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当嫁

《男大当嫁》

初闻第七特异点魔术王的最大自信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当一个团队昂扬向上的时候,其中的每一个分子都会为之添砖添瓦,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团队就会充满活力,蒸蒸日上;而当它衰败的时候,每一个分子都会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所谓墙倒众人推,这个团队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特别是当一个王朝走向灭亡的时候,人们总能在各个角度、各个方面找出一大堆事实,来论证各自的观点,“某某王朝就是因为某某事、某某人而灭亡的”,历史学家也常常归纳总结,把某王朝的衰亡归咎于国君荒淫无道、后宫干政、外戚夺权、宦官乱政、强藩割据、外夷入侵、农民起义……有时候具备其中一条就可以毙命,有时候则是五毒俱全。

比如,唐王朝。虽然它曾经叱咤风云,但英雄迟暮,如今的唐王朝已经百病缠身,无力回天,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任何看似不经意的举动,也会因“蝴蝶效应”而无限放大,最终形成摧毁性威力。

颜庆复为唐王朝埋下一颗灭亡种子,而就在一个月之前,朝廷里还有一个人也埋下了一颗种子,两颗种子还互为姊妹篇,不久之后就会一起开出一朵双生花。

埋下这颗种子的,正是驸马爷——韦保衡。

韦保衡父祖两代在京为官,韦保衡在咸通五年(864)也成功进士登第,官至右拾遗(八品小官)。

论出身,韦保衡是正儿八经官宦世家;论学历,正儿八经进士登第;论长相,小鲜肉一枚(这点很主要)。而且此人善于察言观色,机智聪敏,是个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好材料。

当时,右拾遗属中书省,而左拾遗属门下省,主要职责是讽谏、荐举人才,位从八品上(左拾遗略高于右拾遗,所以韦保衡确实是个微不足道的八品小官)。

就在咸通十年(869)正月,韦保衡迎来了人生的重要转折,他迎娶了一位货真价实的“白富美”——同昌公主。

同昌公主是唐懿宗最宠爱的女儿,没有之一。她的母亲是唐懿宗最宠爱的妃子——郭淑妃。

唐懿宗对同昌公主的宠爱,还不单单是因为“子以母贵”。

当初,前任皇帝唐宣宗生前最喜欢皇四子李滋,不喜欢皇长子的李温,所以李温登基前一直战战兢兢,随时可能性命不保。

同昌公主就是降生在那个时期。据说她年近10岁,还不会开口说话,人们都以为她是哑巴。就在唐宣宗驾崩,各位皇子(特别是李温)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小哑巴”忽然对父亲李温说了句“得活!”

王府上下都很惊愕。就在这个时候,宦官集团取得了优势,成功排挤了顾命大臣,矫诏拥立李温即位。李温登基后,改名李漼,也就是唐懿宗。

从此,同昌公主就被唐懿宗视为天赐福星,更加宠爱。

大婚之时,同昌公主的陪嫁很是奢华,金山银山自然是不必细表的。此次婚礼的奢华程度,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数一数二的。

韦保衡娶的是公主,嫁妆里除了无计其数的金银财宝,还有更令人艳羡的东西——火箭。

火箭提拔!

韦保衡先从右拾遗(从八品上),提拔到起居郎(从六品上),继而又提拔为左谏议大夫、兵部侍郎(从四品下),同平章事(宰相),当然还有“驸马都尉”这个专属官职。而他从八品小官“呲溜”升到宰相,前后只用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韦保衡之所以能够平步青云、扶摇直上,除了毋庸置疑的裙带关系,也跟他善于钻营有很大关系。

早在他娶同昌公主的前一年,华阴县令诬告前宰相、现宣歙观察使杨收,时任谏官的韦保衡就抓住机会,指控杨收贪污受贿。杨收随即被贬官。

谏官检举揭发官员贪污受贿,是其本职所在,无可厚非,也无可褒扬。但仔细分析韦保衡同志的这次工作,就会发现那张隐藏在正义直言面具背后的丑恶嘴脸。

杨收,据说(据他自己说)是隋朝开国功勋越国公杨素的后代。

杨收的幼年经历十分坎坷,也是个苦命娃。7岁丧父,家境贫寒。母亲长孙夫人是个文化人,亲自教他念书,13岁时便有“神童”之美誉,饱读诗书,文笔极佳,七步能成诗。

他同父异母的大哥杨发,曾逗他玩儿,说听说你七步成诗,那就以蛙为题,作诗一首吧。

杨收张嘴就来:

“兔边分玉树,龙底耀铜仪。

会当同鼓吹,不复问官私。”

哥哥又以笔为题,杨收随口答曰:

“虽匪囊中物,何坚不可钻?

一朝操政事,定使冠三端。”

文思敏锐,霸气外露。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神童杨收,迟迟不参加科举考试,因为他同父异母的二哥杨假,还没有进士及第,他不愿盖过二哥的风头。开成年间,杨假终于及第,当年冬天,杨收就来到长安,次年开科,他一举登第。“神童”就是这么自信。

之后,杨收遇到了一个贵人——宰相杜悰(杜慆的哥哥),杜悰欣赏杨收的文采,开始提拔重用他。杨收得以进入到上流社会的视线中。

于是,他被另一个伯乐相中,宰相夏侯孜。在杜悰与夏侯孜的联合推荐下,宰相令狐绹终于把杨收提拔为翰林学士,从此进入中央。

好事接踵而至。当时的大宦官杨玄价,以二人同宗,也非常器重他。这下好了,文官集团(三位宰相)和宦官集团都把杨收当做自己人,杨收同志在官场中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仕途节节高升,最终也做到了宰相。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杨收的平步青云引起了同事们的羡慕嫉妒恨,而他自己也在一路顺风顺水中变得有些膨胀,崇尚奢靡享乐之风,家中门吏僮奴也狗仗人势,这就让同僚们更加反感。

与此同时,各路神仙大佬都要给大宦官杨玄价行贿,作为杨玄价大红人的杨收,也就成了贪污受贿、打通关节的关键纽带。这令杨收应顾不暇,杨玄价对此很不满意,认为杨收对自己不够忠心,不够听话(以为背己)。

久而久之,杨玄价对杨收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改变,由支持改为倾轧。

失去靠山庇佑的杨收,立刻沦为众矢之的,他的悲惨命运也就此开始。先是被罢相,贬出朝廷,之后虎落平阳被犬欺。

所以,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敢公开告发这位前*****、现副省级干部,而且还是诬告,也就不难理解了。

而八品小官的韦保衡也就是在此时此刻,跳出来勇于检举揭发杨收的过往违法犯罪事实。

不同于那个小县令,韦保衡心机很重。他早就搜集到了杨收违法乱纪的铁证,而他那比狗还灵敏地政治嗅觉告诉他,现在才是出手的时候。

韦保衡善于投机取巧,由此可窥一斑。

他为自己赢得了不畏强权,敢于直谏的好名声,更进入了高层领导(大宦官杨玄价)的视线“嗯,小伙子有眼力,会办事。”

于是,韦保衡喜提同昌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