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幽香

《茉莉幽香》

萧笙消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燕蛮儿似乎对这一带很是熟悉,当晚他们在一片树林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继续上路。

就这样连续走了两天。

燕蛮儿很机警,每次走的时候他都会对他们留下的痕迹,稍作布置,以迷惑追寻他们的敌人。

而且走的时候,专挑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这两天,也没见什么形迹可疑的人。

他们到了一个小部落。

那个小部落也是属于山戎部落,部落占据着这里的丰盛的水草地,有千余能战之士。燕蛮儿假装是西面来的胡商,与那里的武士亲切的交谈了一番,那武士就高兴的邀请他们进了部落里面。

今天这个部落很热闹,是一个月一次的草市。来自各个部落的商人在这里落脚,交换商品,各取所需。秦无衣被燕蛮儿粗暴的改了个阿衣的名字,洁白的脸上也被他霸道的涂上了些土灰,以遮掩她那过于明媚的容貌。

燕蛮儿站在吵闹的人群中,四处望了望,天色已晚,到处都燃烧着明亮的篝火。

身旁的秦无衣忽然离开燕蛮儿,朝那个和燕蛮儿说话的武士走去。

只见她给了那几个武士几个东西,那武士便一溜烟的不见了。

“你去做什么了?”燕蛮儿有些抱怨,人这么多,万一走丢了,上哪里去找。

秦无衣哼了一声,道:“那你刚才看什么呢?不会又看那个火堆旁能睡觉吧?”

燕蛮儿露出尴尬的神色,还真被这个小妮子给猜着了。这两天,他们时而在山谷中穿梭,时而又在草原上奔驰。那三个马匪的干粮不多,早就吃完了。所以两个人也就摘些野果子充饥,晚上就着篝火便睡一觉。

秦无衣想起昨天晚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窝在燕蛮儿怀里,便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就如被放在火中烤着一般。

“是又怎么样,火堆旁有什么不好?”燕蛮儿反驳道,他这十七年来,在外面放牧的时候都是那样做的,不仅是他,整个草原上的人都是那么做的。

只要有一堆火,便如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秦无衣轻拍着额头,道:“好是好,可你也不想想,你是这样惯了的,我呢?这两天睡得我腰酸背痛的,走起路来都疼。”她自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份苦楚。

燕蛮儿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秦无衣,怪道:“就走了这么一点路,你就腰酸背疼。我们草原上的女子,骑马骑十几天都没事,照样拿起刀杀敌。”这也实在是太娇气了吧。

“你!”燕蛮儿不说这个还好,说起这个,秦无衣给了他一个没见识的眼神,便不在理他了。

燕蛮儿哪里知道,但凡天下女子,无论美貌还是丑陋,无论高贵还是平凡,最是不喜欢自己身边的男子讨论别的女子,尤其是讨论那个女子比自己强。那可是犯了女子之大忌,燕蛮儿长这么大,接触过的女子一巴掌数的过来,哪里想到自己早已经将秦无衣得罪的很了。

“哎,阿衣!”燕蛮儿见秦无衣转身就走,忙喊道。

秦无衣听见这个土的掉渣的名字,停下脚步,恶狠狠的走过来,在燕蛮儿腿上踢了一脚,方才转身去了。

燕蛮儿不敢大意,忙提起脚步跟了上去。

草市还没有开始,这些来自各地的商贩正在安排自己的帐子,摆放货物。

燕蛮儿注意到,这里不仅有山戎人、东胡人、还有东边来的扶余人、肃慎人,甚至还有燕国人、匈奴人和箕国人。两人走了一会,那个武士跑了过来,身后带着几个武士,走到秦无衣面前,笑道:“你要的东西来了。”只见那几个武士拿着帐篷,抬着一盆烧的很旺的火,还有毯子、马奶酒、烤熟的半只羊等物。

特意给秦无衣他们选了一个好地方,开始支起帐篷来,等他们忙完,那为首的武士擦了擦额头的汗粒,笑道:“你可还满意?”

只听的秦无衣用极为流利的胡语说道,“我很满意。”说着从袖子里又拿出几个刀形的青铜器,递给了为首的武士。那武士高兴的接过去,拍了拍胸口道:“这里的人比较庞杂,你们若遇上什么事就来找我。”

秦无衣笑着点了点头,等那武士离开,燕蛮儿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里,没有回过神来。

秦无衣像一个得胜的孔雀一般,哼了一声,弯身钻进了帐篷。

帐篷不大,但两个人足够了。

帐篷里的火烧的正旺,火上架着烤的滋滋的羊肉,油从肉缝里钻出来,掉在了火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香气在整个帐篷里萦绕。

燕蛮儿也后脚跟了进来,笑道:“阿衣,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是说了好多话,那武士听我是左都尉部落里的人才放我们进来的。你怎么能让他们送这么多东西给我们。”说实话,他很好奇。

真的很好奇。

秦无衣从腰间的一个小包里拿出一枚刀形的青铜器,递过去,对于燕蛮儿的无知她很开心,心里暗想,终于碰上一个你不懂得了吧。

“这是什么?”燕蛮儿手里拿着这个东西,像刀又不是刀,没有锋刃,而且也太小了。

秦无衣翻了个白眼,道:“这东西叫明刀,也叫刀币,是我们燕国铸造的货币。”当时草原上还处于比较落后的奴隶制时代,商业往来还是古老的以物易物,除了用黄金充当货币的职能外,来自中原地区的青铜货币也受到草原人的青睐。

燕国地处北疆,所以燕国的货币在草原上流通格外的容易。也格外受到草原牧民的喜爱。因为燕国的明刀铸造工艺精良,重量轻,流通性比较好。

“那不就是和黄金一样了嘛。”燕蛮儿后知后觉的说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如此,不过没有黄金贵重罢了。我给那个武士的明刀,够他买十几个奴隶了,他又怎么会不高兴?”秦无衣笑了笑,无论是中原人还是草原人,只要有利益的驱动,好多事情便从不可能成了可能。

“原来如此。那你还有多少?”燕蛮儿激动地问道。既然明刀有着么好,那自然是多多益善。

秦无衣脸色一僵,冷笑道:“我又不是商人,身上带那么多明刀干什么,你手里拿的是最后一枚。”她其实也没有真正使过钱,不知道那东西怎么用,所以将身上所藏的几块一股脑全送了出去。

“啊!”燕蛮儿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望着秦无衣,忙将那块刀币收起来,低声嘟囔道:“这一块还是我替你存着吧,太大手大脚了。”

“你!”秦无衣怒极,他刚才说什么,说我大手大脚,那是谁的明刀,他凭什么拿走啊?

燕蛮儿一把将明刀揣在怀里,然后蹲下身子,叫道:“哎呀,羊肉熟了。”

秦无衣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坐在了旁边,看着燕蛮儿从马靴里拿出一柄手指长短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削着肉。

秦无衣没办法像燕蛮儿一样抱起羊腿就那样啃着吃,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都是燕蛮儿给她拿小刀将肉削好,她才小口小口的吃几口。她吃的本来就不多,肉又吃不惯,所以原本就瘦削的身子仿佛又瘦了一圈。

“没味道!要是有点盐就好了。”秦无衣嚼着无味的羊肉,低声抱怨。

燕蛮儿在一旁呵呵一笑,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布包,缠的很紧,等他慢慢打开,里面居然包着一小包盐巴。

这可是稀罕东西,草原上不产食盐,基本的用盐都是从燕国、秦国、和赵国那边私贩过来的,数量极其有限。在草原上,也只有贵族才用得起,至于普通的牧民,十天半个月能吃一顿盐巴已经算不错了。

“盐?”秦无衣兴奋的叫道。

燕蛮儿取出一点点,小心的给她切的肉块上撒上盐,递过去,道:“现在吃起来应该会好很多。”

秦无衣看他给自己撒得多,而他自己则只撒了一点点,便大口大口拿起一块羊骨头啃,心中莫名的觉得温暖。

她了解北地草原上盐巴来之不易。

燕国在全国范围内严禁民间煮盐和晒盐,尤其是在北地,更是严禁盐巴流入草原,有违法者枭首论处。

所以盐在这些地方是多么的重要,不言而喻。

秦无衣小口小口的吃着,心里升起了一团柔柔的暖意。

“你发现小凌寨的人了吗?”吃了一会儿,秦无衣忽然问了一句。

燕蛮儿摇摇头,他在草市上穿梭良久,并没有发现腰间吊着和冉老大腰间一样的木牌子的人。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小凌寨的人。

秦无衣咽下去一口肉,差点噎到,咳嗽了两声。燕蛮儿忙将水壶递过去,秦无衣喝了两口,方才舒服了一点。

“你别着急,既然你说小凌寨是一个马匪窝,那他们肯定要用劫掠的财货换取生活所需的肉食和粮秣,没有这些东西他们生活不下去的。”

燕蛮儿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这里是这方圆最大的草市了,各地商人云集,所以才会来这里,我们再耐心等等吧,看看有没有动静。”

秦无衣也点点头,表示认同。反正现在已经无路可去,就权当游览草原,了解各地风情了。

两人吃完,燕蛮儿收了东西,燕蛮儿又将秦无衣的伤口检查了一番,伤口长得很好,还好没有留疤。秦无衣也抵不住他的霸道,一张俏脸红成了胭脂色,待他看完,听说没有留疤之后,才有点欣喜起来。

“你睡吧,我去帐篷外守着。”燕蛮儿拾起身,准备出去。

秦无衣猛地叫住了燕蛮儿,“你去帐篷外干什么,帐篷这么大,两个人睡···也可以的。”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细成了蚊蝇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