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遁

《黄金遁》

都习惯了【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不知追到了谁家屋脊,秦北晚只见眼前的人倚坐在宝顶上,衣裙随着夜风而浮动。

那人抬起双臂,微微伸了懒腰,若不知其容颜,真真觉着定是个绝色女子。

“我累了,追这么久我想你应该更累。”

澋泠说是这么说,实则半点累意都没,秦北晚却满头大汗,喘着一口粗气。

不难明白,澋泠是故意的,她早就知道有人跟着,一直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

“你当真是那无名氏?”

“你觉得呢?”

“你早知我跟着了?”

“早知这词多戳心窝子啊~”

“你……”

秦北晚后知后觉她被耍了,当即气愤的拿出软鞭甩向她。

偏生澋泠轻飘飘的躲过了,明明每一鞭都蕴含着灵力,每一下都暗藏着杀机。

澋泠在空中平旋着身体,广袖随身而动,姿态轻盈,翩翩起舞,在这圆玉盘下的影子美妙动人。

不多时,屋脊上的瓦片被打下了好多,出现一个又一个带着烧焦气味的窟窿。

二人的斜后方恰有一阁楼与她们所在的屋脊平行,里面的人望向木窗外,细看恰好就是坐在轮椅上的玖王。

他眼瞳映着白衣女子轻盈的身姿,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微勾,他的相貌虽平凡,却也因这笑容称得上是温润如玉了。

澋泠看着对方甩来甩去都是一样的招式,起初的兴趣便也没了,轻声吐气:“无趣。”

隔着空气轻轻一拂袖便把秦北晚拂到地上了,秦北晚摔下去的时候才感受到对方的一丝灵气,也仅仅只是一丝,极其微弱。

此人给予她的危机感扑面而来,这无名氏恐怕在这四年里得了什么机遇,竟然轻而易举的将她打下了屋脊。

她的手肘有几处伤口磕到了,明明是这么轻飘飘的动作,却让她受了伤。

她用另一只胳膊撑起了身体,好像摸到了什么似的,立即拿了起来,竟是一片黄色的扇形叶。

正准备思考,却因为伤口的疼痛,先回了家。

秦府。

丫鬟在一旁处理秦北晚的伤口。

秦北晚一直盯着带回来的叶子,想起她摔伤的地方并没有任何与之相似的草木,为此对这片叶子感到疑惑。

突然她脑海中什么一闪而过,即将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被手肘的疼痛打断,当即呵斥丫鬟,待处理好伤口后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素杺居。

繁儿怀抱小狐狸,身侧跟随着一名黑衣女子。

她的五官秀丽绝俗,皮肤如瓷器一般光滑白皙,眼眸略有妖意,未见媚态。

这女子正是三年前清霜绫出世地遇见的女子。

澋泠懒洋洋的躺在贵妃椅上,见二人进来也没什么表示。

“泠!茗萦姐来了,你快点打个招呼啊!”

“又不是没见过。”澋泠打了个哈欠,随后闭上了眼睛。

繁儿怀里的小狐狸看到澋泠眼睛一亮,从她怀中挣扎而出便跳到了澋泠旁边多余的位地方,头亲昵的蹭着。

三人好似都已习惯,茗萦也不拘束的到处逛。

啧啧连叹澋泠这府邸景物绝了,仙气飘飘的感觉,清雅闲逸形容的再合适不过了。

走入后院,赫然一大大的温泉,雾气腾腾的,跟仙境没什么两样。

周边花草树木种的错落有致,不属于这个季节该有的都有,还长得好。

心底感慨有实力,任性!

要知道温养这么多的小生命可是一个不小的费用,而这费用还是有限的灵力。

代价真的太大了,也就澋泠这种无聊的人干得出来。

还别说,这边与她们的老窝相差太大,老窝就一棵万年古树有看头。

这府邸里却到处都是看头啊,还有许多她从未见过的装横,哪哪都新鲜。

她这几年来走遍天下,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惊艳的府邸,传言中的皇宫恐怕都抵不过这边的任何物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