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冥轮

《不死冥轮》

新矿区失窃案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云龙道长一脚把他踢倒了,“你连你师爷的电话都敢挂,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父,还有没有你的师爷。气死我了。”

“哎呦,师父别生气嘛,生气伤肝肾,您悠着点。”

“你这个逆徒,我今天我就灭了你。”

“哎嘿,轻点。”

云龙道长对着刁岷就是一套太极拳。

武当师爷,云龙道长,刁岷三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吃过饭后三人就在谈关于异士大赛的事。

“参加比赛可以,我有个条件。”

“跟你师爷还讲条件,我看你是皮痒痒了。”云梦道长相对刁岷再来一顿打。

“云梦,坐下,让他提。”

“这……这哎。”

“参加比赛回来让我舒舒服服睡上三天。”

“没问题。”

“行,师爷,师父,那我就去准备去了。”

广东通火门

一位老妪站在一个环装的建筑物外,门上挂着一个牌匾,写着通火。

“师父,您回来了。”通火门外面有一位年轻人在扫地,这个年轻人一头披散着的黄色头发,穿着一件黄色高领卫衣,上面用黑线印着一个笑脸,裤子是超短裤,露着大腿。

“孟鑫,你师兄弟们呢,他们怎么没来帮你扫地。”

“师兄弟们那么强,当然要忙于修炼了,所以我让他们去修炼了,我一个人留下扫地。”

“你把师兄弟们都叫来,我有紧急的事情。”

“好的师父。”孟鑫跑进去,“金平师父回来了。快出来了!”

片刻后,通火门内站了二十来个人。

“听好了,一个月后将要举办异士大赛。我心中有两个人选,两人只有一个可以去参加比赛。”

“是谁呢?”

“肯定是马丰老大啊,还能有谁。”

金平坐在凳子上,点了根烟,“一个是马丰,另一个是孟鑫。”

“什么?孟鑫,就是那个女装癖。”

“他怎么配和马老大对决啊。”

两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金平掏出打火机,又点了跟烟,“通火门以通臂法和御火术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金平让人从后院搬来两个桌子,放在距离他们15m的地方,桌子上面放着两块木板。

“你们两个运用通臂法和御火术打木板,谁对木板造成的伤害大,谁就去参加比赛。”

“是。”

马丰的左手出现一团火,把右手放在火的后面,只见那团火变得很长,直接烧到了木块,木块烧到只剩下黑黑的一块了。

“马老大流弊!”

孟鑫举起右手,手心同样出现了一团火,火直接变长烧到了木块,木块瞬间烧到灰飞烟灭。

金平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一个月后的比赛就由孟鑫去参加。”

陕西少林寺

“出手不见手,见手不为精练其道,动其圆,舞其情,知其妙,悟其禅,手与心合,肘与膝合,肩与跨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

鉴空大师从练功的小和尚中间走过,走进一间屋子。

“阿弥陀佛,鉴空师兄。此次行程如此。”

“阿弥陀佛,很好,鉴真师弟,下个月要举办异士大赛。少林寺也要参加。”

“阿弥陀佛,师兄,您是想问我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阿弥陀佛,正是。”

“不如我们把自认为合适的人选写在手心上,然后给彼此看。”

“善哉善哉。”

鉴空大师和鉴真大师拿起毛笔在手心上写名字,然后把手心给对方看。

“哈哈哈。师兄,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哈哈哈,你也希望广智去参加比赛啊。那我们就去找他吧。”

两人来到后院,后院已经是满地的碎木屑,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和尚在打一个和尚的后背,然后和尚发出全力,一拳把木桩打碎了。

“广智来一下。”

刚才一拳打碎木桩的和尚走到鉴空大师的面前。

“广智,我想要你去参加异士大赛,你愿不愿意。”

“徒儿愿意,在比赛上你可以使用我教你的绝技,但如果遇到萨满一族的弟子就不要再用。”

“好的师父。”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不问,师父对我说的话一定是有道理的。”

“去吧,这两天好好休息。”

“好的师父,弟子听从师父的安排。”

天津异士调解局华北总部

“异士大赛要在黑龙江举行,欢迎员工踊跃参与,进了八强奖赏10万元,进了四强奖赏20万,进了决赛奖赏30万,如果拿下了冠军奖赏50万外加金牌职工的称号。”

“虽然奖金很诱人但是参加比赛的都是怪物,咱去那不是送死吗。”

“就是,与其冒险不如老老实实干点小事。”

“大哥,我报名。”陈皓月站起来。

“怎么没见过这小子。”

“有点脸生啊。”

“这小子前几天刚来的,好像叫什么陈皓月。”

“还是什么都不懂,这一去八成是要残了。”

“大哥,什么时候去比赛。”

“下个月一号去现场报名,二号正式比赛。”

“报销路费吗?”

“不用担心路费,上边会打给你的。”然后就走了。

到了晚上,陈皓月和白依瑶在异士调解局后面的山上碰面。

“依瑶,我们时间很紧,只剩下将近二十天的时间了。参加比赛的大部分都是怪物,请你帮我修炼修炼。”

“好,来吧。”白依瑶的脸上出现了穆桂英的脸谱,手上拿着元气化作的雁翎刀。“咱们上一次这样还是高中那会呢。”

“是啊,真令人怀念。”陈皓月让清风上身。

白依瑶几招下去就把陈皓月打回原形了,“你这还没几年前厉害呢。这才几招就不行了,几年前咱俩打你还能抗下来几招。”

“我这不这两年没碰吗,有点手生,你也进步了。”

“前几天和杨宗霖打你可没这么弱,是不是让着我了。要打就好好打。”白依瑶似乎有些生气地说。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好好打。”

“八方清风,听我号令!来!”

陈浩月的身后出现几只清风,但从力量上看比和杨宗霖对决的时候叫来的清风弱了几分。“现在可以了。”

白依瑶把刀挥舞过去,“唰!”

刀和陈皓月的拳头发出,“铛铛的声音。”就像是是金属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

鉴空长老坐在少林寺练功的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此时老天师站在后山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两人的想法是一致的,缓缓的说出:“灾星要出世了,异士界要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陈皓月和白依瑶躺在地上,“依瑶,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打架也在这里。”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和喜欢的人第一次见面居然是打架。”

十年前秋天

“皓月,外边有个女生让我把信给你,长的还不错,是不是要和你表白啊。”

“哎呦哎呦,你小子看不出来啊,挺绝啊。”

“你俩滚旮旯边去。”

“我把信给你搁着了啊。自己看吧,比较这事挺隐私的我们就不看了。”

陈皓月打开信封,“我去,这那是表白信啊,这是给我下战书了。”

“你看看,上边写着了,让我中午去这个地。完事要一决高下。”

“那你就去呗,万一白捞一个对象呢。”

“考虑考虑。”

中午陈皓月来到信里写的地。

“你就是陈皓月啊,我爷爷让我来找你,说你是他朋友的孙子,让咱俩从普通朋友做起,然后发展成男女朋友。”一个把校服系在腰上,穿着校服短袖和短裤,散着头发的女生说。

“做朋友行,但是咱们素不相识,你直接在信里我说一堆莫名奇妙的话完了还要做男女朋友是不是太奇怪了。”陈浩月站在那,穿着一身校服,敞着怀,挽着袖子。

“你看出来了啊,我以为你看不出来呢。”

“一个普普通通的障眼法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嚯,看不出来了啊,我看你这样我还以为你是二流子呢。”

“你骂谁是二流子呢,你个戏子。”

“你骂谁是戏子,信不信我打你。”

“怎么滴?不服打我啊!”

“哎呦我这暴脾气唉。”女生的脸上出现穆桂英的脸谱,手上拿着由元气化作的雁翎刀。“咱们都有异士想要的东西,就不要掖着藏着了。”

“那我就献丑了。”他把手伸出来,“八方清风,听我号令!来!”陈皓月被几只清风附在他的身上。

女生一刀下去就把陈皓月左手的清风削下去了,女生又挥出了刀,陈皓月只能用右手挡下来。然后跳到一棵树上,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二流子,给我出来。”

突然陈皓月从一个角落窜出来,一拳打飞手里的刀,然后一个扫堂腿把她绊倒,她跪在地上,用手扶着地。

她坐在地上看了看已经摔破的膝盖,“疼。你把我弄成这样,你得对我负责。”

陈皓月站在她面前,“这可怎么办呢。”然后背对着她蹲下,“上来吧,我背你。”

陈皓月背着她,往学校的方向走,“我看你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今天新转来的,上午在学校熟悉环境,没去上课。”

“我曾经听姥爷说过一种可以让戏剧里的人物附在自己身上,从容提升自己的实力的能力,如果我没有记错,这种能力叫人格脸谱吧。”

“那又如何呢,只能领悟一种脸谱的能力,同门里我是最弱的。”

“有时候最弱未免也不是件坏事,最强也未免是件好事。我就是个例子,以后再给你讲。得赶紧回学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