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做不到

《臣妾做不到》

乾巫拍卖会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世界仿佛被悄然按下了快进键

青龙国,海市,半夜

“啊~”

一声轻缓的叹息微微响起

白甘很是发愁,他穿越了

穿越了到也没什么,但当他咸鱼般的活了一辈子后,竟然又重生了

按理来说,穿越也穿了,重生也重了,可却怎么也的开心不起来,就仿佛失去了什么一样

“唉,为什么重生之后还是免不了上司的压榨,老板说什么是什么,以为仗着几分姿色就可以为所欲为,打工人什么时候才能支楞起来啊,而且,最特喵气的,这记忆什么的都是剩了些什么玩应,就没一点正常的吗”

又是一声微微的叹息

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或许,这就是来自兲的嫉妒吧

“甘甘,你到哪里去了,来让姐姐香一香”娇媚的话语从隔壁传来,似乎是已经迫不及待了

“甘甘,是不是害羞了呀,哈哈~姐姐是不会。。。”

随着一只细嫩藕臂出现的,还有白甘的大吼

“何玉,你个爷们老在我这里装娘们干什么,要么叫我白甘,要么叫我爹,你要是不会,我可以教教你,我这大半夜被你叫过来,不是来听你发骚的”

“哦~,爸爸~~”

看着白甘那愈加紧张的拳头,何玉终究是随心了

“咳,白哥,我就是开一个小玩笑,诶诶诶,把手放下,好好说,好好说”

客厅里,白甘把手艰难的放下,艰难的就像是液压机没了液压油,三流作者失去了唯一的一张票票,可白甘又能怎么办呢,只能心里默念着不生气不生气,身体是自己的,不能被这璧人气坏了身体,这璧人向来如此,就算受不了又能如何呢,打人犯法,杀人坐牢。

绝不可能是因为他是我死党,也不是因为这家酒店是他开的,更不是因为他是我老板。诶~罢了,饶了他吧,或许,这就是打工人的大度吧。

“甘哥,情况是这么个情况,我的司机李叔他媳妇生孩子,说是胎位不正,有难产的风险,我就给他放了个假,让他回去陪陪老婆,医院和医生我都已经找好了,希望母子平安吧”很难想象一个清秀的男生会出口就是一口大碴子味的东北话

“李叔,嘶~我记得他上个月不是刚跟李嫂离的婚吗?”白甘暗戳戳的想到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

“哦,听着呢,你继续说”

“甘哥,你这几天能不能开车送我一下”

“不能”

“拜托拜托,我下班很快的,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这样,工资算加班,算三倍工资”又是一口娇憨细糯的女声,刺激的白甘一阵头皮发麻

“呵,你竟然妄图用你那金钱的恶臭来占有我自由的芳香,可笑”白甘的脸上带着三分冷酷,三分薄情,还有四分的漫不经心

“可是,甘哥,你这个月好像考勤还没有一半吧,迟到,旷工,早退,你这个月工资工资扣完了,可就没剩下什么了”

“那是因为我起早贪黑的给公司去拉业务,你知道的,客户嘛,要求千奇百怪,工作时间被叫去,也是没办法,我没跟你要加班费,都是想到咱俩之间的兄弟感情,扣我钱,没这道理”白甘一脸正气的坐在沙发上,心不慌,手不抖,只是小腿直抽抽

“哦~,怪不得上次张姐和我说甘哥你很能干,怪不得怪不得”

何玉的眼睛微眯,莫得半分感情

12点的钟声响起,空气中的霓虹似乎弥漫的更加浓烈

“算了,甘哥,咱也不多璧璧,你给我当一周司机,年终奖双倍,不,三倍”

“咳,那个,何玉,你这个司机是不是有危险啊,我总觉得你有点不正常,你这大方的有点过头了,我有点怕,要不工资你想扣还是扣吧”

白甘的脸上微微发慌,甚至还有点想笑

“别啊,甘哥,我这么多年都没求过你什么,就这么个小事,别着急拒绝啊”

何玉一脸急切的坐在白甘身边,语气急切而清晰,一股淡淡的木质香气从他身上飘来,有一种历史的雅韵

可此时白甘内心之中想的是“这璧人是不是用我洗发露了,槽,我对兲发誓,你完了,何玉,你,完,了”

白甘的脸上的惊慌之中夹杂着一缕怒色

“别,我叫你哥,你不会是杀人了吧,还是被国际杀手盯上了,握草,你不会是搞了哪个黑道皇帝的千金,人家指名道姓的说要砍你小弟弟,你弟弟要死,别拉上我啊,我弟弟还想活呢”

“哈,甘哥,甘爹,放心,绝对跟你弟弟无关,就今晚,今晚过后,你想走就走,我再给你放一年的假”

“跟我弟弟无关,意思是跟你弟弟有关喽,可你弟弟没了关我什么事”

“我弟弟没了就没了,可我是真的有生命危险啊,爹爹,你忍心看着玉儿在你面前死去吗”(娇憨女声)

某个神秘的实验室中,“嘶~这股莫名其妙的恶意是怎么回事。。。保卫科长,叫你手下的人加大巡逻力度,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好了,会议继续,灵石射线枪的研制。。。”

嘶~头有些刺痛,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记忆被勾起了

“柠檬~”一道清冷的女声缓缓地从脑海深处响起

“柠檬,是谁啊”剧大的痛苦让白甘的嗓音带着嘶哑

“柠檬是谁现在不重要,现在应该想一下咱们俩该怎么跑”

“可能来不及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随着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浴室缓缓出现

“所以,你就是来杀我旁边的这个人的杀手?”

白甘用沉闷且略带嘶哑的声音问道

“当然,很不明显吗?”

“明显,当然明显,那可是太明显了,呵呵呵”

与此同时,何玉已经悄悄地潜伏到杀手的背后,向白甘眨了个眼神

“话说杀手老哥你出来不用带武器的么?我看电影里面的杀手都是巴雷特,加特林什么的”

“呵,对付你们,还用不到枪”

话音刚落

叮~

何玉手中的玉质匕首与杀手手中突然出现的漆黑匕首兀然相撞,噔噔两步,何玉气力不足,向后退去

接着杀手快步向前,左手一勾,便甩飞何玉手中的匕首,右手向前一探,用手柄击中何玉的太阳穴,何玉两眼一翻,直接晕去,倒在地上

白甘有些刺痛的神经此刻也变得有些许的迟滞,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

白甘此时心里想着,就这,就这,你电话里也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演戏也不能这么演啊,你这是在演我吗

杀手缓缓转过身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白甘,白甘也静静地注视着杀手,空气竟也变得微微凝滞起来

杀手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不似凡间的男人,不知为何,竟有一种想要与他交流一番的冲动

“呵呵,这个男的,不会真的以为只有两个人,我会把他给忘掉吧,他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个傻子吧”

白甘也表现出一脸思索的样子,他并不着急何玉的生死,因为他能感受到对面的那个男人身上并没有杀气,这是他的本能告诉他的,而且,虽然白甘的脑子现在不怎么灵敏,但判断一下何玉是生是死还是极为容易的。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本能,让白甘极为相信他的本能,白甘能明显的感受到,本能之后的,是无数次的穿越死亡,是对生命的歇斯底里的追求,每当迷失掉自我的时候,只有本能告诉他,你还活着

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过匆匆一瞬,转过头认真的思考起来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所以,何玉是怎么得罪你了”

“他到是没得罪我,但是他得罪了我家小姐,老爷吩咐,一定要把何玉这小子抓回去”

“艹,何玉这家伙不会是把你家小姐给弄怀孕了吧”

“嗯?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猜的”

可惜了,杀手那怀疑的眼神隔着墨镜,白甘是看不到的

而白甘眼神中隐含的尴尬意味,杀手也是没有看出来的

“本来是想放你一马的,可惜现在不行了,你只能跟我回去一趟了”

杀手似是微微一叹道,这个人怎么就是不上道呢

“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我也莫得办法啊”

白甘也是微微一叹道,我本以为就我一个人在演,现在才发现,小丑竟是我自己

“那看来咱们俩只能过过手了”

说罢二者同时攻向对方,杀手一招一式攻向要害,但仍留有余力,白甘的招式则是大巧不工,游刃有余,渐渐的,杀手的攻击愈发吃力,已是全力以赴,转看白甘,仍然和原来一样,甚至还有时间看了眼新闻,杀手渐渐体力不支,被白甘抓住破绽,一式背靠,将杀手压倒在地。

杀手已无力起身,气喘吁吁的问道“你如此年轻,怎么可能这么强”

白甘一脸唏嘘:“这你就问到点子上了啊,你知道我这十年来是怎么过得么,每天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公里的跑步,晚上还要练习10把哈撒尅,这些暗无天日的训练才造就了现在的自己”说着,抚摸了自己茂密的头发,感慨了一下曾经奋斗的自己

看着杀手一脸懵逼的样子,白甘一脸感慨:“我就知道你可能不会理解,毕竟,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啊”

说着,白甘手掌拂过后颈,咚的一声,杀手直接晕了过去

“唉,你说你哪来的那么多话呢”说着,将体内的灵力聚集于中指,抵在杀手的太阳穴上,通过灵力的快速震动来屏蔽掉与杀手战斗的这段记忆,动作熟练的让人不禁怀疑是否有什么曾经的故事

起身,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白甘暗道一声遭“好久没打架了,没怎么收住力啊,感觉这次又是要白干了啊,欸,我为什么说又”

甩了甩还有些略微有些发疼的脑壳,发烫的神经逐渐冷却下来

叹息一声,白甘淡定的打了个电话,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被霓虹遮挡住的月光,好像重生之前,最后一眼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月光吧,突然有点想吃柠檬了呢

。。。

火星居住地

“白夜,你说,我这辈子还会有那么多遗憾吗”

内视看到丹田里的那片金色,一口烟气缓缓喷出

金光微微闪烁,带着一股威严的韵律

。。。

“希望,你还在”

叹了口气,白甘默默的拿起扫把,打扫起来

下次,一定要想清楚再打,家政真的是太他喵的贵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