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颠覆大宋

《重生之颠覆大宋》

大人时代没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木兰不信邪:“你唬我?我怎么就成了维度恶魔了?还有,你凭什么指控我挑起大国战争?”

古一给木兰续了茶,解释道:“正如你所想,梦境维度并非以噩梦为本质,噩梦之王也只是掌握的噩梦的全部权柄,勉强做到统领维度,离主宰还有很大的距离。而你偷的,正是梦境维度美梦的一部分权柄。”

木兰:“哪部分?”

古一似笑非笑:“春梦。”

木兰嘀咕:“那道红光突然出现,我就随手那么一捞,你却知晓得这么清楚,还提前出现说什么观摩。”抬起头:“所以是你算计我。”陈述句。

古一坦然地点点头:“对啊。”

木兰疑惑:“为什么?”堂堂古一法师,为何要算计自己这个小人物?

古一理所当然:“在不物理消灭你的前提下,阻止你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是最佳的选择。”

木兰做最后的挣扎:“我什么时候挑起世界大战了?你别污蔑我。”

古一继续似笑非笑地看着木兰。

木兰挠了挠后脑,不解地问:“你不是只管外不管内的嘛?而且按照你的视角,如果你阻止百合子接近我,不也能实现这个目的吗?或者避免百合子之死?”

古一:“事情发展的根本原因,是由你对夏、米两国的好恶感决定的。百合子只是触发你行动的诸多契机之一。有一条时间线上,你纯粹出于好奇做了一个社会实验,就成功挑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木兰神色不服:“怎样的社会实验能挑起世界大战,你说笑的吧,我不信。”

古一根本不搭理木兰,自顾自地拿起一本书来看。

木兰也知道这样的试探太粗糙,古一不可能为了给他解释所谓的实验背景和过程,从而透露未来的讯息。

木兰只能问些实质性的问题:“那和我说说呗,成为维度恶魔之后,我有什么好处?什么限制?难道连在地球唱唱歌跳跳舞都不行了?”

古一这才放下书籍,认真解释道:“好处有很多,比如你直接成为梦境维度的第二大领主,生命的等级上限可提升至天父神系的主神。权柄上,世界里任何生命做相关的梦,你都能感知到并主动收去增强的力量。当然,以你现在的感召力,差不多能覆盖一座小城市吧。”

木兰避重就轻地怪叫:“这叫什么好处?难道鸟兽鱼虫还有那些怪大叔做的春梦,我也能感知到?这是诅咒吧?”

古一平静:“具体要感知谁的梦境,还需要你自己去选择。”

木兰不怀好意:“那你的梦呢?”

古一挑衅:“你可以来试试。”

木兰不甘:“只能感应?不能主动造梦吗?之前靠《梦境编织》都能实现。”

古一:“制造梦境需要付出能量,你原来就可以做到,不算是成为梦境领主的好处。”

木兰:“就没别的好处了?”

古一:“需要你自己去挖掘。”

木兰:“那限制又是什么?”

古一:“限制就是,你不能出任任何一个国家的领袖,也不能直接挑动任何两个国家间的战争。”

木兰不满:“这个限制也太广泛了吧,扶助一个国家发展,这个国家强大后主动对敌国发起战争,算不算是我挑动的?还有,谁来限制我?你吗?”

古一:“任何地球内部的争端都与我无关。就如你所说的,任何大国背后都有各自的神灵庇护。具体谁来限制你,谁来判断你是否属于挑动了战争,就看你的所作所为牵动那些国家了。”

木兰左右看了看,身子向前凑,小声地问:“那我挑动神灵间的战争怎么算?”

古一笑了,似乎在激励木兰赶紧采取行动。

木兰脑袋一缩,不再多谈这事。神灵的水太浑,或许单独针对某个别神灵下手,问题不会太大。但若是想挑起两个神系之间的战争,那大战的余波不是木兰这小胳膊小腿能扛得住的。

但是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某些想法需要适合的土壤才能茁壮生长。

木兰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在学魔法的时候,你说我因为体质的问题,身体已经被某种外维能量所固化,而无法直接使用需要其他能量施展的法术。那现在是什么情况?梦境维度也是外维世界吧?两者不冲突吗?”

古一反问:“你没有看过自己的情况吗?”

自己的情况?木兰调出自己的属性状态看。呵呵,自己的五个杂物栏之一,被一颗绯红色的宝珠锁死了,那原来是魔法书《梦境编织》的位置。

古一:“需要我帮忙吗?”

木兰翻了个白眼,古一这试探也粗糙得很。他如果借助古一的帮忙,势必会暴露自己的秘密。就好像古一不会跟他说那个背景不明的社会实验一样,木兰也不可能跟古一介绍自己的变化。

木兰转而问:“丽美呢?她没事吧?今天几号?”

古一懒得回答,打开一道小圈圈,挥手就把木兰套了进去,另一边正是木兰的出租屋卧室。

木兰一边自个嘀咕:古一居然对自己卧室的位置那么清楚。一边找到丽美,把自己的经历一一告知。

丽美听后,认真分析道:“按照欧尼酱的解释,那位尼姑法师的作用,类似地球的大将军兼外交官的身份,对外不对内。又从尼姑法师针对欧尼酱这点可以推论,欧尼酱将来大概率是做了什么勾连外敌的行为,这才让尼姑法师在选择不杀掉欧尼酱的前提下,改变欧尼酱的身份。欧尼酱现在相当于被强制开除地球籍,无权干涉地球内政。”

木兰:“等等,我怎么就会勾连外敌了?这是什么猜测?还有,我怎么就被强制开除地球籍了?”

丽美眨眨眼:“欧尼酱敢保证,无论面对怎样的问题,都不会借用地球外的势力,来解决地球内的矛盾吗?”

木兰:“我只是个普通的地球人,连外星人都没见过一个,怎么有机会借用什么地球外的势力。”

丽美:“从结果推过程,以尼姑法师对欧尼酱的重视程度,欧尼酱将来肯定不是个小角色吧!接触到地球外的势力也是很有可能的吧!另外,有哪个普通地球人手握三枚大伊万的?”

木兰:“所以你想说,古一把我踢出地球籍,是为了将我置于她的管辖范围?我今后的所有行为,都将被视作境外势力对地球的影响?”

丽美:“确实如此,可见尼姑法师对欧尼酱处心积虑啊。”

木兰轻轻敲了一下丽美的额头,歪着脑袋思考其中的因果关系:

自己在准备高频率使用《梦境编织》前,古一准时出现;

《梦境编织》是自己经由古一允许,在卡玛泰姬抄录的;

卡玛泰姬是古一在凤凰山下,主动要求自己去找的;

古一作为凤凰山幕后大波斯,主动在自己面前出现。

在这条因果线里,看似每次都是木兰主动做出的选择,但也不难看到古一或顺水推舟、或隐晦引导木兰做出了那些选择的痕迹。

也就是说,是古一有意促成能将木兰开除地球籍的条件。

额,好吧,木兰认真想来,自己确实有搞大事的动机与能力,甚至早早就开始做铺垫,为的是能当上一国的至高领袖。

前段时间,一名李姓华人进入木兰的视线,这位东南亚新国的开创者,其理念与事迹给了木兰许多启发,让他升起如果自己来做霓虹首相会怎么样的想法。木兰既然要促使霓虹做成诸夏文明的贤王,那染指霓虹首相是他绕不过去的一步。

木兰:“那我现在去谋夺冬日之神,是算外交还算内务?”

丽美:“谋夺他国神灵,这本来就是外交啊,差别在于是否归尼姑法师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