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穿梭

《地狱穿梭》

来自画渣-伦也桑ovo的图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王大厨也做好了两道菜,都已经装好盘。王大厨刚要开始做第三道菜,就听到江云凡说做完了,弄得他倒是一愣,不过也没想太多,只当是江云凡放弃了。

又过了一刻钟,王大厨终于做好第三道菜。

江云凡和王大厨都来到了台前。

王大厨身前有三个盘子,分别是一道清蒸草鱼,一道白菜丸子,还有一盘看卖相应该是螺蛳。

江云凡身前只有两个盘子,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麻婆豆腐。

“江公子为何只做了两道?难道是瞧不起在下?”王大厨冷哼道。

“并非如此,是我就会做两道。”江云凡笑呵呵的道。

其实是江云凡太自信了!反正三局两胜,江云凡在赌王大厨进不了决赛圈!这样赢了,那不是脸上更有光么?

“王大厨这边做了三道菜,分别是清蒸草鱼,白菜丸子,还有王大厨最拿手的麻辣螺蛳!”云中楼老板热情的介绍,又看向江云凡的盘子,面露难色问道:“江公子,恕在下眼拙,不知这两道菜是?”

“小葱拌豆腐,麻婆豆腐。”

“好,那现在请30位乡亲开始品尝吧。不知道两位都要先拿出什么菜比试?”云中楼老板道。

“麻辣螺蛳。”

“麻婆豆腐。”

“看样子两道菜都很辣,小二去拿清水,给各位乡亲漱口。”云中楼老板安排的很妥当。

最先上来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他先到了王大厨前面,拿起了一个螺蛳嘬进口中。只见这男子一脸享受之色,好像回味无穷一般。

男子漱了口,又来到江云凡面前。看着红艳艳的麻婆豆腐,表情变得很丰富。轻声问道:“江公子,这也是菜?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江云凡微笑道:“没事,别怕,很好吃的。”

男子犹豫了好一会,哆哆嗦嗦的拿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颇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一闭眼睛,将豆腐扔进了嘴里。

男子刚吃进去豆腐,额头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云中楼老板还以为这是中毒了呢,连忙叫到:“快去请郎中!”

“不用!”那男子开口了,擦了擦汗,连着喝了整整一大壶清水。咂咂嘴道:“王大厨9分,江公子10分。”

“香!够辣!爽!”那男子大呼。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乡亲也开始打分了。

“王大厨9分,江公子9分。”

“王大厨8分,江公子10分。”

很快30个乡亲就打完了分,云中楼老板统计好,大声道:“江公子289分,王大厨270分。第一局江公子胜!”

“什么?”王大厨有点傻眼,麻辣螺蛳可是他最拿手的菜了,怎么可能会输?

王大厨状态很不好,走到了江云凡面前夹起了一块麻婆豆腐,轻轻咀嚼。

刹那间王大厨仿佛置身于沙漠之中。只觉得够辣!一股火苗从嘴里一直烧到了胃!

王大厨不可思议的看着麻婆豆腐,只觉得就算后两道菜即使赢了,那也是输了。他最拿手的好菜麻辣螺蛳输了,这是在他最强的地方击败了他!

王大厨漱了漱口,又夹起了一块小葱拌豆腐,只觉得清香满口,像是夏日里的一道清风,吹的人放松惬意。

“好,那么现在开始第二轮比试!”云中楼老板喊道。

“不用比了,我输了!”王大厨呆呆的说道。

王大厨认输了,下面的乡亲已经炸了锅了。

“什么?王大厨认输了?”

“他可是从京城学的厨艺啊?不可能吧!”

“王大厨还有机会啊,还有两道菜没比呢。”

一个吃过麻婆豆腐的人说道:“王大厨连最拿手的麻辣螺蛳都输了,已经没有比下去的必要了。”

王大厨有些羞愧的问道:“江公子,这到底是何物?”

江云凡答道:“豆腐。”

“豆腐?倒是闻所未闻。不置可否告知在下,到底是怎么做的?”

江云凡道:“这豆腐便是用黄豆做出来的,至于做法,非是我藏私,而是需要一些稀有的物品来辅佐才能做出豆腐。”

江云凡抓起一个螺蛳吃了进去,品了品道:“而且,你这螺蛳虽然酱料和火候不错,但你下次做之前先用盐水泡一下,这样就没有土腥味了。”

“受教了。”王大厨躬身行礼。

江云凡大声道:“今天我带了很多豆腐,足足500多斤,可以请云中楼的师傅们做了,让乡亲们吃个够!”

王大厨也走上前道:“好!我亲自掌勺!”

这王大厨倒也算得上是拿得起,放得下。

云中楼老板朗声大笑:“大善!江公子如此慷慨,我云中楼也不能小气!今日所有费用全免!小二告诉后厨,起灶做饭,让乡亲们吃个饱!再每桌上壶好酒!”

“江公子真大方!”

“江公子真好!老板也好!”

不得不说这云中楼老板很会做事,别看今天请了几百人吃饭,但吃饭能吃多少?开酒楼的,用不了几天就能赚回来,而且还得到了个好名声!

江云凡道:“此物名为豆腐,它的晶莹犹如白玉一般细腻温柔,凝脂一般的肌肤,弹指可破,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它微微颤抖,犹如受惊的玉兔,让人怜惜,忍不住将它捧在手心,细心呵护。”

男人们……

一个男人起身弱弱的问道:“江公子,你确定你说的是豆腐?而不是胸?”

江云凡微微一愣,脸有点黑。无语道:“你想多了。”

不少女人都羞红了脸,只觉得这帮男人真是太不嫌害臊了,还是江公子好,多么清纯的美男子啊!

江云凡对着酒楼老板说:“我欲每日出售豆腐,不知可否借云中楼一块宝地?”

“当然可以,我这平时宽敞得很,就在大厅卖。江公子若是信得过,便交给在下来办,我保证分文不取。”云中楼老板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此便先谢过老板了,老板大方,以后贵酒楼所需豆腐一律七折。”江云凡微笑。

江云凡看着吃得热火朝天的乡亲们,豪情顿生,要来了笔墨纸砚,奋笔疾书,只见一首诗跃然纸上。

云中楼老板上前看到,不禁读出了声:“

漉珠磨雪湿霏霏,炼作琼浆起素衣。

出匣宁愁方璧碎,忧羹常见白云飞。

蔬盘惯杂同羊酪,象箸难挑比髓肥。

却笑北平思食乳,霜刀不切粉酥归。”

“好诗!江公子好才情!”云中楼老板抚掌大赞,笑道:“小二快拿去裱起来,就挂在大厅正中央!”

“江公子好才华!”

“江公子真是诗情并茂。”

“我越来越喜欢江公子了!”

【叮!限时任务完成,奖励5点经验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