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部无遮物

      跟踪在后面的窦纯燕看明白了,意识到他俩到了郝晓梅的住处,原来他俩觉得在厂里不方便涝,所以就选择到了这个地方,真是可恶至极!

      她几步窜过去,但却晚了一步,随后进屋的马平川顺手关闭了房门。

      窦纯燕如果选择推门而入,那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她因为他俩是来干那种事情,肯定会把房门插得死死的,所以并没有做出下一个动作,只是狠狠地咬了咬嘴唇,便愤然离去——

      郝晓梅回到了熟悉的家Ꮽ,刚想回敬一杯水来尽一份地主之谊,㎆却被马平川制止了:“我不渴,快把他的信拿给我看吧。”

      郝晓梅只好从自己뾍卧室的抽屉里取出那两封信,并呈现在马平川面前。

      马平川伸手一并接过来,首先端详一下信封,不禁询问:“就这两封信吗?”

      㓌 郝晓梅点点头:“嗯。”

      马平川不由摇头道:“他最后寄给你䢧的信都已经好几个月了,说明他心里没有你呀。”

      郝끷晓梅先是一怔,随即想到自己这次回觎家还没有‘例行公事’,便赶紧推门出去检查那个信箱。结果,她发现了刘成凯想梛半途收回的那슻封信。

       “他又给我来信了!”郝晓梅如获至宝地冲进来,激动地高举那封信。

      马平川心头一震嘖,再也顾⟺不上查看手里的旧信,一副紧张的目光盯着她手里那个崭新的信封赨。

      郝晓梅顾不上那么多了,潆三下五除二撕开信封,并把那张信纸哆哆嗦嗦地摊开朤——

      马平川一看她的神态,心里便ꈆ是一凉——这个女孩已经对那个男人着魔了!

      垞 可是,郝晓梅在看信过程中,她那副殷切而充满光彩的大眼睛突然黯淡下来,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马平川心里一动,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耐心等她看完信后,便试探一伸手:“我可以先看这封信吗?”

      郝晓梅已经不龌把这封信视作宝贝了,心灰意冷般的甩ꕨ给了马平川。她心里则默默地想到,自己之前给他连续写了十封信了,却只收到对方这样的不疼不痒的回信,就算他有对象了,也不该这样怠慢自己呀。

      马平川带着希望读完ꕩ了䝩那封信,并从信中获悉对方之前已经连续收到了郝晓梅的十封信。可只是淡淡回了这一封,对方的心思简直是一目了然。

      腉他鼻孔哼了一下,便放松㭶了拿信的手,任索由那张信纸飘落到地板上。显然,对方慢待自己喜欢的女孩,对他来说,简直不可接受。

      郝晓梅心里正凄苦着,可一看那张冷冰冰的信被老板扔下埬来,便急忙俯身拾起了它,并再次抱着一丝侥幸重新阅读。她要从信中絁平淡的词句中读出刘大哥所隐藏的真情。

      马平川看在眼里,不由无奈摇摇头。

      他眼看郝晓梅在字里行间捕捉着什么,便猜到了她的心思,心里不由感叹——ﰁ唉,真是一个傻女孩呀!

      ᔾ有些无聊的他又信手取出手里还握着的另外两个信封中的其裴中一个信纸···

      当他快速浏览完这两封信后,不由愤愤地骂道:“真是可恶!”

      郝晓梅这时对新쉗来的信已经连续阅读两遍了,终于捕捉一丝对方的深意,还没来得及欣慰,便听到了老板拀的骂声。

      “马经理···你为什么这样生气?”

      马平川把其中一张信왋纸向头上一扬:“他不仅对你无情,甚至还污蔑对你关心的我失,难道不该骂吗?”

      郝Ꮟ晓梅顿时想起那封信里有ᝡ刘大哥劝自己提防老板的话,心里不由很惭愧,有些后悔让✱他看信了。

      “请你不由恨他,因为他不了解你,也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嘛。”

      马平川平静一下情绪,随即反ꬊ驳道:“他既然对你没那个意思,就不应该阻止别的男人对你的关怀。这算什ꪖ么呀”

      蹇쳅郝晓梅的脸色鸣顿时惨白:嶩“你是说他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情祢?”

      “唉,你真是一个傻丫头,难道看不出他对他的女朋友很珍惜吗?”

      ጵ 郝晓梅回想着刘成凯之前寄给崡自己的两封信内容,㺳便解释鐸道:“这不怪他,是我请求他多珍槟惜那位姐姐퐥的。”

      马平川顿时不解:“你心里既然心里放不开他,却为什么要那么做?”

      郝晓梅双眼含泪:“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想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应该是綌一个懂爱且有责任心的男人···应该为自己的女人遮娍风挡雨·捌··哪怕那个女人并不是我···”

      섪马平川在感叹她的‘傻’同时,不禁冲动地表示:“我是!晓梅,我就是能为你遮风挡틡雨的男人呀!!”

      郝颬晓梅不由一愣:“你ꊩ既然知道我心里装的是帶刘大哥,鶸却还要对我好吗?”

      马平川不禁心潮涌动讈,就连浑身一腔热血也几乎沸腾了,上前一把抱住了郝晓梅的娇躯。

      郝晓梅浑身一颤,立即拼命摆脱:“你··쾼·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马平川⊊口里喘着粗气:“晓梅···我不想放开你···想这样抱你一辈子···我要对你好···不想让你再承受这样的感情折磨了···既然你心目中的男人已经有了感情归宿···你就必须ᾔ放手···否则会让自己遍体鳞伤。”쏅

      郝晓梅虽然心里一檬荡,但还是理智地推开了她的老板。

      釜 묦淕马平川愕然盯着她:“晓梅你?”

      郝晓梅也喘了几口粗气:“い马···马经理你不可以这样···凭你的条件完ꬕ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强十ѝ倍的女孩,何苦这样委屈自己呢?”

      马平川ߧ不由苦笑反问:“比你强十倍的女孩?这世上会有ྙ吗?我爱自己最喜欢的女孩会感到委屈吗?”

      “可是···我并不完❛美,起码在感情上还放不下另外一个男人。”

      “我知道,所疆以我要用自己的爱去帮助你摆脱对那个男人的感情依赖。晓梅,我知道让你一下子走出来会很难,就让我帮你一把싽好不好?”

      郝晓梅Ὃ感嫒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鏾“你为啥对我这样好?”

      쥴 “因为ꜰ爱!马平川激动地讲道,ꕬ“爱就是一种不计回报的付出,也是毫无休止的一味索༱取。而我目前能诠释的就럡是前者。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昘甘熵愿做你失意时刻的备份男朋友。”

      郝晓梅俏脸上一片迷茫:“备份是什么意紛思?”

      马平川郑重地解释道:“所谓的‘备份’就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我希望你在感情上最无助时能帮你洗涤一身的失意。当然,我现在要努力的就是帮你把深陷给他的感情彻底从漩涡里拔出来。”

      “你认为我为了刘大哥而感情不能自拔了吗?”

      “难ⱒ道不是吗?你就是一个傻丫ꁜ头,不仅爱朙上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而且不愿伤害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甘愿让自己伤羳得体无完肤。”

      马平川的话彻底说穿了郝晓莎梅的心事,令她内心百感交集,不由掩面抽泣。

      马平川拍了拍她的单薄的肩吊头:“你㿠在家好好想一想吧,我㿑要回厂了。”

      刃 郝晓梅并没有送他出门,而是䞷一直솄沉浸在无边的苦恼中,既为跟刘成凯那种剪不断理还㳫乱的情绪烦恼,也为马平川뽕所表达的心汾意而纠结着。她于是在苦闷中徘徊——自己的感情该何去何从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