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仓库去重生

《带着仓库去重生》

皓天帝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生活有时很美好,有时又很操蛋。

立志年少有为的好少年辛安万万没想到,正是他这拼命工作的冲劲,让自己陷入了职场中的第一个漩涡。

证券公司的新员工训练营里,辛安结识了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小流氓赵杰,一个是小美女莫言蹊。

毕竟是玩金融的,讲究个牌面,这批新招进来的年轻人不管人品如何,但必须都够得上是俊男美女。

私下里聊天的时候,赵杰满口的污言秽语,常常把柳眉杏眼的莫言蹊说的面红耳赤。

大概是看别人也好不到哪去,莫言蹊硬着头皮还是加入了辛安和赵杰这个学习小组。

有时辛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替莫言蹊解围,

“赵总,你能不能管管你那个烂舌头,照顾一下咱们组里的女同志。”

油头粉面的赵杰从怀里掏出一把梳子,把锃亮的大背头朝脑后梳上几下,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莫言蹊几下,

“我这舌头要好使,还用来这里忽悠客户?我的志向本来是做金城最红的鸭王。趁着年轻,奋斗个两三年,就可以提前退休了。要是运气再好点,被哪个王姨,李姨看上,就把自己嫁给她们,好好的和她们过日子去。唉,辛安,你的条件也不错,不如和我一起出道去。”

“呸!”莫言蹊憋红了脸,可是又说不出什么骂人的话,只能啐上一口,然后用双手捂上耳朵。

赵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的甩了甩自己的那条三寸不烂大舌头,

“妹砸,等你有了男朋友,就知道男人的舌头该有多重要了。”

咚~辛安给他的屁股上印了个鞋印,“没完了你!”

赵杰马上调转枪口,

“你小子少给我装。说吧,上次送你过来的那个美女叫啥。龟龟个隆滴洞,那胸,那臀,再配上那辆野马,真是让你捡着宝了。”

杨思卿开的就是那辆野味儿十足的原装野马,辛安没想到竟然会被赵杰这个色狼给盯上,看他流口水的样子,辛安心里又得意又恼火,

“那是我杨姨,你再敢乱说,我阉了你个狗日的。”

没想到赵杰听了,更是两眼放光,

“啊?真的?那岂不是说,你没机会了?快快,把咱姨的微信给我,我要好好保护她。”

嘭,新皮鞋的边儿很硬,辛安这一脚,踢得赵杰“嗷”的叫了一嗓子,直接跪倒在地上。旁边的莫言蹊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赵杰瞪了幸灾乐祸的莫言蹊一眼,这小丫头眉眼精致,身材高挑,甚至有几分像热巴。可惜身子似乎还没有发育开,显得有些“单薄”。

赵杰不敢反抗人高马大的辛安,但嘴贱的毛病改不掉,掬揶小姑娘莫言蹊一句,

“年少不知少妇好,错把少女当个宝,自带一座飞机场,肋条胜过搓衣板……”

“你!”小姑娘气的直跺脚,辛安又准备抬脚。

赵杰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唠叨一句,

“唉,不说笑了,新员工培训结课了,你们的总结写好了没有。还是工作要紧啊。”

这个理由倒是让三人重归正题,新员工培训的几个考核指标里,培训总结和考试占的比重可不低。

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考核指标,就是部门领导给打的评分。

所以辛安想要在试用期里好好表现一下,每天第一个到办公室里打扫卫生,启动饮水机,为领导整理好文件资料。

周末的大部分时间,好青年也会在办公室里仔细学习业务。

没想到周末冷清的餐厅里,会再次碰到少女莫言蹊。

“你们那边也这么忙啊?”

莫言蹊被分配的部门是总部办公室,按理说这个上传下达,收发文件为主的部门不至于也和业务部门一样忙的。

莫言蹊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很文静,话不多。被辛安这么一问,脸上瞬间又变得通红,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们刘主任安排下来的活儿,肯定要好好干的。”

安静的吃了两口,她把自己餐盘上的鸡腿夹到辛安的餐盘上,

“这个,太油了,我吃不下,你帮我吃了吧。”

辛安也没多想,肥美的鸡腿塞入口中,一根精细的腿骨从嘴里退了出来,

“有啥需要帮忙的,说吧!”

上大学的时候,也有姑娘给辛安塞过一个鸡腿,因为那时辛安负责监督同学们的晨跑课,鸡腿刚啃一半,送鸡腿的女同学就开口求情,

“大哥,高抬贵手,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你懂的,帮我打个卡……”

所以辛安看到莫言蹊的鸡腿,吃的心满意足,承诺的也格外痛快。

原本莫言蹊没有别的想法,听辛安这么一说,惊讶了一下,

“我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啊?”

又扒了几口饭,小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头低下去,

“那个,我晚上可能下班有点晚,怕一个人走夜路,你能陪我回宿舍么?”

单位安排的宿舍离公司隔了几条街,莫言蹊的请求看起来十分合理。辛安也没多想,唏哩呼噜的把餐盘里的饭菜打扫干净,然后一抹嘴,

“就这点事啊,包在我身上。”

毛头小子辛安,根本不会料到,就是这点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直到晚上九点多了,辛安把手上的文件资料码放好。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言蹊的消息。

他所在的自营部在十四楼,办公室在十五楼,他索性关了电脑,爬上一层,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外。

办公室的灯亮着,辛安推了推门,竟然上锁了。

“咦?这丫头走了?也不和自己打声招呼,还忘了关灯?”

辛安挠了挠头,刚想转身,又有点不甘心,向上一纵,用手扒住了门上面的铁框,门框上面有一块透明的玻璃。

里面的画面让辛安脑袋“嗡”的一声,那个半秃的刘主任刘建宇,顶着一个发光的“地中海”发型,正把莫言蹊逼在她的隔断里。

无处可逃的小姑娘胳膊背在身后,撑住桌沿儿,闭着眼睛躲闪,身体几乎弯成一张弓。

这姿势正中刘建宇的下怀,他臃肿的肥油肚子抵住丫头的小腹,一条狗腿顺势卡在小姑娘的两腿之间。

丫头越往后躲,刘主任就蹭的却开心。

“我艹!”辛安心中一声怒骂,抬脚就想去踹办公室的大门。

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掌,乓乓的砸起门来。

“言蹊,言蹊,你还在不在啊,我要回去了!”

辛安的一阵吆喝,那扇门板似乎摇摇欲坠。

房间里顿时想起桌椅碰撞的声音,莫言蹊略带哭腔的回应,

“哦?我正在收拾东西呢,你稍等一下。”

“干什么呢?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看着莫言蹊红着眼圈来开门,辛安尽量掩盖心中的怒火,眼神向办公室里瞟去。

莫言蹊用身体把辛安挡在外面,反手把门带上,

“我刚收拾好东西,咱们走吧。”

杨思卿反复交代辛安,混社会绝不能鲁莽,他朝着莫言蹊的身后扫了几眼,终于忍住没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