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娘 我真是正人君子

《师娘 我真是正人君子》

91请看着吧我的变身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久而久之,冯去疾不由得感慨出声:“唉~~如此看来,这魏楚燕赵诸国混战,就是一个棘手的事端啊!我秦国不管如何出征,都将会被赵国拉去吸引诸国之戒备,根本难以取得实质性的战果啊!!”

对此,吕不韦等人也是很无奈地摇头,根本无法有两全其美之策。

这时,吕不韦在感叹的时候,突然间看到子楚脸上带着莫名的笑,顿时心头一震,有些惊异地问道:“王上,莫不是对此有良策应对??”

这句话提醒了旁边正苦思的其他几人,众人一下子想到了这一点,王上既然对赵国是明笑暗防,那么背地里一定有其他思量!

当即都眼巴巴地看着子楚,等候解答。

见到众人问起,子楚欣然一笑,模仿当日嬴政的说法,点明了一句:“这天下,可不止目下这几国!”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唰地扭头,齐齐看向舆图之上,立刻就有了新的发现。

“王上指的是韩国??”冯去疾满脸诧异,这答案完全出乎了众人意料。

如今这天下,赵齐纠缠不清,魏楚燕眉来眼去,剩下暂时没有动静的也就只有秦韩两国了。

不过,众人方才的目光都被魏楚燕赵四国所吸引,根本没来得及发现这个夹在秦赵魏楚之间的小小韩国,是以都没有反应过来。

如今被子楚提醒,嬴摎在看了看舆图之后,立马反应了过来,不禁赞叹道:“王上所思果真缜密!韩国之成皋刚好卡在崤山的出山口,周围地势险要,出去则一马平川。我秦军若是夺之,日后大军东出,便可直指三晋腹地,真乃绝佳的位置啊!”

吕不韦也连连点头:“最主要的,是韩国未曾参与到各国合纵伐交,且自身羸弱,不堪一击,我秦军对之,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不错!”子楚傲然一笑,说道:“相较于魏楚之争,我秦国身陷战争泥潭不说,费尽周章却徒劳无益。而若是势单力微的韩国,那简直是张嘴就能吃到的肥肉!两两相较,不难取舍!”

众人对此也是连连应是,这种随随便便就能有大收获的举措,没人会不喜欢。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对手太弱,军队施展不开……

“只是王上,若是欲对韩国下手,何不直截了当出手,为何还要与赵国假借盟约呢?”冯去疾此时则有些发愣,没有想通这一关点,作出询问。

倒是一旁的吕不韦,听到后若有所思,有些不确定地说了句:“莫非是,怕打草惊蛇??”

“不韦先生,思绪真是通透啊!”子楚闻之大赞,对吕不韦的感触异常满意。

“韩国弱小,惧怕列国之争,所以不敢参与其中。可若是我秦国要对韩国出兵,那可能会倒逼韩国与他国结盟,以求对抗我秦国!”

“所以,为了以最小的代价拿下韩国之地,我秦国只需假意与赵合盟,再摆出欲攻伐魏楚的姿态,那韩国必定放松警惕,安心坐看风云。”

“等到四国混战开始,列国无暇顾及其他,我秦国再闪电般出击,直取韩土易如反掌!!”

子楚指着舆图,将嬴政的想法一一说明了出来,听得众人眼睛发亮,心中不免激动。

“王上,此举真是神了!!盟赵窥楚,暗中窃韩,列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秦国的目标竟是韩国!此战一旦功成,不论四国混战之结果如何,我秦国都将稳坐钓鱼台,得了东出之门户,日后举兵大为便利啊!”蒙骜听得心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领兵出征,攻占韩国。

另一边,吕不韦则提出了疑问:“王上,今日在朝堂之上,王上答应了秦赵互盟一事,这事要是传出去,四国忌惮我秦国兵势,必定不敢随意开战。四国不开战,我秦国又是如何在这浑水当中,摸到韩国这条鱼呢??”

听到吕不韦的话,众人的高涨热情一时也有些退却,俱都想起了今日朝堂之上,子楚那大方应允的身影。

“此事无妨!邦交之事还需得签订文书之后方才算数,只要到时候我秦国寻个机会,推了赵国的互盟之请,并坦言不参与列国之争。到那个时候,他们会打起来的!”子楚满脸的无所谓,很直白地回道。

“……”对此,四位臣子皆无言以对,心中对自家王上佩服之至!

虽然这手段损了些,但是大国之争利益当先,若是不懂这个道理,那这臣子也就白做了!

“诸位觉得,此议如何?”子楚一脸微笑,询问几人的意见。

“完美!!”四人不约而同,高声喝彩!

“哈哈~~”对此,子楚笑着点头,随即话音一转,又补充了句:“此战除了韩国,本王还想将一方列为此战之目标!”

说着,在几人的目光注视之下,子楚食指并拢,信手一指指在了地图上一块枣核大小的区域。

“这……东周?!”众人顿时一惊。

“不错!就是东周!”子楚郑重其声,冷哼道:“先祖昭襄王平灭西周,念在东周君称臣的份上,方才饶其不死。如今西周已被我秦国所灭,可这东周君,竟敢趁先祖逝世,捋我秦国虎须,公然自称周室天子,与我秦国作对!真是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此战,除了吞并韩国成皋,还要顺路夷平巩附,彻底覆灭周朝!”

覆灭周朝,这可是天大的震荡。尽管西周已亡,可是东周君也算是周王朝余脉,依旧算是各国的主子,虽然没有一人将这周朝天子当回事儿,但是若要说灭周,还真就只有秦国敢讲,其他各国顶多欺负欺负,就是怕引得各方势力围攻。

对此,秦国表示自己有一定经验,也不惧怕被人报复。

是以,在子楚话音刚落,蒙骜就一展铁血风范,掷地有声:“王上,老臣愿统兵夷灭东周!!”

蒙骜血性发声,眼里都是火光,但却被旁边的嬴摎抢过话头,说道:“老将军,这灭周一事,还是交给我吧!毕竟,嬴摎对此也有几分熟络了!”

昭襄王时期,秦军灭西周,迁九鼎,而当时的灭周统帅,就是嬴摎。

所以,嬴摎随便张口一说,那就是“经验之谈”。

蒙骜还未来得及反驳,就被上面的子楚出声打断:“这一次灭东周,我不打算派军中将领前去!”

“王上,这是为何??”蒙骜与嬴摎正对眼相望呢,突然听到子楚的话,当即就有些懵,连忙询问。

对此,子楚给出了答复:“韩国积弱,东周更是软弱不堪,这样的对手,一来不值得我秦军大将出马,二来……”

说着,子楚看了眼吕不韦,目中神采奕奕,看得吕不韦心神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光芒一转,忙凝神瞩目。

“二来,本王欲借此灭周功劳,在朝堂之上扶立相邦,制衡芈系!”

吕不韦听闻此言,瞳孔顿时收缩,强作镇定,没有显露出破绽。

不过在听了子楚的筹算之后,不论是蒙骜还是冯去疾,都持赞同态度。

“王上,此法可行!周韩之战的结果几乎板上钉钉,利用此功提拔相邦,朝堂之上无人不服!有了相邦辅佐,芈系绝不能再像以往一样横加阻挠,我等行事定能更加通畅!”冯去疾当场极力赞同此法。

“上大夫也觉得妥当,那你们呢?”子楚笑着问道。

“我等谨遵王上之意!”几人齐声回应。

“好!”见状,子楚高声叫好,随即面向吕不韦,问道:“不韦先生,本王欲拜先生为相邦,不知先生之意?”

“王……王上?”眼见子楚望来,吕不韦显得手足无措,被子楚这话彻底整得“破防”,一点儿也“没有准备”,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这……这……”

“上卿大人,快谢过王上啊!”旁边儿,冯去疾善意提示,蒙骜嬴摎则笑呵呵地看着。

“王上不可!!”许是冯去疾的话提醒了吕不韦,吕不韦立马沉着冷静,郑重相拒。

“嗯?先生不愿?”子楚则有些惊异,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对此,吕不韦连忙回复道:“不韦先谢过王上厚爱!只是此事干系重大,不韦不过是一介商人,怎能被立为相邦?芈系若知,定会竭力批判王上此举,这让不韦心何安??”

“呵呵~~!”子楚听闻后微微一笑,安慰道:“先生不必多想,先生只需在秦赵之盟瓦解之后去,当庭提出吞韩灭周之策,本王会委任先生负责整兵出征!届时功成归来,先生身据灭周大功,芈系何敢批判?”

“可……可不韦未曾有显赫功绩,实在……实在难当王上之重视啊!”吕不韦感动得跪下来,伏地向子楚拜谒。

见状,子楚笑着将吕不韦扶起,君臣互执手掌,子楚认真说道:“先生既然感念,那就还请接下这相邦之位,相助本王辅理国政!”

“王上……”吕不韦激动得热泪盈眶,久久难以平复心情:“不韦出身卑贱,王上对此不弃,已是不韦之恩赏。这相邦之位,臣……臣如何才能不负王上之托啊!不韦惶恐啊~~”

“哈哈哈~~本王的上卿啊~~”见到吕不韦这般惶恐,子楚笑得前俯后仰,笑着打趣道:“先生以前在邯郸之时,可是风采昂扬,心气倨傲啊!怎么到了现在,一展才华之时,反倒推推委委,不敢一试呢?”

“王上啊!相邦乃国之重辅,臣身份卑微,才疏学浅,实在是不敢辜负王上之信任!这相邦重任,还请王上另寻他人!”吕不韦连连推却,摇头不止,只言说自己德才不够,说什么也不愿意接任此职位。

只是这样一来,吕不韦表现出的为君所虑、不贪权柄的品性,却让子楚更加坚定了心之所想。

“先生!”说着,子楚脸上嬉笑之相退去,庄重其声,重重握着吕不韦的胳膊,认真道:“先生跟随本王多年,这多年来本王遇到何等困顿,都依仗先生筹谋,这才能渡过重重险峻。于本王,先生有大功!更何况,先生之才放在朝堂之上,也是顶尖之列,如何不能当得相邦??”

说完,见吕不韦还要说什么,子楚挥手叫停,再次言说道:“先生,有本王为你撑腰,还担心芈系那些流言蜚语吗?”

坚定的话语,给予人坚实的底气,令吕不韦感动得热泪盈眶:“王上……王上之重视,不韦感慨于心,绝不敢辜负!只是……只是王上,芈系届时定会以不韦之出身来顶撞、诋毁王上,不韦实在不忍心看到……看到王上因为此事而受芈系之气……”

闻言,子楚温声说道:“既然如此,先生就更要做这相邦,辅佐本王震下芈系的威风!”

“王上……”吕不韦眼中泪花汪汪,这一幕放在外面恐怕会惹人笑话。

“哎呀上卿大人,怎么像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啊~!”旁边,蒙骜再也忍不住吐槽了句。

“哈哈哈哈~~”这一句,直接引爆了众人的笑点,大家都笑声不止,却没有半分讥讽之意。

“上卿,这朝中能够辅国的大才,也只有上卿你能担此重任了呀!”冯去疾笑着劝慰。

“上大夫所言极是,老臣也觉得上卿大人之才,足以做我秦国之相邦!”蒙骜在吐槽之后,也是补上了一句认可的话,以示心声。

感受到诸位同僚的鼓励,以及子楚的赞许目光,吕不韦抬手拭去泪水,满脸正气,郑重朝子楚长揖一礼:“不韦,绝不辜负王上期许!!”

“好!哈哈哈哈哈~~”子楚中气十足,大笑出声,心中甚为愉悦。

“今日我秦国定下灭周伐韩之策,等到整顿完秦国内政,他日我秦军,将直指六国!匡合天下!!”子楚激动地高喊。

“臣等尽死效忠王上!”四位臣子将军,皆神情高亢,言辞凿凿有力。

“哈哈哈!!”爽朗对我笑声,回荡在辉月殿内,久久不散。

…………

北宫别院,嬴政住所。

“公子,这是您要的,今日朝会大况。”残顾将一卷书简递给了嬴政。

嬴政接过,先打开看了看,瞅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随即抬眼看了看姿态恭谨的残顾,笑了笑说道:“残顾,真是辛苦你了啊!”

残顾一愣,还以为嬴政是在说这书简,当即摆手道:“公子言重了!这朝堂大事都会刻录入简,公子等王族子弟都是可以翻阅的,残顾不过是摘抄了一遍,算不上辛苦。”

“嗯~~”嬴政微笑着点头,倒也没再多言,就此罢过。

随后,看着手中的书简,嬴政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呵呵呵~~萧默这个人真是不错呀~!芈系?嘿嘿嘿嘿~~”

良久,嬴政将手中的书简看了一遍又一遍,连声啧啧,宛如手捧着的是无价的珍宝,始终不忍放下。

这时,屋外传来吴成的声音。

“公子,宫外有人传消息给公子!”

嬴政听到后一顿,放下手中书简,对外面说道:“进来说话。”

“喏!”吴成小步踏进,于木榻前跪坐下,将手中一丝绢布递给嬴政,口中说道:“昌平君的女儿孟芈,有事想约见公子!”

“……”嬴政伸出的手一顿,整个人有些僵硬,惹得旁边的残顾诧异看来。

对此,嬴政脸色古井不波,微抿了下嘴唇,呼吸一口气,没有从吴成手中接过绢布,而是面色如常,平声吩咐道:“给孟芈的人传个话,就说我近些时日学业安排繁多,没有空闲时间外出。等过了这几天,稍微松闲些,我会再联系她。”

“喏!”吴成恭声领命,起身退下。

屋内,嬴政看着桌案上的书简发呆,一颗心陷入沉思。

孟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