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锋至上

《中锋至上》

某永远十八岁的美少女温蕾莎·沙尼亚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神乐和瞳并没有什么好聊的,只不过被玉子拉着坐了一段时间,对于彼岸花之主这样的强者,神乐也有点兴趣,只不过时机不好。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神乐就有好几次想要掐死玉子的感觉,她和瞳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倒是玉子自顾自的说着,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前一段时间,是你把冥界搅和的这么乱?”瞳突然疑惑的向神乐问道。

神乐一脸诧异,看着玉子,眼神在问,这她都不知道吗?

“没办法嘛,瞳酱就这性格,除了这些彼岸花就什么也不在意了。”

神乐无奈的同时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瞳是这种性格的强者,不然和伊邪那美联盟的话,以当时胶着的战况可能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哪怕不在彼岸花海,瞳也是一位顶级大妖,要是当时战况拉到彼岸花海,可能拼上所以底牌才能够突破这里,最终不可避免的就会失败,战死在冥界,就连下一世也没有可能。

当然,要是在瞳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伊邪那美刻意将战局往这边引,只有可能是神乐联手瞳灭了伊邪那美,倒不如让神乐顺其自然的打到这里,到时候是开打还是过路,以瞳的性格很有可能为了彼岸花海的安全而妥协。

“不去见见鸣神吗?”神乐看着越说越带劲的玉子,不合时宜的抛出了这个问题。

玉子没任何异常,反而轻笑起来,那笑容就像最完美的母亲一般温柔的让人沉醉。

“只要知道自己的孩子活的还不错,心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其实见不见也无所谓了。”玉子顿了顿,神色略有些惆怅,“但是能够见一面,也不错。”

“倒是你,不去见一下九舞仁斗吗?”

神乐沉默不语,有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乃至回避这个问题,她在冥界待的时间也不短,结果却连仁斗的消息都没有去打听。

“我没有脸面去见仁斗老爹……”

其实是很想去见一见仁斗的,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当年仁斗是死在和一只鬼的战斗中,在现在看来,这明显是个骗局。

九舞家历代家主,无一例外都有着大阴阳师的实力,而仁斗的实力却卡在那里迟迟没有突破,这显然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当年再封印玉子的后遗症,也可能是其他原因。

九御门结社和仁斗老爹不可能没有交集,乃至玉子的破封都充满了可疑,只不过神乐没有深究而已。

“去见见吧,小神乐你就去找凤栖吧。”

玉子起身离去,神乐眼神复杂目送玉子离去。

玉子脚步不急不缓,但是身影却不断闪烁,速度飞快,其实她的心里也很复杂。

没有多久,面前一道结界若隐若现,这道结界她无比熟悉,因为它的名字就叫‘鸣神’。

当年,她被鸣神封印后,心中说不怨恨是不可能的,乃至有一段时间彻底陷入了黑化的状况。

现在想来,鸣神确实有自己的苦衷,也是在用另外的方法保护她,在看到那些顶级大妖全部沉寂,以及阴阳九家大仪式中对她几乎没有限制的情况后,玉子才逐渐想通了。

那些顶级大妖被封印后,哪怕玉子没有为祸人间也会被找上门来,当初那九位中没有为祸人间的顶级大妖也有那么几个,最终下场如何不言而喻。

“母亲大人,好久不见了。”鸣神慢慢的走了过来,冲着玉子微微一笑。

玉子一巴掌扇在了鸣神脸上,鸣神被扇的眼角眼泪都流出几滴,模样有些委屈。

“可以啊,都敢算计我了。”玉子笑意盈盈,但好像彻底黑化了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母亲大人,我这也不是为了保护您吗?”

玉子又一巴掌扇了上去,气势逼人,“还敢顶嘴了?”

“玉子!你别不讲理……”

玉子一脚踹了上去,冷哼了一声,不讲理又怎么了?她九舞玉子什么时候讲过理?

被打了不知道多少下后,一人一妖相对而言,鸣神趴在石桌上像是受气包一样。

玉子恢复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的仪态,心情舒服了,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都是你们当年做的孽,搞什么血祭祸神的计划,当时你就该把一诚真守一巴掌拍死,不也就没后面的事了。”

九舞鸣神点头称是,当年他觉得要是仅仅只是因为意见不合就要杀了志同道合的同伴有些太不讲理了一点。

“但是九御门血祭出的祸神,没想到竟然被封印了。”鸣神语气十分复杂,那个祸神实力绝对不弱,按照神乐的说法,很有可能达到超脱境界。

只不过先是血祭被影响,紧接着就被神乐与神奈川加上天照大御神分身混合双打,最后更是依靠凭依物一举封印,根本没有发挥出真实实力的机会。

“要是神乐与神奈川精诚合作,几百年内妖怪都会被压的抬不起头来,可惜。”鸣神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结果被神奈川敲了一下。

鸣神尴尬的笑了笑,他母亲就是妖怪来着,这么说岂不是找打。

玉子和鸣神没有母子之名,却有母子之实,误会解开后问题几乎没有。

神乐默默的离开这里,对于鸣神这位祖先说不上有什么感情,只是因为关系而稍微有点在意罢了。

“这下子,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该解决的问题都差不多了。”

神乐喃喃自语着,她的结局最终还是免不了独自离去,除了一身实力和几把刀以外谁也没法陪着她。

不过这就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承受这种结果也是在意料之中。

“这就是命啊。”感叹一声后,神乐独自向着黄泉走去。

黄泉与其说是泉水,不如说是一个很深的湖泊,湖面漆黑深不见底,水面如镜子一样没有丝毫的波澜。

神乐站在黄泉边上凝望着湖面,海量负面情绪涌出心底,神乐不禁闭上了眼睛,黄泉中沉淀的是整个冥界最污秽之物,仅仅只是直视都让人难以承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