况,这样的境界,他也是有可能达到的。

而且,有个先行者,先行积累一些经验,也能让自己少走一些弯路不是!

岳不群盘着的双腿,往地上轻轻一用力,身体如柳絮般轻盈飘起,轻轻站了起来,轻声道:“德恩,过来。”

声音在山顶下层保持戒备的张德恩耳边响起,张德恩双眼往四周一看,见四下无人,遂快步上了山顶,进了掌门修炼的小亭子,把地上的蒲团收拾进亭子边的箱子里,轻轻退到亭子边,一脸崇敬看着宛如天人的掌门。

岳不群让张德恩上来,倒不是懒得收拾一个蒲团,却是要让他观摩自己练习华山长拳十段锦。

自和师叔切磋武功之后,岳不群对自己的武功修炼,已经不再着重招式输出速度有多快、劲道有多重了。

而是开始揣摩施展招式时,全身上下是否出现破绽,有了破绽时,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消弭,让人无隙可乘。

现在,岳不群身具的所有武功中,就只有些华山长拳十段锦练的最好。

长拳十段锦虽招式简单,但举手抬足,扭腰纵跃间,身体各部遥相呼应,一举一动,最是相互照应,劲力流转,自有种酣畅淋漓之感。

岳不群越是练习,就越发有近乎浑然一体的感觉。

当然,岳不群也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这一步,但却已经跨入了这一层次,大门已经打开,剩下的就是不断完善练习了。

张德恩自听从掌门的话,认真观看掌门长拳十段锦的练习,还纳闷了几天。

这十段锦,在基础班就已经练习得烂熟了,再学下去,难不成这三十六式简单粗浅的拳脚功夫,威力还能强过掌门的履霜破冰掌不成。

但看了几日,张德恩就有了异样的感觉。

这感觉很奇妙,似乎没看懂什么,还是那些熟悉到骨子里的动作,但眼里却又似乎多看到了些什么,心里也莫名明白了什么。

虽然还不敢肯定,自己究竟学到什么,但掌门会亲自交代,显然这其中有自己想象不到的大好处,对自己以后的修炼,必定能有极大助益。

他知道机会珍贵,每次观摩,都投入全付心神,把自己融入到掌门修炼十段锦。

岳不群在亭中慢悠悠打着拳,清风不兴,尘土不扬,慢慢竟如同融入了这亭子,融入了这山间,似千古以来就存在这天地间。

难能可贵的是,张德恩肃身站在亭边,呆呆看着岳不群飘逸舒展的身形,目光散漫,毫无焦距,与这一近乎天成的环境氛围居然也没有突兀之感,安安静静的如亭边的一颗小石头。

岳不群练了两趟,满意地停下,看着张德恩一副入神模样,暗暗点点头。

自去年张德恩与李笑从致知班结业,就被收入太华堂。

张德恩稳重,李笑活泼,竟又是一对年少版的郭三水和刘长安模样。

但李笑的练武的悟性,竟不如诚实稳重的张德恩,一样旁观自己练拳,却还是不能有所体悟,白长了一副聪明俊秀的样貌。

两人的家属都已经迁到华山,都是穷苦人家,如不是无路可走,否则哪舍得让自家的小孩挨这一刀。

到了华山,两家过上了从来不敢想的神仙般的日子,有了自家的田地,租子轻的都不好意思去交,没有苛捐杂税,没有劳役苦差,邻里和气富足,地方安静祥和。

两家人做梦也想不到,这大明的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福地。

通过邻里聊天闲谈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山里那个名门大派华山派带来的,自然千交代万嘱咐,一定要好好听华山掌门的话,尽心尽力做事,来报答华山派的恩德。

张德恩李笑两人,从那阿鼻地狱中脱身出来,在华山却尝到了做人的滋味,有了做人的尊严。

对这华山上下,感觉比家里还亲切,心底深处亦知自己身体有缺陷,都不愿出外行走,就怕再次面对那些冷眼毒语,一心一意就想呆在山里面。

良久,张德恩忽然警醒,见掌门微笑看着自己,忙请罪道道:“掌门,德恩失态了!”

岳不群开心道:“失态好!失态好!多体悟这种感觉,对你以后的功法修炼有好处。”

张德恩亦欣喜道:“掌门说的是,我近来在心法修炼中,也感到似乎更加轻松,进度也快了些许。”

“嗯,你要和李笑好好说说,这榆木疙瘩,整天就知道傻乐,看了这么多次,还是没有开窍。”

岳不群一提起李笑就有气,这小子就像掉入糖罐的老鼠似的,每天乐呵呵的,没心没肺,做梦都能笑出猪叫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