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当婚

《女大当婚》

逍遥刀仙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经历过我们的痛苦,你才有聆听的资格……”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要引火烧身吗?”听到往日幻象的要求,肖恩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本来还打算再思考一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取信于对方。

不过,他眼前忽然闪过昨晚梦中,沾染着殷红血点,越来越苍白的艾莉雅的脸。

“他妈的……”

在一边戒备的月光,看见闭着眼睛的肖恩,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

他飞快地拆开打火机的外壳,似乎生怕自己会反悔似的。

一股刺鼻的煤油味传来,月光刚准备有所动作,肖恩闭着眼喊道:“我在想办法达到她们的要求,不要阻止我!”

肖恩将火机内特殊的煤油倒在了手背上,在月光惊讶的眼神当中,肖恩点燃了火机,然后用火机点燃了自己的左手……

“我草,肖恩你疯了吗?!”火光中月光大惊。

肖恩咬着牙:“比疯了还糟——这是我理智的决定!”

火焰迅速将肖恩手上的汗毛化作气体,眨眼间皮肤焦化,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肉香弥漫……

“我草我草我草我草……”肖恩用右手掌控住自己的左手,脖子上青筋毕露,面色血红,用大骂减轻着已经到极致的痛觉。

有一瞬间,他想用恶毒刀刃砍断自己的左手,一了百了。

月光咬着自己的拳头,发白的脸被火光照亮——看着肖恩的痛苦表现,他仿佛也感觉到被烧灼的痛楚

正当肖恩已经无法忍受,想要扑灭手上的火焰时,女工走到了肖恩面前,体无完肤的双手握住了肖恩燃烧的左手。

肖恩手上的火焰熄灭了。女工的手皮开肉绽,还有残火在燃烧,但肖恩并不能感觉到她的触碰。

她脸上有泪划下,凝视着肖恩的脸。肖恩发现那其实是一双充满着感情的、普通人的眼睛。

月光发现肖恩的脸上变得肃穆,他正无意识地使用灵药之雾治疗着被烧伤的左手,一边说道:“她要带我们看看曾经发生的事。”

月光将灵质延伸,融入到肖恩的灵质之中,闭上了眼睛……

光线将眼皮的黑暗照亮了,肖恩和月光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站在一处白雪堆积的街头。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红发女人正在跟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打雪仗。

肖恩指了指那个红发女人:“她叫凯特·布兰特。就是跟我沟通的、这处灵间的主要意志。”

月光踩在雪地里,靴子底发出吱吱的脆响,下巴指了指那小女孩——她有着一头长长的头发:“那是……”

肖恩叹了口气:“应该是那个袭击了我的女巫亡骸,生前。”

由于体型娇弱,小女孩被凯特的雪球攻击得直不起身子。

她背对着凯特,双手放在地上,冻得红扑扑的小脸露出一抹坏笑,手掌周围的雪像是活物一般涌到了她双手掌心,很快就形成了一个足球大的雪球。

她将雪球往空中一抛,嘴里念叨着什么,眼看着要坠落的雪球直直飞向凯特,将她撞翻在雪地里。

小女孩哈哈大笑,沾在头发上的雪已经融化了,让她头发湿漉漉的。

凯特气极,一边起身一边大喊:“安妮!你又在外面用你的……”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凯特声音小了下去,气鼓鼓地走到了安妮身边,揪着她的耳朵,小声骂道:“你又在外面用你的巫术!妈妈怎么跟你说的!要你不要在外面乱来!”

安妮的耳朵本来就有冻疮,被揪得龇牙咧嘴的疼,连连求饶:“姐,别,别!”

站在一边,仿佛是幽灵般的肖恩和月光看着姐妹两人打闹的场景,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笑意。

安妮告饶道:“我知道了,不用了不用了!”

凯特这才松开了手,有些恼怒地看着安妮。安妮也斜睨着姐姐。

看着姐姐冻得红扑扑的脸,有补丁的衣服上沾满了雪,安妮噗嗤笑了。她一笑,让凯特也笑了起来。

远处,有个女人喊道:“凯蒂、安妮!你们想得感冒吗?快回屋!”

“是的,妈妈!”

肖恩和月光交流了一下眼神,跟着两个小姑娘往室内走去。

这里有一片空地,不远处还有一条河,很明显是海利伍德纺织厂的后面。不过这时的纺织厂还充满着生活气息。

跟着妈妈一起走进了厂内,上到三楼,那被烧得漆黑的楼层,此时摆了很多床,女工之间的生活空间用白布隔开。

拥挤的空间,暖黄色的灯光。有一股煤炭燃烧、水壶被烤烫的味道,以及一股酸味。

凯特和安妮的妈妈有着漂亮的脸庞和匀称的身材,不过眼袋和黑眼圈很深,看上去十分疲劳。

她坐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药膏,用手指挑出一块,在放在煤炉旁边烤着火的膝盖上抹匀。

膝盖微微肿胀,似乎是季节性关节炎。

“我来吧,妈妈。”安妮眼睛闪亮,把手凑近煤炉烤热之后,帮妈妈慢慢地揉着膝盖。

肖恩看见,安妮的手下有黄色的微光。

月光说道:“她有着天赋异禀,但还没学会怎么使用自己的天赋。”

肖恩点点头:“只能凭着感觉来。”

妈妈的脸上松弛了一些——她微笑着摸了摸安妮的头,看上去很幸福。

凯特躺在床上,将几乎已经翻烂了的《论资本》打开,忽然听到了旁边不远处一个老女工的呻吟。

她转头去看,因为加班,老女工的脚指头被冻坏了,那几根乌黑的脚趾已经开始溃烂,痛得她走不了路。

凯特看到几只硕大的老鼠在老女工的床下耸着鼻子闻着什么。

姐姐放下了书,拍了拍安妮,然后指向了那老女工的方向,手上不停的安妮往姐姐指的方向看了看,便心知肚明地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之后,安妮带着特意剩下的半块面包到了盥洗室里,趁着没人她念叨了几句。

肖恩和月光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几分钟后,他们都听到隐约的老鼠叫声和窸窸窣窣的声音。

很快,几十只老鼠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聚集在安妮周围,绿豆似的眼睛认真望着她。

看着那些黑色皮毛的大老鼠,肖恩忍不住有些恶心的感觉,浑身不自觉地起了鸡皮疙瘩。

在“黄金时代号”上就跟老鼠有交情的月光倒没什么,口袋里的怀特小姐探出头来,仿佛看到了一群同类的乞丐,羞与为伍,重新躲进了口袋中。

安妮将面包掰碎,轮流喂着老鼠们:“住在洞里的女士们先生们,谢谢你们一直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没有偷女工的食物。

“不过,我现在还有个请求——安东尼太太很可怜的,她儿子因为肺炎死了,你们就不要去啃她的脚指头了……”

老鼠们默默地吃着面包,等到安妮手中的面包被分完之后,它们又默默地散去了。

“能跟动物沟通……”肖恩望了望月光,“她是一名天生的女巫。”

入夜,姐妹俩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凯特将安妮的被窝各处都掖好之后,在朦胧的煤油灯光中看着自己的妹妹,安妮也静静地看着她。

“圣父在天上看着祂的孩子们。

祂会知道你受过的所有苦,

并将面包、牛奶、健康和温暖永远赐给,

赐给善良而虔诚的孩子们。阿门。”

“阿门。”

念完教堂教给小孩的祈祷句,凯特将额头放在了安妮的额头上,两姐妹闭着眼睛:“明天是新的一天。”

“明天是新的一天……晚安,姐。”

钻进另一头的被窝里,凯特侧头望了望旁边床上鼾声匀净的妈妈,然后从床垫下抽出了信纸,借着煤油灯的微光,用一支没了笔帽的破旧钢笔,开始写起信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