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复仇皇女

《重生之复仇皇女》

不胜则死我定要为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当然不愿意啊,不然她还能选择跟着我吗?”星满豁然开朗。

看着想明白事儿的星满付文立眼角带上了笑意,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也许别人看的比当事人清楚很多。

星满带着愉快的心情拎着带给李珠的晚餐,愉快的和付文立道别,她要回去和李珠好好沟通一下了。

星满到家以后,李珠还是和往常一样在看电视。看见星满回来了,也只是扫过一眼。

“奶奶,我给你带了晚饭。”星满放柔声音,“我们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说的。”李珠关了电视,走到桌边吃饭,“你要是还想着我那钱,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你的钱了?”星满觉得好笑。

“你既然不想要我的钱,那你之前那是什么意思?”李珠斜了一眼星满,“你和你舅舅他们比什么?”

“……”星满无语了,她觉得今天想好好心平气和地谈个话是不可能的了。

“行,这样吧,你把东西收了,明天一早,我送你去梵斌家。”说着星满就站起身,“我把你放在这不是每天看你脸色的,你要觉得我和他们比不了,尽早走。”

“我小时候你们不就喜欢赶我走吗?”星满的语气里带着嘲弄,“事情到现在了你还没看清吗?”

“既然这样,你还是去你老儿子那吧,我受你脸色也够了。”

星满说完也懒得再理李珠,本想好好谈谈,结果人家开口就是指责,那谈个屁啊,老娘不伺候了。

看着星满这个态度,李珠也是上头了,在后面指着星满骂,“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样的?”

“我又不是你儿子闺女的,你觉得我有这个义务吗?”星满关门前淡淡的扫了李珠一眼。

李珠一个人在门口骂了半晌,见星满不理她,气呼呼的吃了饭也回去房间了。

星满倒没真想叫李珠走,只是这李珠的态度着实气人。挠挠头,真叫人头大。

不过李珠向来是个会权衡利弊的,星满明天早上她肯定会和自己和解。

突然的,星满觉得有几分理解梵远了……

第二天一早果然和星满料的一般,李珠一早上起来把早饭做了,和没事儿人似的和星满说说笑笑。

星满也不提昨天的事情,既然能好好的过日子,她也不想闹得两个人不开心。说到底,她还是希望李珠好好的过个快乐的晚年。

过完年刚开始事情就逐渐多起来,几个月的时间就悄悄溜走了。

李珠还是会时不时地缠着星满带她去看看梵安安,瞿杨和夏淳也逐渐稳定下来。

李全那边的判决结果出来了,李全被判了三年。夏淳去看过他一次,说是人已经脱相得不能看了。

张芳依旧没有消息,倒是有一次李鑫给夏淳发过信息叫她不要担心,说是自己过得很好。

不过这些都和星满没有太大的联系,因为她现在又一次被李珠缠的头昏脑涨。

前几天李珠照常喊着星满带她去看梵安安,可是回来以后神色不对了,第二天就喊着星满送她去梵斌家。

星满追问了几次,李珠才说出事情的经过。梵安安告诉她,梵斌像是涉嫌商业犯罪,最近正在被查,名下的财产都被冻结了。

李珠闹得厉害,第二天不得已的星满就推了手边的事儿,带着她直奔梵斌家去了。

去的时候李珠一直捂着自己的口袋,神色有的紧张的样子,星满大概能猜到,她这是把那张梵远给的卡带着了,准备去补贴自己的老儿子了。

但是星满也没说什么,那笔钱她反正也没惦记过,李珠乐意给就给吧,她也懒得管。

事儿麻烦就麻烦在这一回上了,星满带着李珠到那边的时候,梵斌似乎正在联系律师。

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梵斌这案子比较棘手,还是因为钱没谈妥,总归人家不乐意接。

李珠拉着梵斌去了室内谈话,星满就在客厅坐着等她。

过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李珠脸上的愁容更加明显了。

毕竟是自己的舅舅,虽说这些年感情淡了,但是梵斌曾经对自己的那些好都是真的。

星满当时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舅舅你有没有什么要我帮的,可以说。”

梵斌似乎是没想到星满会开口说这种话,倒是愣住了。李珠见状赶紧接口,“要的要的,儿子你快给说说。”

“你上次给我弄离婚的东西的时候那个律师是不是你们的朋友?说是挺厉害的?”李珠见着梵斌久不开口,急了,赶忙推推他。

“是……小满,今天你和你奶奶先回去吧,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再聊聊。”梵斌犹豫了一下,最终给出这样的答复。

“行。”星满听着梵斌这么说,心里多少有点数了,这事儿估计很麻烦。

然后这事儿就一直搁着了,直到昨天晚上,梵斌才来了电话,问星满今天有没有空。

星满当然得是有空了,最近几天李珠天天在她耳边念叨,生怕星满不尽心。

约的是下午两点,星满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几分钟,估摸着梵斌也快到了。

果然没多久,丁露就引着梵斌上来了。

“这段时间不要上来了,我和我舅舅有事要说。”星满叮嘱了丁露不要打扰,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被人听到为妙。

星满打量了梵斌一眼,这几天他估计是不好过,眼底的青黑十分明显。先前身上那股儒雅的气息也淡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挥散不去的颓废。

想来这几天,梵斌应该是把能动用的关系都试过了,实在没有办法才来了星满这里。

大概有点死马当活马医那种意思,但是星满也不戳破。

招呼着梵斌坐下,星满从柜子里拿出茶包冲了一杯给他,顺手又关了楼梯处间隔的门才回来坐下。

“我平时不太喜欢喝茶,这里只有这个,舅舅你将就一下。”星满记得以前梵斌和梵远一样,都是爱茶的人。

“有什么的,现在喝什么不都一样。”梵斌这话说的很有深意,喝什么都一样,改变不了现状。

星满没有接话,看着梵斌喝了一口茶,才继续开口,“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李珠这些天也大概说了个情况,但是梵斌显然是因为怕她担心没和她说实话。否则,梵斌不会这么焦虑。

犹豫了一会儿,梵斌叹了口气,还是开口了。

事情要说清的话,其实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梵斌刚刚完成了一个大项目,被老板提拔到了管理层的位置,负责公司的销售运营这一部分。

原本梵斌一直都是矜矜业业的工作的,从没有过其他想法。直到有一天,耿敏问他,要不要发一笔快财。

耿敏和梵斌一直都是在同一家公司的,不过不是一个部门。

那一次,耿敏不知道什么办法联系到了梵斌负责的那批货的供货商。说是有一批差不多的货能顶替梵斌手边正在做的这批材料。

效果出来差不多,但是价格上面差了不止三成。要是梵斌同意,那他们悄悄的来个“偷龙转凤”,那么事成之后利润四六分成。

梵斌六,那边的负责人四。

梵斌从小也是过过苦日子的,对于赚钱的事情没什么抵抗力,或者说,那种情况下很少有人能经得起诱惑。

加上耿敏一直在旁边撺掇,说这事儿百无一失,来钱也快。听多了几次,梵斌心动了。

然后在那个供货商的配合下,那次换货的过程很顺利,最后的结果也和他们说的一样。产品出来以后没有人发现异样。

后来,梵斌尝到了甜头,胆子渐渐大了起来,逐渐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前不久,公司内部竞争,不知道谁把梵斌的事情捅了出来。后面渐渐的这些年梵斌做的事情慢慢都被顺藤摸瓜查了出来。

“果然,人不能贪心,你看看我……”梵斌苦笑一声,“自作孽啊。”

“我到现在,都能想起来当时第一次,那一大笔钱出现在自己眼前时的那种心情。”梵斌抿了一口茶,语气倒是平静下来,“说不上来的紧张,但又十分激动。”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现金,但因为来路不正,连存在银行都不敢存,只能放在保险箱里偷偷带回家。”

梵斌说着倒是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后悔的意味,“你说,要是我当时就收手,该有多好。”

星满没有回答,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或者换句话说,即使再来一次,梵斌说不定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贪婪是一只恶魔,它会幻化成一切的功名利禄权利地位,使出所有的手段勾引人们一步步走向它的陷阱。

有的人悬崖勒马,停在岸边。有的人却深深的沉迷在它幻化出来的假象中,走向无休无止,没有边际的泥沼,越陷越深……

“舅舅……”星满有点犹豫了,她突然间觉得,眼前的梵斌似乎已经看破最后的结果,有点大彻大悟的超脱了。

因为梵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除了语气中不期然夹杂着的一点后悔以外梵斌没有任何其他情绪。

眼前的人平静极了,星满开始有些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