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三国刘协

《重生三国刘协》

铁骨铮铮史其道求订阅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也就是说你和魁头都是和连的兄长,同父异母的兄长,只是你们身份没有公开,而和连是公认的檀石槐继承人!如果你有兴趣大单于位置,为兄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步度根依然没有说话,这传说对步度根打击太大,人生观都起了变化,一下子很难适应。

“现在明白了吗?我父亲最后将部落交给相对较为软弱的我,而强悍的你们却只带走了三千人,对外称五千,魁头真的以为他很厉害,大手一挥,小部落一一归顺,没有檀石槐的扶持怎么可能你们发展成为中部鲜卑仅次于王庭部落的大部落呢?而且仅仅几年时间!檀石槐怎么会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

步度根仔细想了想,之前没有想过,现在兄长扶罗韩这么一说,回头想想,越想越不对劲,按照草原上的规矩,父亲这个部落应该给英勇的魁头带领,而不是给软弱的扶罗韩,和扶罗韩分家后的魁头和自己真的只是三千人起家,在这雁门和云中这一带发展成为十万人的大部落,用时仅仅几年时间,万人部落的投靠是很正常的,这跟神迹没啥区别,檀石槐也一个劲吹这是昆仑神的保佑,重要的是王庭部落还从来没有限制他们兄弟俩,试想一下如果不是这样,檀石槐会让枕边出现这么大的部落吗?早就该吞并了才是。

步度根脸色阴阳变化着,扶罗韩也没有打扰步度根。

适应了好久之后,步度根深吸一口气,“如果我对那位置有兴趣,兄长当如何帮我?”

“借你三万士兵如何?”

“你自己部落不用守护了?”步度根一直知道扶罗韩部落有三、四万兵力,留一万守部落算是仁至义尽了。

“你我虽然不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但我们还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吧!我弟欲为大单于,作为兄长怎么不尽力?”扶罗韩当然没有说破自己实际兵力,分家后这十数年间,没有人打搅自己发展,自己部落发展速度并不慢,早就超过六万兵马了,只是不是精锐罢了,自己的办法是从汉人学来的,有些兵力在部落中,只是分散训练,但随时可以成为即时战力。

“谢兄长,我若为大单于,兄之部落必为仅次于王庭的部落,许大人称号,许甲士十万!”

鲜卑的大人称号犹如当年匈奴的左右贤王,现在只有东部鲜卑和西部鲜卑才有大人称号,而允许控弦十万,那么就算兄长扶罗韩自己不强,一旦有一个很强的后人就可以称雄草原,控弦十万,草原之上只有王庭部落才能拥有,现在素利和乞伏先邻的部落都不准控弦十万。

“谢大单于!”扶罗韩当然有自己的打算,自己有十万甲士,投降于汉人,那会如何?那岂不是跟当年匈奴左右贤王一个待遇?当年汉人待遇是很好的。

第二天,步度根就从扶罗韩这里带走了三万甲士,在也扬的建议下,没有回龙城,回了自己的部落,第一,自己部落现在缺少士兵,檀石槐死后,有些出走的,大部分因为和连成了大单于还在观望,三万甲士镇守,断了所有人背叛的心思,草原之上实力为尊,这是草原之上恒古不变的道理;第二,扶罗韩的士兵训练太差,至少要再训练一下才行;第三,在扶罗韩的看法下,自己如果带着三万甲士去,反倒是让大单于忌讳。步度根又在部落征调了五千士兵,有了三万五千人,让人带信给摩回,只说士兵超过预期,并没有多说。

摩回,这个牙门将军,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在鲜卑大单于部落,有的时候都不止一个牙门将军,在檀石槐手里,摩回还是很值得信任的,所以当时权利还是很大的,但如今已经很失落了,甚至没有人找他喝酒,如同避开瘟神一样躲着他,他现在就漫无目的的走在集市中,这里的集市十天一次,热闹非凡,以前他要什么,手下人来买就是了,现在连侍卫都跟着轲比能走了。

自己无兵无势,怎么得到大单于的信任呢?这草原上可是讲究实力为尊的,有实力才有话语权。

摩回在集市里转悠着,突然他怔住了,他看到一个鲜卑商队的一个笼子里的一个汉女,这个笼子用布遮住的,但是刚才的那阵风让自己看到那个汉女,他眼睛直掉了,这女人他认识,很熟悉,但怎么会沦为奴隶呢?这个女人他不管如何都是要救的。

摩回打算再看看,再确定一下。

“站住,这里不准偷看!”这个商队的守卫拦住摩回。

摩回问道:“你们领队是谁?能引荐一下吗?做一庄买卖!”

“我们领队叫也先,请跟我来!”

摩回看到也先,一个西部鲜卑人的打扮,一脸的胡子,摩回介绍自己:“也先领队,我是大单于帐下牙门将军摩回!”

也先眼睛一亮,“摩回将军,你有何指教?”

“我刚才路过,看到笼子里的汉人女子!”

“哦!那是我们路上捡来的,都失去记忆了!看其美貌,我打算带回去送给我们部落首领!”

“我能买下她吗?”摩回没有直接说出原因,试探一下。

“不行,我都让人带信给部落首领了,没有这绝色汉人美女带回去无法交差的!”

“这个女人不可以,谁都不能染指!”摩回没办法,自己手下无兵无将,强动手只会自己吃亏,所以只能以势压人。

“摩回将军,不要让我为难!”

“这不是为难不为难的事情!她是檀石槐大单于的阏氏,你觉得可以让人轻易染指么?”

“阏氏?”也先脸色大变,不由得转头看向囚笼之中的那个女孩。

“能让我仔细看看么?”摩回刚才只看了一眼,还是要确认一下的。

“好!”也先也没办法,如果真是阏氏的话,自己部落首领真的不能碰的,而且早就听说过檀石槐最宠幸的阏氏是个汉人绝色,也先带路从另外一侧打开布。

摩回仔细看了看里面衣衫褴褛的汉人女子,比袁米稍微瘦一点,右侧下巴有受伤的痕迹,身材没有袁米丰满,但个子差不多,衣服,衣服居然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袁米所穿的衣服,那件紫色真丝长裙,虽然破烂了,自己依然一眼看的出来,眼神和袁米不一样,袁米是万古不化的冰冷冷的,眼前的女子的眼神只有恐惧。

对于摩回感觉眼前的就是袁米,经历了如此劫难还能不消瘦才怪,或许失忆了受点伤痕很正常,失忆了还能跟之前那样的冷冷的吗?还能跟之前那样,典雅大方么?就算眼前不是真正的袁米,自己也有办法让她成为袁米,别人不知道和连,自己还能不知道么,在大黑山的时候一般是盛夏,那是袁米最漂亮的时候,和连看袁米的眼神,那是痴迷,自己可是多次看到的,将袁米送给和连,不管是真是假,和连会在乎么,不,或许她不是袁米更好!嗯,要不要自己先偷吃一下?那可是阏氏啊,很快摩回熄灭自己的念头,虽然自己也好色,但这事上自己不敢!

“她就是檀石槐大单于的阏氏!”摩回回头跟也先说道,“不过,现在不能公布出去,现在她叫袁雪吧!”

反正失忆了,没有名字,摩回给她安上一个名字。

“这……”也先很为难,这么大美女送出一分不得自己舍不得,但这是阏氏,自己不敢留下,这时候真是左右为难。

“至于钱你不用担心,你先让她去梳洗,然后用马车送到我那,你是要大单于的报酬呢?还是你自己定一个价!”

“我们怎么敢要大单于的报酬呢?这样吧,我只要两匹千里马就可以了!”

摩回一愣,自己只有檀石槐当初赐下的一匹千里马,还有一匹可以负重很多,日行七百里的马,也算是千里挑一的良驹了,于是说道:“你让人拿着我的字条到我那,让他们将马牵来再说!”

“好!”也先很爽快。

不就摩回的一个下人牵来两匹马,摩回指着前面那匹,“这叫飞影,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摩回顿了顿,“这叫伏骥,特能吃,负重七百,日行七百,可以么?”

也先很开心,本来就打算要一匹就够了,没打算真的要两匹千里马,马上说道:“行行行,这样我回去就好交代了!”

袁雪梳洗后上了马车,摩回将马赶走了,也先笑容满面的送走了摩回,进入自己的帐篷之后脸上浮现出冷笑,少主第一次在大帐里看到袁米的时候,回去让所有人搜罗长得相似的,后来找到了到的这个袁雪,袁雪家很穷,张瑞的人用了一百两黄金买下袁雪,并答应袁雪照顾家里人,袁雪心甘情愿的跟着张瑞的人走的,后来武安日接手了草原上的事,跟军师商量后,定下一个计策,今天商队就是将这个笼子让摩回看到袁雪的。军师号称算无遗策,果然名不虚传,这摩回家里的马都打听清楚了。

摩回带回袁雪,将也先给的一个包袱打开,心里越来越确认这就是袁米,因为包袱里都是袁米的衣物,也先告诉他,这就是这个失忆女人身边的包袱。

过了两天,摩回收到步度根的消息,步度根很快带着一万五千精兵回来了!自己的动作也要快点了,步度根还是值得信任的,有这一万五千士兵,加上大单于的两万士兵,也有三万五千士兵了,对上轲比能就算输也不会差很多了。

和连,正半躺着,这段时间心里很不爽,步度根说回部落打理一下,这都快六个月了,唯一能跟轲比能打对垒的摩回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自己只有两万士兵,但轲比能却有三万多精锐,这些都是经历过生死的精锐,轲比能总是阻止这个,那个的,烦透了,他以为他是谁啊!老子才是大单于!老子才是!眼前跳舞的草原女子自己看着都心烦了!还好,前两天,轲比能带着他的三万大军离开了,说去一趟蒙胡部落,才压力顿减。

帘子被掀开,一个女子慢慢的轻盈的走进来,走进来的时候整个帐篷都闪亮了起来,帐篷里所有的女人、灯光、珠宝都黯淡无光,和连坐直了,他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她,那是他梦中的女神,梦中无数次把她强奸了,和连挥了挥手让帐篷里其他人都下去,然后站了起来,试问了一下:“袁米?”

“不,大单于,她是袁雪!”摩回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摩回?这,她……”和连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摩回快走几步走到和连身边轻声说道:“不知道受伤还是受到太大的刺激失忆了,现在她不是阏氏袁米,而是大单于的袁雪啊!”

和连很感激的看了看摩回一眼,这算是自己继位以来最好的礼物了,“对,对,对,她就是袁雪,袁雪好!”

“那么属下不打搅大单于了,晚点属下过来陪大单于说说话!”

“摩回,这是大大的功劳!”

“谢,大单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