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位面教师

《神级位面教师》

接踵而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林飞扬说,“给你们出个问题,南疆这么大随便藏上点东西谁也找不到,邪巫的蛊虫不在蝴蝶谷,那会在哪?还有,我在鸡鸣山怎么没听过有人中蛊王凯一路走来直到遇上你,或咱现在所在芙蓉镇,也没听谁被下蛊”。

“嘶~,谢崇清恍然的,听你这么说,还真是,风车寨也没有听到谁中蛊”。

林飞扬说,“咱忽略了两样东西”。

谢崇清王凯同声道,“什么东西”?

林飞扬说,“位置和半月(脑髓)蚜虫。我对那些发生中蛊的村子研究了,结果很意外也很满意。还有,脑髓虫只能活半月,距圣女选拔还有段时间,邪巫怎么保证脑髓虫不死,随身携带,还是有其它手段。每个中蛊而死都是被脑髓虫啃食而亡,因为赤焰金甲虫在整体中太特殊太扎眼,追查方向才会引向它。崇清你是小巫师,应该清楚明白这种小蚜虫容易生长在哪。这位置既能监视附近的一举一动,被人孰知,还绝不会被人打扰。最重要的,离举行圣女选拔的位置还近能纵览全局”。

“这~,哪啊”?

“师哥,你是指,灯下黑”。

谢崇清说,“灯下黑。灯,下,黑,黑~,黑?谢崇清自语的,蚜虫,不被打扰,还能纵览全局,思考许久,瞳孔突然睁大激动的,我知道了,没错,只有那,只有圣地后山。那居高临下远眺能够一揽圣地全部,还种有甜林。脑髓虫赤焰金甲虫,归根结底还是虫子,喜吃糖分。而且谁会想到邪巫一直在眼皮下,最危险也就是最安全,飞扬,你真是个天才,你是怎么想到的”。

“受你启发”。

“我……”?

“对”,林飞扬说;“刚才你对钓鱼的技巧感慨,所有的前期准备,都是在为鱼咬钩的瞬间”。

“这有什么关系”?

林飞扬说;“他,准备的谜团扰乱视线的悬疑,也是为最后的咬钩,圣女选拔”。

谢崇清疲累的后靠去,“终于有人找到,累……”

“呵”,王凯笑说,“你有那么累吗”?

“有,如果你是我,你比我还累”。

林飞扬拿起茶壶给他们倒好的,“迷雾虽重,当冷静下来迷障会被剥开。不过没关系,损兵折将遭受打击的是他们,还没空注意咱。红尘万丈三杯酒,王谢齐声道;千秋大业一盏茶”。

林飞扬说,“休息一晚,明天出发”。

“干”。

“干”。

古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呢?

三名长相各异形态不同光看衣衫打扮也知道这仨是满身铜臭袖里算盘叮当作响的商人,在成功引起其他人观看注意后,驾马离开。

跑出去很源谢崇清按耐不住疑惑的提问了,“飞扬,我不明白,咱为什么要装扮成这样,掩人耳目吗”?

林飞扬揪着反卷的胡子。“不是,谁会认识咱,我只是觉得好玩有意思,没做过商人”。

“啊~”

“驾~”

一路快马加鞭没任何耽搁的直奔圣地后山,在还有五里左右谢崇清提议走过去免得被发现。

林,王一致同意。

山中水汽大风凉,远处层峦叠近处轻雾蒙蒙不需要有目的直接去往甜度最高之处,随手折断条树枝上面布满白白蚜虫还有只金闪闪甲虫左右沿爬。

“别动,让我试试”。谢崇清拿出撮盐的撒过去,蚜虫只是动动金甲虫没有反应的弹弹后腿展开翅膀,飞了。“不是,如果是蛊虫不会只挣扎几下,王凯”。

“嗯”。

“你长这样俊美,没心仪的女子吗”?

这一问,林飞扬也停住吃花脸上假妆的狼吞虎咽了,转对王凯瞧去。原本,王凯也想尝枚甜果可被他俩这样目光炯炯的看着下嘴的牙收回来了,“无缘无故,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好奇”。

林飞扬也搭话,“其实师哥一直盘算怎么给你谈门亲事我好当叔叔”。

谢崇清说,“那我当二叔”。

“崇清你是三叔,军子是二叔”。

“没关系,几叔都行,王凯你什么时候成亲”。

一瞪他俩的,“无聊”,头也不回腾挪树枝顶端不见踪影了。

林飞扬说,“得,咱也走吧”。

他俩也消失在密叶树杈之间只留两团落叶空中飘散。

万山从中一点红,炙热色的珊烨树盛开在被人工刻意栽植遮挡的树丛中间。如果不是他们树冠居高临下的瞭看,很难发现这隐藏。崇清有些兴奋的抱紧树桩,“终于找到了”。

林飞扬说,“那还有个山洞,走~”

呼啦~,树顶的人影飘过落那丛珊烨树旁,躲藏许久才走出来小心的观察每条枝干上的蚜虫也同样捏小撮食盐洒将上去。谢崇清说,“有,不多”。

林飞扬卷搓嘴角假胡子的,“有就行,说明找到了”。

王凯说,“地上脚印我丈量了,只有一人。看走向,是往山里去,以脚印下陷程度判断,是个男子,人宽体胖”。

谢崇清恨恨的一扔手里枝杈,“能不能让我走前面”。

“当然”。

山洞内没有他们想象的漆黑光线不足随处都是火把火盆的照明,视线畅通无阻,通道也既不算太宽也不算太窄微微的有些湿潮长有零星杂草,继续向前探索墙边戳有许多发霉的树桩还长有许多不知名的蘑菇。

林飞扬挑挑头,“认识吗”?

谢崇清说,“看形状,该是迷幻菇,但这迷幻菇上布满红点,暂时,我辨不出太准确品种”。

“师哥,崇清你们过来”,走在最前的王凯叫他俩。

眼前是片空场码有许多大土瓮珊烨树长在里面挂满枝头的紫花鲜艳无比,一凑过去林飞扬差点栽倒扶住缸沿神情惊异眼瞪的大大,“崇清,这是什么”!

“人彘,又叫活人蛊母。坐缸前,先喂食刚看到迷幻菇进行麻醉,在砍掉手脚舌头放到秘葯中保持活人彘不死,同时体内种上珊烨树籽直到发芽根系钻入血管人树一体。当珊兰树长出人体开出紫花,赤焰金甲虫自然被引诱过来。通常的蛊虫多是用相互蚕食的方法培育,直到最后活下来那只,最凶猛无解的蛊虫蛊毒都是用人来培育的也叫人蛊”。

“人蛊,人蛊”。林飞扬声音陡然提高,“师弟,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他,必须死”!

“嗯。那,这些人蛊……”

林飞扬无力的,“帮他们解脱吧”。

“嗯”,王凯刚把个火盆举起。

“慢”!

“怎么了”?

崇清支吾的,“这个,我~,赞成,也不赞成”。

王凯看看林飞扬说,“为何”?

谢崇清指指缸里的人彘,“他还是人吗?不是。可他还活着呢,没有痛苦,没有感觉的活着。珊兰树不死,人彘可以一直活下去是畸形的永生。生我管不了,死我管不了。生死你们决定,我动手,不过他们现在确确实实还活着”。

听完谢崇清解释林飞扬疑虑了,还没做出选择王凯劈出几道剑芒人出去了,能看到前面有个人影王凯速度很快,一翻身挡他面前,能看到两人对招方式很奇特,王凯不断防守向前推进那黑人影不断扔出各种东西,乒乒乓乓的该是各种暗器。谢崇清已经取下弩机准备要过去脚刚动被林飞扬按住,“交给他就好,你这轻弩不错箭支也漂亮还有防脱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